豆豆甜品店

我爱吃小甜饼

[SS.双子穆]《小穆要当护士》第一章。

Chapter 01
 
 
 
 
 
***
 
 
 
五年前。
 
医生揭开裹在穆眼睛上一圈又一圈的纱布。
 
“能看得见吗?”
 
听到这话,12岁的穆试着睁开双眼,模糊的影像逐渐清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主治医生和护士们,他们现在的眼神,十分的欣喜。
 
穆点了点头,他看的很清楚。
 
“看来手术很成功,恭喜了。”医生跟门口站着的男人握手,“也算是完成了史昂先生的一桩心愿。”
 
对啊…是这样的…
 
史昂老师因为自己的学术理论被自己的学生夺走,成为商业利用的工具,万念俱灰之下,他选择结束这不堪的一生,在一个月前,他服药自尽。
 
史昂留下了遗书,将角膜捐献于幼时因发烧而双目失明的穆,穆,正是他收养的学生。
 
如今,穆真的恢复了视力,虽然眼前的景象有种不真实感,可史昂是真的离去了。穆淡淡地看着自己的手掌,童虎老师正揉搓着他的头。
 
“好了,我们回家,穆。”童虎牵着年少的穆缓缓走出病房。
 
现在的穆依然沉浸在史昂去世的悲痛之中,他一言不发,乖乖地听从了童虎的一切安排,从此和童虎收养的其他孩子同居一屋檐之下,并且试图忘记了过去的人事物,发誓只为了继承老师的遗志而学习着,总有一天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
 
包括那个人在内…全部忘了吧。
 
从他复明的那一刻开始,就是新生活的开始。
 
 
 
 
***
 
 
 
教室外不断响起树叶沙沙声,穆手中的书页被风吹得翻卷。
 
“你又在发呆啊。”一个慵懒的声音响起,穆的头被敲了一下。
 
“米罗…”穆望了他一眼,终于回神,“你还不去吃午饭吗?”
 
一午休,教室里只剩下几个人了。米罗挠了挠脸颊,有些尴尬。
 
“卡妙还在学生会开会…”
 
看来是等着B班的卡妙一起去吃饭,穆会心一笑,米罗总是等着卡妙一起去吃饭啊,艾欧里亚则是被魔铃约走,每天落单的人只有穆一个人。
 
“看来你只有慢慢等了呢,米罗。我先去图书馆,我们下午见。”穆起身拍他肩。
 
“哈?”米罗受伤地看着微笑的穆。穆却已经捧着书和他擦身而过。
 
今天风有一些大,球场活动的人也没往日多,安静的图书馆是不少学生的选择。
 
穆也是常去图书馆的学生之一,当他进入以后,才发现他常坐的中间座位全部都被社团占满了。
 
看来只有窗边了,是吧?穆上了二层,在一格放置东方古典佛经的书架旁边,总算找到一处有桌子的座位。
 
虽然那里已经坐了一个学生,他正闭着眼,似乎是在休息。
 
“你好。”感觉到穆的来到,还准备入座,他打了招呼。
 
“我可以坐这里么?”穆愣了一下。
 
原来这人没有睡着,通过领带的颜色判断,是同一年级的,应该是隔壁班的吧。
 
金色的长发,浓密的睫毛,纤细的轮廓,还真是美丽的长相。
 
“请随意。”对方睁眼了一瞬,接着便闭眼安眠似的,端坐在桌前,“你也是佛经的爱好者吗?”
 
穆四处看了看,“不是…略有耳闻。今天哪里都没空位,所以我才…”
 
对了,再过几天就是学院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学院演讲会,所以这两天图书馆的人才格外的多。
 
“原来如此。”对方显然理解,他感觉到了,四处的嘈杂。
 
除非万不得已,没人会选择这个光线略暗的角落学习的。
 
突然,穆好奇了起来。
 
“你信佛…”他发现对方桌前摆了一串佛珠,每一颗珠子都擦的锃亮,是佛门之物。
 
“是。”
 
“原来圣域学院里,还有你这样的人,真是了不起的人。”穆小声地赞叹着,他对佛教十分的尊敬。
 
“我是二年级D班的沙加。”对方突然介绍起来,明亮的眼睁开,浓密美丽的睫毛垂在眼眸前,“你是A班的穆。”
 
“你认识我?”穆更加吃惊。
 
沙加嘴角有一抹笑意,“你的笔记本上写了。”
 
穆拿着的笔记本上,的确写了自己的名字和班级,可是…
 
“呃……”穆放下笔记和书本,慢慢坐下,“你都看见了,视力十分的好啊。”
 
“怎么了?难道…你的视力不好吗。”沙加淡淡道,这才隔了一张桌子而已。
 
“我的眼睛是老师赠与我的,可能我还无法完全地契合,所以看东西没有一般人那么的清楚。”穆有些忧伤地诉出事实,也许沙加的话能听得懂,不过视力没有十分差,医生也不建议他戴眼镜。
 
“午休时就应该闭目休息,无休止地用眼会让视力下降的。”沙加闭着眼,面向他。
 
“是这样吗?”这就是沙加闭眼的理由?穆看着沉静如许的沙加,试着也闭上眼睛,“那么我现在…”
 
沙加提醒道:“不睡着也可以,只是休息罢了。”
 
闭了眼之后,世界的确更安静了几分。
 
穆是可以感觉得到的,闭上眼之后,陷入那种无尽的黑暗的感觉,他幼时的人生里,就经历了十年的失明时光。
 
他的听觉因此很敏感,对黑暗更是有种畏惧。好不容易得到的光明,穆一分一秒都不敢浪费,所以才会那么努力的学习,这样才不辜负史昂老师对他的期待。
 
他不敢在睡不着时轻易地闭眼休息,还有一个原因。
 
随着这种陷入黑暗的感觉再次袭来,年幼的记忆也会接踵而来,他正是不想去回忆。
 
记忆里,史昂老师的学生,那个严厉又温柔的哥哥…
 
总是常常造访他们家,不仅教失明的自己学习,说那些有趣的事,带来很多点心,蛋糕,还有音乐光碟…他的话不多,可是他的存在总是让人安心。
 
那个陪伴穆度过了许多年少时光的人,竟然就是夺走史昂苦心研究的学术结论,再擅自商业利用,将老师逼入绝境的人。
 
那么温柔的人,真不敢相信。
 
五年多了,穆一直没有再见过他。
 
他把这份回忆隐藏了起来,忘记人的善恶,忘记那段虚无的时光。
 
 
 
 
 
***
 
 
 
 
“穆,张嘴。”
 
一个人命令着他。
 
虽然看不见,可是这个人就是那个幼年时认识的哥哥啊。他又来老师家了,肯定也是来看望穆的吧。
 
嘴里被送了一口软绵绵的,蛋糕。
 
“好…好甜的…”穆不适应地捂住了嘴,可是很快。那种甜蜜的味道在嘴里化开,他又觉得十分的好吃。
 
“哥哥,少给他吃甜食。”史昂把那个哥哥支开了。
 
印象里,史昂老师也只是称呼那个人是哥哥,因为他好像还有一个弟弟,老师对待他们就像是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后辈一般,亲昵地称呼为哥哥和弟弟。
 
所以…穆也不知道他叫什么,更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即使如此,他的身影,还是会时常出现在断续的记忆中,和碎片般的梦里。
 
 
 
 
 
***
 
 
 
“醒了吗?”沙加轻唤。
 
穆仰靠着椅子的头动了动,他猛地睁眼。
 
刚才做梦了,又是那些小时候的内容,穆轻轻地摇头,让自己清醒。
 
 
“看来是做梦了。”沙加嘴角一笑。
 
“……”
 
被他发现了么,穆尴尬地低头,额上还有冷汗。
 
“如果是噩梦,忘了吧。”沙加看他紧张的模样,担心道,穆坐着睡着了,神经肯定紧绷着。
 
“这不是噩梦。”梦境明明很短,但是那场景瞬间又一闪而过,仿佛在提醒穆,那是真实的,“我…也不知这是什么梦。”
 
“梦是对遗憾的弥补,也是对欲望的期待,现状美好的人也会做患得患失的梦。”随意地说了几句,沙加起身,“快上课了。”
 
下午的课。
 
沙加捡起他的佛珠,向楼梯口走去。
 
 “我先走一步,你别太在意虚无的梦境。”
 
沙加一脸沉静,穆点头。被一个梦而影响了心神的事,就这么容易被看出来么。
 
 
 
 
 
***
 
 
 
“穆,科学课的作业写了吗?”一下课,米罗就笑的灿烂地粘过来,拎着手中的作业本砸穆眼前晃来晃去。
 
“没有。”穆淡定地扫了他一眼。
 
米罗又来借作业“参考”了啊…国中以来,每天如此。
 
米罗嘴角抽动,难以置信,“不会吧,你不是一般中午就把作业写完了吗?”
 
穆有些恶劣地笑了,“哦?可是,我今天中午睡了一会。”
 
“你也会偷懒午休啊,不会是被谁给催眠了吧?”邻座的艾欧里亚环着手,对此事也有些好奇了。
 
“我…”穆微微一愣,“的确遇到了一个像催眠师一样的人。”
 
“谁?”米罗张大口。
 
穆正色托着下巴,“他叫沙加,好像是D班的。”
 
“这个人啊,我知道。被他们班的人调侃是什么金发佛祖的,是个相当有神秘感的人啊,但是成绩很不错啊。”米罗不以为然地。
 
穆又是一笑:“是吗?他建议我午休时要好好休息,所以以后我决定中午不赶作业了。”
 
仿佛是故意要欺负喜欢借鉴作业的米罗,米罗慌张极了:“哎??”
 
“所以,米罗的作业自己解决吧。”穆微笑道。
 
“不要啊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我完全看不懂的说啊!”米罗将作业本猛地往桌上一按,眉目扭曲。
 
“有点出息。”艾欧里亚一拳捶在米罗头顶。
 
米罗反抗道:“艾欧里亚!你竟然也这么说我?”
 
可是他很快被两人无视。
 
“穆,那个沙加说的没错,你确实应该注意休息,别把自己逼得太紧迫了,你的成绩直升学院大学部完全没有问题。”艾欧里亚的口气郑重严肃,米罗有些发怔地闭上了嘴。
 
半晌,穆有些失神地低头:“可是医学系的考试十分的严格,我不多努力的话…会落选的。”
 
“医生是非常累的,穆。”艾欧里亚道,“你真的决定要当医生吗?就算你老师也是医生,他肯定希望你担任自己最适合的工作,健康地活下去。”
 
米罗马上激动地附和道:“就是啊,听说有的医生连续十几个小时做手术,甚至三天不睡觉不闭眼的都有,你的眼睛能承受吗?不要白白耗费了那个老师留给你的视力啊…”
 
米罗越说越小声,穆则同意地点头。本就是复明的眼睛,经不起折腾,如果不能好好地保护反而过度用眼,很容易造成视网膜脱落,这一点,作为穆最好的朋友,艾欧里亚和米罗都再清楚不过。
 
“确实,到时候再说吧。你们两个别担心。”
 
 
 
 
 
 
***
 
 
 
 
穆开始培养自己午休的习惯,当他又一次去图书馆时,脚步不自觉地踏入了二层,走去上一次的座位。
 
远远的,穆便看见一个金发的少年正坐在那个地方,是沙加,他果然还是坐在摆放佛经书籍的地方。
 
穆友好地打招呼:“又见面了。”
 
桌上是沙加随身带着的串珠,已经一半垂到了桌边,他还闭目养神着,没有发现?
 
“你的串珠…”穆拎起来,防止它坠落。
 
“别碰。”沙加轻移开穆的手,“这是开过天光的神物。”
 
“抱歉。”穆尴尬道。
 
“今天你也是来这里休息的?”沙加忽然问。
 
穆入座了,“是,我准备闭目休息一会。”
 
就坐在这里吧,沙加应该不会介意的。
 
“不去参加学术演讲会吗?”沙加问,那个随着学院祭一起举办的。
 
怔了怔,穆回答道:“那个只是指导老师想让学生锻炼嘴上的功夫,我一心学好医学知识,不太想去参加那样表现自己的比赛。”
 
“我本以为,你一定会去的。”沙加说道。
 
前几天的邂逅,让他错觉地以为穆是为了那个演讲会来图书馆做准备的。
 
“算了吧,那种活动我不行的。”穆摇头。
 
沙加看着一脸青涩的穆,果然他不像表面那么冷静理智,反而是个完全没在大众面前表现过的人,是由于曾经失明的缘故吗?
 
“这次的演讲,邀请了一个学院经济系的优秀研究生来讲座,年纪挺轻便担任了城户的总经理,相当有才华,吸引了不少学生去听讲。”沙加依旧颇有一番兴趣地解说。
 
穆不在意地问:“哦,那么厉害的人,是谁?”
 
“撒加。”
 
穆叹息道:“没有听说过…”
 
他是不是有点无知了呢。
 
沙加往护栏外的一楼大厅看了看:“不过等下他会来图书馆宣讲城户财团的概念招聘计划,高中部的许多学生也很有兴趣。”
 
“是吗…城户财团,那种金融公司…”那个公司是圣域私立学院的最大股东,他们家的孙女千金城户纱织也就读于这里的初中部,是个很有名的少女,穆略有耳闻。
 
可是他对城户财团没什么好感…老师在医学方面独创的学术研究理论,听说最终也是被城户财团得到利用,还卖给了医疗企业。这都是因为那个学生偷偷夺走了老师的才华,独占了版权,让老师的心血白费…
 
为什么会这样呢?
 
关于这件事的具体详细经过,童虎老师不太想跟穆提起,害怕穆一直陷入悲伤的回忆。
 
“好像是来了。”沙加的话让穆回神。
 
就是那个要来图书馆发布招聘的研究生?城户集团的总经理?
 
不等穆的反应,沙加竟然起身走到了栏杆边去看一层大厅的情况。
 
“城户财团明年会投资学院活动,让有兴趣的学生参观佛教圣地之类的,对文化系有很大的帮助。”
 
原来沙加是对这个有兴趣…穆顿时松了口气。
 
他跟着一起看向一楼,沙加所说的撒加,就是在其他学生之间站着的那个英俊高大,鼻梁挺拔的男人?穿着整洁的黑色西装,眉头微微皱着。
 
他的出现,让坐在图书馆里的女学生都骚动不已了。
 
那样肃冷倨傲,高高在上的王者的气质仿佛是与生俱来的,他年纪应该不过二十四五而已。穆从未见过这样的人,竟然隔得这么远,还有些敬畏。
 
不可思议的是,那个人竟然抬起头了,还看向了图书馆的二层…
 
穆的额上滴下冷汗。
 
一瞬间,他被那个深邃如宝石的眼眸盯着。撒加是在看他?眼神……对上了?他知道自己也在看着他吗?穆畏惧地退后一步。
 
只见身边若无其事站着的沙加微抬着手臂,跟撒加的方向打了个招呼,穆才反应过来。
 
是他自作多情地误会了,那个撒加所看的人分明是沙加。
 
“你们认识吗?”穆略微吃惊。
 
“见过。”沙加淡淡答道,“他是这个学院里最优秀的前辈之一。”
 
对啊,沙加也是成绩十分优异的人,他会认识撒加这样厉害的前辈不是奇怪的事,而且,强者之间本就会互相吸引。
 
穆有些莫名地失落,他竟然不知道学院里这些优秀人物,连同年级的沙加他都一无所知,果然是他的成绩还远远不足。
 
接下来的半天,撒加都在这个图书馆里做他们财团的宣传企划等等,希望在学院的高中部大学部等招聘到不错的实习人员。
 
那些跃跃欲试的同学,都是梦想进入城户财团的人…穆没有兴趣,可是被这阵势给吓到,他的目光还是流连地看向撒加的方向。
 
直到中场休息,撒加从他们的宣传台上下来了,穆才发现自己看了好久。
 
招聘就是那样的么,只是在学院里,竞争就那么大……穆沉思着,桌上忽然笼上一个人影,穆斜眼望去,撒加英挺的轮廓近在咫尺,他竟然走来这里!
 
“撒加,好久不见。”沙加抬头自然地打着招呼,他温柔的声线让穆消去了震惊。
 
穆自己也说不清,为何撒加的靠近会让他感到如此大的压力,撒加可是来和沙加交谈的,他干嘛这么紧张,穆捏紧自己的手。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14)

© 豆豆甜品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