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甜品店

我爱吃小甜饼

[SS.双子穆]《小穆要当护士》第二章。

  

Chapter 02

 

 

 

 

***
 
 
 
撒加没有坐下,仅仅是驻步在桌前。
 
“关于你提出的计划,城户集团十分有兴趣。”撒加向沙加公式化地道。
 
沙加微笑着柔和地回应着:“纱织小姐和我说过,沙加十分荣幸。”
 
他们应该认识,可是这里有一个不相干的穆在场,两人就像说客套话似的寒暄。撒加淡淡地扫过乖巧的坐在沙加对面的穆,又很快地移开目光。
 
“晚上有空吗?”撒加凝声道。
 
沙加微笑着缄默不语,这已经是回答了。
 
撒加迅速取下别在胸前的钢笔和随身携带的名片,留下了一行潦草字迹,修长的手指将名片按在桌上,他冥令道:“九点,我会在这里等你。”
 
沙加淡然接收,之后撒加转身离去,只有穆还没法回神。
 
撒加拥有极强大的气场,穆只是静坐着,就喘不过气了。
 
穆有一丝好奇:“他约你…是有事情吗?”
 
为何在这里不能说,一定要私下谈呢,果然是商业问题。
 
“印度教。”沙加闭目回答着,“也是我故乡的文化,我一年前开始进行这个课题研究,近期才发表可学术报告,城户集团很有兴趣收购这份版权。他们对各类的文化都有兴趣投资,撒加就是负责人。”
 
穆豁然开朗地笑了,也松懈了他的不安。
 
“沙加,你果然非常优秀。”穆的声音清朗,带着淡淡的憧憬,“希望你的才华永远不会受人嫉妒…”
 
不会受人所利用…
 
沙加道:“午休还剩下半个小时,不睡一会吗。”
 
“好的。”穆圆圆的杏眼闭上了。
 
 
 
 
***
 
 
 
叮咚一声,沙加翩翩的身影进了餐厅,四处的烛光互相辉映着。
 
“是要商讨那个问题吗?”自然是学术报告的事,沙加来到撒加定的座位。
 
他居然还颇有情调地选了窗边的观景位,餐厅正好在酒店顶层,满眼全是星星点点的霓虹灯。
 
“今天在图书馆,你会和其他人同坐,真少见。除了我和纱织之外,似乎没有别人了有这份殊荣。”撒加手握着酒杯,漫不经心地抿了一口。
 
“他和我一样,是二年级的学生。”沙加知道他在说今天就坐在他对面的穆。
 
“是朋友?”
 
“你想认识他吗?”沙加笑道,“他今日同我说,会常来图书馆午休。”
 
“不了,没有兴趣。”撒加不在意地盯向窗外。
 
能让撒加记挂提起的人极少。穆也算是其中之一的话,撒加一定有兴趣,却还在撒谎。
 
丰盛的晚饭,沙加只吃蔬菜。
 
没想到这顿饭,撒加不提任何问题,临走时,沙加放不下心地提点道:“他叫穆。”
 
是A班生,沙加知道的,仅此而已。
 
 
 

***
 
 
 
桌面微微一震,穆放下了书本笔记。
 
“我来了。”穆习惯地在沙加喜欢的这里入座了,今天也是来一同休息的。
 
每每看见沙加宁静绝美的脸庞,穆的心中会消除很多烦忧,也许正是如此,沙加才会被他的同班同学戏称圣僧、佛祖。他与生俱来就有这种让人安心的能力。
 
可能是学业压力大,艾欧里亚和米罗又不懂得他的用功……相比之下,沙加是那么博学多闻,天文地理都无不知晓,穆喜欢向他请教探讨。久而久之,两人成了好友。
 
穆在书架上翻找着,“在这里坐了很久,还没观赏过书籍。”
 
“这里的文献不全,想要了解佛教的文化,可以去佛教文化研究社。”沙加说。
 
穆回过头,翻书的手也停下了,“那不是沙加你的社团吗,可我已经去了足球部…”
 
“足球部?”沙加有些发愣地张开嘴,穆是热爱运动的类型么?
 
“是啊,艾欧里亚和米罗都是足球部的一员,他们是主将,我只是负责后勤的。”穆叹道。
 
至今他还没踢过足球……若不是为了那两个单细胞动物,他也不会去足球部,三天两头就把自己弄伤,真的很令人伤脑筋。
 
“穆。”沙加喊了他一声。
 
“什么?”
 
“随时欢迎你来我的社团参观。”沙加微微一笑,“我认为你和佛教文化很投缘。”
 
沙加说的没有错,穆感到了意外。
 
“其实,我是在西藏出生的…”穆眼底有些遗憾,“之后,才因为老师的原因来了这里…”
 
闭着眼,沙加沉静道:“原来如此,你的身上有着雪山的气息。”
 
“……”
 
“能看见佛光的人,大概都会双目失明,失去感觉。”沙加转而有一点严肃了,“你重获了光明,是佛祖想让你回归为一个凡人。”
 
一个有情欲的凡人吧。
 
 
 
 
***
 
 
 
 
图书馆,穆惯例来到了他和沙加的固定座位,每次都是沙加先来,这次似乎是他先来的,穆有些不自然。
 
邻座的男人突然坐到了穆的对面,掩盖不住的冷冽气息,让穆抬头。
 
一瞬…他的目光差点看呆。
 
“你是…”穆出声。
 
“我是谁?”对方冷凝地反问,好像世界上不该有不认识他的人。
 
空气差点凝固了一般。
 
他就是上次见到的研究生前辈,城户集团的撒加。俊逸出众的外貌让人记忆犹新,穆居然没发现他就坐在旁边,真是糟糕…
 
不过一想,穆马上猜到了他来这的理由:“你是在这里等沙加来谈合作的事吧?”
 
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但是好像沙加还没来…”
 
撒加对他的话置之不理,让穆尴尬。两人对坐着,撒加环着手臂闭目休息。穆一边看书,一边偷看着这个男人,闭着眼的他也是微微皱着眉的,看起来不太高兴。
 
看久了,有种熟悉的感觉。
 
“我们曾经认识过吗?”穆无来由地冒出一句,话音一落,他埋怨自己的失礼,可是撒加已经立刻接话:
 
“我不认识你。”
 
他淡漠冷酷的态度让穆愣了愣,还调侃自己:“也是,你怎么可能认识我。抱歉,是我多心了。”
 
撒加像谁呢。他不敢想象那个答案。
 
校服口袋中的手机震动,穆立刻取出查看,他清朗的声音对撒加说道:“是沙加的消息,他说很快就来。”
 
接下来就是沙加和撒加谈话的时间,穆笑了笑便站起来:“那我不打扰你们了。”
 
他早该离开的,明明和撒加坐在同一张桌前都是一种压力,刚才是怎么了,他总觉得两个人坐在一起好正常,是晕头了么。
 
还真有点晕晕的,可能是最近学习太紧张了,他们升入三年级后,每天都在准备升学的事……
 
模模糊糊地想着,起身后的那一刻,穆感到两眼一黑……
 
毫无防备地向前方倒去。
 
“你怎么样?”有人把他抱了起来,还焦急地喊他。
 
可是穆已经陷入昏迷状态,他完全意识不到自己的状态,再次醒来时,他已经躺在学院医务室的床上,窗外也是下午的光景。
 
艾欧里亚正好推开门,魔铃亦是一副烦忧的面孔跟着走进来。米罗随后而到,连隔壁班的阿鲁迪巴都来了,医务室里顿时空气拥挤。
 
“我怎么晕倒了?”穆不敢相信地扶住额头,他流了很多冷汗,额上冰凉。
 
“校医说你太累了,有些休克性贫血。是一个穿着西装的前辈送你来的,不过还好你没事。”艾欧里亚解释道。
 
“现在感觉好些了吗?”魔铃关心道。
 
穆试着微笑,“嗯,谢谢你们。对了,那个送我来的人…”
 
米罗突然科普道:“那人是撒加,我们学院很出名的一个研究生,不过还是别招惹他最好。”
 
对于学校的八卦,他了解的比艾欧里亚和穆要多,穆也真是,明明那么聪明,居然不知道这样的风云人物。
 
可是米罗的回答让穆陷入沉思,他还以为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穆,你怎么了?你不会真的招惹他了吧?”米罗害怕。
 
穆的脸上居然露出很沉闷的表情,看来那个撒加威力很大啊…
 
“没什么…”穆摇头。
 
他只是碰巧在晕倒的时候做了个小时候的梦。
 
他亲了那个人,又顽皮地跑开,但是…
 
看不见,就跌倒了,马上被捉了回去。
 
之后,在花园里睡着了,那人将穆抱回屋里。
 
小时候的他虽然失明,却比现在天真可爱多了,就如小鬼一样,如今他变得好沉默。
 
如果梦是人的内心对遗憾的补偿,就像那样影视剧里一样,他似乎把撒加转换成了那个人,他到底在想什么呢,穆自嘲地笑了一下。
 
“我现在已经恢复了,你们…放学了就回家吧。”穆翻身下床。
 
其他人见他没事,又纷纷关心了几句,被穆赶走回家。
 
出了医务室,还有一人伫立在门口。
 
金发的沙加,他也为穆在担心,可是剑到穆醒了过来平安无事,脸上恢复了平时的冷静:“我听你的朋友说了,你平时经常熬夜学习,所以精神压力才会那么大。”
 
穆没有否认,可是为了考上医学系,这也是没办法的。
 
“真是不知照顾自己,要不要来参加一个减压的课堂?”
 
沙加向他伸手。
 
“好啊,那是什么…”穆问道。
 
“瑜伽,也是印度的文化。”沙加微笑。
 
就这样,沙加带着穆去了他所知道的那个瑜伽教室,让他感受两个小时再回家。
 
天色暗了,来这里的人也很多,男男女女都有,在榻榻米上摆着姿势静坐,一动不动,房间里安静得听得见针落之音。
 
穆听过瑜伽,只是没想到有一天会离它如此之近,沙加领着他换上运动服,试着从最简单的打坐开始。
 
沙加不仅是这的学生,也是助教,没有人比他这样的本土人更懂印度文化。
 
“来,放轻松一点。”时不时地,沙加来到穆的身后提醒,让他的精神全神贯注,不要再想其他。
 
终于到了休息时刻,第一次尝试这样的运动,穆的后背有些酸痛。这样真的能放松么,穆不敢相信,不过,的确在打坐的时候,他试图去忘记学习上的压力了。
 

他们坐在吃着所谓的营养晚餐,穆心不在焉的搅动着勺子,让沙加好奇:“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学业以外的。”
 
穆没有犹豫地说:“嗯,我最近常常想起一个人。”
 
沙加把世间万物看得很开,又懂得很多人生哲学。和他诉说心事,肯定会有所顿悟。
 
“什么人?”沙加问。
 
脑海中的零碎画面不断闪过,穆终止了回忆。
 
“小时候关系十分好的,不过。”穆声音哽咽,“五年前,他就是让我老师自尽的凶手,老师的研究就是因为被他抢走才会……”
 
穆试图闭上眼。这事实在是遗憾,他是不会忘记的。
 
“其实我想听听他的解释,但是在老师死后,他消失了。”
 
从此再也没出现在穆的面前,穆搬去了童虎老师家,原来的家没多久拆迁了。那些回忆,全部…一同送葬在他接受角膜手术的手术室里。
 
“你不知道他是谁吗?”
 
“我没能知道他的名字…”穆不自觉地慌张了一下,“当时也没有看见他的脸,现在想找到他,似乎很难吧。”
 
穆认识哥哥的时候很小,还不太会说话,因为看不见,只是知道他的存在。就算刚出生时见过,不久后就失明,他也完全不记得。
 
哥哥偷偷地背着史昂老师和穆玩,被发现了就赶紧溜走。
 
史昂说过,因为哥哥的疏忽,让当时还是婴儿的穆服用了错误的感冒药,穆才会因为发烧而失明,但希望穆能原谅他。
 
当时犯错的哥哥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也全是为了穆担心,穆当然不会怪他。
 
不过也因此,他对穆真的非常的好,只是他神神秘秘的,不肯透露自己的名字,史昂老师也说,没必要知道,名字是一个束缚人生的魔咒,所以,穆慢慢的也不在意那个人的名字。
 
十岁时还有一次在一起吃饭的记忆,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十二岁时,老师突然离世,他才知道是“史昂的学生”的过错。
 
老师留下简短的遗书,唯一的财产被学生夺走,在世间没有留恋,请把角膜交给穆,让他代替我的双目活下去。
 
当穆问起那个学生是谁时,童虎老师只回答:这个学生啊,以前他还常去你家陪你玩。
 
不过,穆,忘记他吧,永远的忘记,不要辜负史昂对你的期望。
 
所以,他强迫自己忘记了很多东西。
 
“还有没有别的什么记忆?”沙加问。
 
亲密的人,按理说是不可能忘记的,一定有什么特定的东西记忆深刻。穆因为失明才得不到更多的线索。
 
想了想,穆又强迫自己不再去回忆了,他垂眸:“没什么。”
 
“那,当时的新闻呢?”沙加追问。
 
“他当时把老师的研究拿去卖给城户财团,城户财团把这个消息舆论压了下来,没有新闻。”穆摇头。这是从童虎和别人的谈话里听说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你身边的长辈应该会知道这事,他们没有告诉你?”沙加还是觉得有疑点。
 
“童虎老师不希望我带着仇恨活下去,所以他没有告诉我那个人的名字,只说是史昂老师的学生,在我复明之后,就再也未提起。”穆老实地全盘交代。
 
他真的,不记得更多了。他不敢问,不敢触碰尘封的历史,虽然才过了六年,但是这六年,已经足以改变一个人。满脑子都是继承史昂遗志学习的穆,已经装不下那些童年回忆,在他反应过来时,原来早就忘得差不多了。
 
“那你为什么最近会想起这个人?”沙加认真的。
 
“不知道…”穆恍惚地说。
 
梦是不会骗人的。梦会反应人的欲望。
 
穆,确确实实的梦到了他,并且由此唤醒了更多的记忆。
 
“可能你的内心深处,一直希望他出现,给你一个答案。”
 
沙加的声音含着凉气。
 
“为什么害你的老师死去,为什么离开你。”
 
“算了,都是过去的事了,我早就放下了。”穆突然开朗地笑了,“最近可能是学习太累了,才会突然想起他的。”
 
就算记忆缝隙里还有什么线索能让他想起这人的名字,穆也决心不再去想,不再去提了。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0)

© 豆豆甜品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