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甜品店

我爱吃小甜饼

[SS.双子穆]《小穆要当护士》第三章。

Chapter 03

 
 
***
 
 
 
 
客厅里气氛热闹,米罗和星矢举着烟花筒喷了童虎一脸。
 
“老师,生日快乐!”
 
今天是童虎的生日,虽然只是个体育老师,但在座聚集在一起的学生,除了穆之外,艾欧里亚、阿鲁迪巴、紫龙、王虎都是跟着童虎学习拳击和足球的学生。至于米罗、星矢、沙加则是作为朋友,被邀请过来一起助兴…还有常来帮忙的春丽。
 
老实说,穆没有想过沙加会答应来,沙加是个安静的人,喜欢一个人独自看书思考,这里对他来说也许太吵了。
 
但沙加却很乐意和穆一起为童虎老师庆生,在认识以后,沙加和艾欧里亚、米罗的关系都不错。
 
听说,米罗想把卡妙喊来,可是失败了。所以,沙加只是看上去冷淡,比起冷冰冰的卡妙,要温和的多。
 
童虎一直不好意思地挠头,“啊呀,你们还真是热情,本来是不需要庆祝的嘛!”
 
紫龙一脸的认真:“不行,老师的四十大寿一定要好好庆祝才可以啊。”
 
其他人附和着,穆却注意到沙加的嘴角露出了笑容。
 
童虎被打击了一般垂头:“这么说得我已经老的不行了似的,我可是永远的十八岁啊!”
 
什么四十大寿,四十岁的男人正是壮年野狼啊。
 
“哎?老师,又在我们一群十八岁的面前装嫩啊。”米罗调侃道。
 
活跃了一会气氛,大家聚在矮脚桌前开始庆贺。
 
“来,今天尽情喝酒吧!”
 
虽然好些人还未满十六岁,可是都是男子汉,便不客气地开始干杯干杯。
 
“我也要我也要!”贵鬼在一边盯着大家,突然要扑走星矢的酒杯,星矢连忙躲开,“星矢都可以喝酒的说!”
 
“不行!不行!”童虎手一摆,把贵鬼拎到角落,“穆,赶紧把小鬼带走!”
 
“啊啊啊,我要喝酒啦,我要喝酒啦…”贵鬼不停地大叫,但是穆已经把他抱在怀里准备带去二楼睡觉。
 
小孩子是不可以参加斗酒大会的。
 
“穆哥哥,给我买可乐吧!”贵鬼央求道。
 
“好吧。”穆想了想,今天是难得的日子,这样苛刻贵鬼不好,他抱着贵鬼在家附近的贩卖机买了可乐,往家里走。
 
回来时,他们平凡的家门口停了一辆黑色轿车,在夜色下也闪烁着奢贵的黑金反光。
 
这种车,不该出现在这一代居民区的。穆感到违和,随之而来的,车的主人就站在旁边,定神一看,穆的脚步都变慢了。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穆开口问道。
 
这人是撒加,他惯例穿着西装,领带也整齐地系好。深色眼眸在月色中带着寒冰,令人畏惧。
 
贵鬼好奇地睁大眼睛躲在他的腿后面,这个哥哥好帅呀。他认识穆?
 
撒加似乎懒得理他,头已经别开。不理他了吧?穆决定进屋,沙加却从门口出来。
 
“沙加,你要走了吗?”穆想拉住他,他知道沙加是不会喝酒的。
 
沙加点头。
 
“撒加在门口,你知道他为何在这里?”穆忍不住问。
 
“他是来找我的。”沙加拍了穆的肩膀,穆恍悟。
 
难怪,这里除了沙加,没有人认识撒加。
 
“原来是这样…”穆转头看向他们二人,“都这么晚了,还有合作的事要谈?”
 
“并不是合作的事。”沙加回答道。
 
贵鬼在偷笑,望着月色下的两个人,穆也不自觉地脸红起来。
 
“你们难道是…那个…”
 
撒加健硕俊朗,沙加修长柔美,他们站在一起,即使是一对,也没人会反对的。
 
沙加微笑道:“如果你认为是那样的关系,那就是吧。”
 
“不,不…”一想到沙加在瑜伽教室里,做出那么多的高难度动作,仿佛瞬间让穆联想到……他紧张得喘不过气。
 
“沙加,我送你回家。”撒加冷着脸道。
 
“那我先回屋了,晚安。”穆摆摆手,目送他们离开,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些失望。
 
没想到,沙加这么清廉高洁,不染轩尘的一个人,会和撒加…他们,会做那个么?咳咳。
 
“穆哥哥,你怎么了?”贵鬼拉扯穆的衣袖。
 
“没什么……只是……”
 
之前还以为自己和沙加投缘,没想到…只是错觉,沙加和撒加才是真正惺惺相惜的人?这样一来,他和沙加的好友关系也会疏远的。
 
 
 
 
 
 
***
 
 
 
 
 
撒加的车上,空气里透析着他用的古龙水气味。

“看不出来,向来清心寡欲的你,会在人前随意揣测我们的关系。”撒加一面随意地驾驶,一面冷然地说道。
 
“不是很好吗?这样一来,总好过你当时说出,你是史昂的学生的真相。”沙加像是故意设计好的一样。
 
“……你知道?”撒加有一瞬间的慌乱。 不过他是不可能说的,他早已和过去诀别,穆和童虎老师,现在都是陌生人。
 
知道他过去的人很少,即使沙加是纱织的朋友,也不至于间接地把城户集团总经理的他,了解的这么清楚。

“我只是猜测的,你是想去给童虎老师祝贺,但又不敢。”沙加睁开翡翠色的眼眸。
 
“你是打算帮我守住这个秘密?我真是感谢你了。”撒加嘲弄一笑。
 
猜测,猜测得真准确。
 
“如果你不是史昂的学生,这又是什么。”沙加在他身边举起一张照片。
 
撒加只用余光,便知道那就是他常年夹在钱包皮夹中的那张,他浑身巨颤。
 
照片中,他和穆站在一起,穆粘着他,史昂坐着,而当时拍照的人正是童虎老师。那里的风景是史昂家的院子。
 
前阵子在宴会后钱包便丢了,他还强迫自己别太在意的。可是为何,为何到了沙加手中…
 
“你从哪里得到的?”撒加震惊之余,方向盘上的手背泛起青筋。
 
“这是上次捡到的,差一点忘记了还给你。”沙加淡然道。
 
“我和史昂没有任何关系。”撒加立刻反驳。
 
一张几乎是十年前拍下的照片,能证明什么。撒加咬牙道。
 
史昂死后,童虎承诺过,会让穆不再有怨恨地生活,绝不会向穆说出这事。事到如今,却被沙加知晓。沙加的出现究竟是巧合还是无心的…
 
“是吗,你该不会想说。这个人不是你,而是你的双胞胎弟弟吧?”沙加垂眸低笑着。
 
“沙加,这不是你有资格关心的问题。”撒加加快了车速。
 
“你真的不认识,不认识穆吗?”沙加质问他。
 
“不。”撒加瞳孔放大。
 
“你不打算向他们一家道歉吗?”
 
“你是什么意思?”
 
“你为了一己私欲,夺走你老师的学术研究。”沙加肃声道。
 
“那是我的研究。”
 
“间接导致史昂的死亡,是你的作为,是不是。”
 
“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与我无关。”撒加还是冷静。
 
“曾经你和穆的关系很好,对吧?现在却装作不认识。”
 
“……”
 
“够了!”
 
撒加在狠狠地咬牙,他痛恨旧事重提,但仅有这一件事,他唯一想放弃,却又怎么也放不下。
 
沙加在逼迫他向穆认罪。只有穆,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的罪行。就这样忘了,从此不再见面,对,就这样,如果不可以,那就毁——灭——
 
车速表已经加至最顶端,沙加却淡淡地笑了。看来他多管闲事了,还不可避免地被卷入了这场事件。
 
哐——!
 
一声巨响,疯狂的摩擦声,车子在郊外高速公路上连续漂移,最终在大桥下猛撞而停。车头已经完全地损坏,硝烟弥漫,汽油刺鼻。
 
似乎很久没有这样愤怒疯狂过,撒加——
 
终于在巨响后冷静下来。
 
他有些摇摇欲坠地走出变形的车厢,安全气囊上血迹斑斑。头痛欲裂…副驾驶上的沙加,被变形的车门压迫着心脏。
 
沙加拨通了电话。他竟然还有余力…撒加震惊…
 
“你在呼叫救护车吗?”撒加对着破碎的窗口问他,“我手机不见了。”
 
“不。”
 
沙加露出深不可测的笑容。
 
“我出了点车祸,穆。”他有气无力地通告,“是撒加的失误。”
 
撒加几近疯狂地要把电话抢过来。
 
沙加却简短地报出了车祸地点。
 
不……
 
撒加无力挣扎地瘫在车前。
 
 
 
 
***
 
 
狂风呼呼划过耳边。
 
“艾欧里亚,还好吧?”穆在他身后坐着,明显感觉到艾欧里亚骑着摩托车时的吃力。
 
“没事。”艾欧里亚脸色有些晕红。
 
十分钟前,他们还在家里喝酒,还好小艾只喝了一点,不然也不会有力气出来骑摩托车,他们正赶去沙加的车祸现场。
 
但是更令穆吃惊的是,沙加离开时,是撒加将他带走送回家,车祸的原因,也是撒加的问题吗……
 
之前他还猜不透那二人的关系,现在就出了事。脑子一片混乱,穆安抚着小艾,飞速地在公路上狂飙。
 
终于到了惨祸现场,穆奔了过去,车外聚集了一些围观人群。
 
“沙加!”穆往车内大喊,看得见沙加的身体,他的人已经没有了回应。
 
他左右看了许久,撒加就在路边颓丧地坐着,看上去除了头部有一点淤青,几乎是没有受伤,为什么……为什么?沙加却还在车子里! 
 
穆压制自己的愤怒,冷静下来。
 
“救护车还没来吗?”他走到撒加面前。
 
“电话打了。”撒加冷淡道,一只手机被他扔在地上,那是沙加的,穆连忙捡起来。
 
“……混蛋,不好好开车的家伙。”艾欧里亚在一边咒骂着。 
 
撒加对他们的话全部置之不理。 
 
有路人在喊:“他还有气息,必须把他抬出来啊!”
 
“可是救护车还没到,我们擅自抬人不太好啊!”
 
“刚才打了电话,救护车还要三十分钟才到,到时候来不及了……”
 
穆越来越着急,他自告奋勇上前:
 
“抬出来吧!我知道怎么做。”
 
他梦想就是进入医学系,这些急救常识已经通背了。在他的指导下,几个男人终于将沙加从破损的车内抬出。
 
穆浑身冷汗,沙加的胸腔上满是鲜血,脸色苍白如雪,没有了一点血色,是心脏破裂…
 
怎么办,穆没有考虑到这一点,脑子乱糟糟的,沙加被放置在地上,他的一头金发也染上了血,车内的血迹几乎都是沙加的。
 
“艾欧里亚,你举起他的脚,让血输送给心脏。”
 
沙加的头则靠在穆的身上,穆脱下身上的外套在伤口处盖上保温。沙加还有微弱的呼吸,只是…他不敢肯定之后会发生什么…
 
一番急救措施之后,滴滴的声音越来越近,救护车来了,但愿它没有来迟。
 
伤者被安放上担架…穆和艾欧里亚都上了车,撒加坐在一边,他只受了轻伤,并无大碍。
 
车上护士在为沙加做着急救,止血、稳定……
 
看见穆满手的鲜血,车上的医生问道:
 
“刚才做急救措施的人是你?你不会是护士吧?”
 
“不是,我还是高中生……”穆惊魂未定地看着他们,“不过,我想从医……看过相关的书籍……” 
 
“虽然一般不能擅自移动伤者,不过你做的不错,挺有经验的。”医生说道。
 
穆的心脏急剧跳动。
 
是吗……原来,他没有做错……
 
虽然看着穆是个穿着连帽衫的高中生小屁孩,不过车上的医护人员对穆都很赞同。
 
可是他稍微平静了几分之后,立刻看向了撒加。
 
“撒加,为什么会出车祸?”
 
穆并未得到回应,撒加冷冷地看着他,一点不像是做错了的模样。
 
“够了,穆,别问了。这种人,把他人的生命当做儿戏。”艾欧里亚强忍着怒火。 
 
穆不再说话。很快到了医院,沙加被推入手术室。
 
撒加头上的伤口也擦了药。 
 
“撒加,能告诉我原因吗?为什么你们会出车祸?”穆再次走到撒加的跟前。
 
“你在怨恨我吗?”
 
撒加低沉的嗓音让穆吓了一跳。
 
“不,不是……”
 
穆不忍地退开了。
 
他没有理由怨恨撒加,车祸不是撒加的本意。
 
只是,沙加如今危在旦夕……他不可能不担心。  
 
匆匆赶来医院的人都聚集在这里,米罗在撒加的不远处嘲讽着。
 
“这家伙是故意的吧,听说城户财团要买下沙加他们研究社的专利,用这种手段也真是下三滥啊。”
 
撒加看上去依然不疼不痒。
 
“米罗……别说了。”穆拍了拍米罗的肩。
 
诋毁城户财团,很可能被学校处罚,不要说了。不说话,四周的空气都十分僵硬。
 
没一会,城户财团的人也来了。他们财团的大小姐城户纱织,刚一见到撒加就给了他一个很重的耳光。年纪小小的女孩,但是却拥有极大的权力。她消气了之后,又和撒加在探讨着什么。
 
穆从城户财团那些保镖口里打听到,沙加是城户财团在印度的某个知名高中邀请来圣域学院的交换生,城户财团负责沙加的学习和生活。
 
这下沙加的事,将会全部交给城户财团处理。
 
手术室的灯熄了之后,沙加被转入重症监护室,随时随地都可能有生命危险。
 
“你们先回去,沙加不需要你们在这里守候。” 纱织看着几个学长命令道。
 
虽然放不下心,可是已经是凌晨快天亮,穆他们只好先行回去。
 
“撒加,沙加就拜托你们了。”他在撒加身边走过,和米罗一起离开。
 
撒加愣了一下。
 
穆没有怨恨自己。
 
在车祸前的那一瞬间,他真的以为,沙加是希望穆憎恨他。
 
不是憎恨那个零散记忆里的哥哥,而是现在活生生的撒加,一个活在他们身边的人。 
 
撒加眼底黯了黯。
 
也好,就这样擦肩而过,现在的他对穆来说,是一个前辈,不是那个罪人。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9)

© 豆豆甜品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