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甜品店

我爱吃小甜饼

[SS.双子穆]《小穆要当护士》第四章。

Chapter 04((这章KANON出场~
 
 
 
***
 
“你来了!”
 
穆的眼睛圆圆的,他睁开眼睛也依然看不见东西,可是能感觉到眼前的人的气息。
 
那个人将他抱了起来,小小的身体张开腿坐在对方的身上。
 
他没有防备地黏了上去,依赖着那个人的体温,听他念诵手里的故事书。
 
……
 
米罗在医院门口和他们分别,之后就各自回家,一晚没睡,已经接近困倦的极端。
 
偏偏在这种时候,穆总是莫名地回忆幼时的事。
 
他不由自主地抱紧住了前方骑车的人。
 
艾欧里亚被他突然的动作害得有些颤抖:“别担心,别想太多了。”
 
沙加,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穆垂头丧气地下了艾欧里亚的摩托车。
 
“谢谢,今天你辛苦了。”穆准备道别。
 
童虎已经醒了酒,就在门口等着消息:“你们回来了啊,穆,你那个车祸受伤的同学,没事吧?”
 
穆低头不语,艾欧里亚回答道:“心脏受损了。”
 
童虎深深叹气:“真是太惨了,是他驾驶吗?”
 
“不,是他一个朋友…”穆低声道。
 
穆话音刚落,艾欧里亚补充道:“那个人还是城户财团的总经理,米罗说过他们财团别有企图,不然为何车祸之后,他却毫发无损?”
 
“艾欧里亚…”穆低喝了一声,想让他停止这些猜测。
 
童虎扶着下巴沉思了几秒:“城户财团的人…”
 
“怎么了,老师?”
 
“没什么,那个经理叫什么名字?”童虎问得严肃。
 
穆犹豫地说:“撒…加。”
 
“老师?”穆不解,童虎紧皱的眉头看上去在思考着什么。
 
不过童虎很快放松,“没事,你赶紧去休息吧!小艾来睡我的房间得了,再骑车我怕你也要出事了。”
 

把两个小子赶进了屋,童虎的神色又开始凝重。撒加,城户财团,这一定就是他了,没想到他如今就在穆他们的身边活跃着。

 

 

 
***
 
 
数天以来,城户财团的人将沙加的情况进行了封锁,也禁止有人来探视。
 
隔着重症病房病房的玻璃,撒加神色冷凝道:“他情况如何?”
 
“暂时稳定了。”医生说。
 
手术之后,沙加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但是还需要再观察一阵子,一边听着医生的解释,撒加已经有了别的打算。
 
处理了这桩事,撒加也放心了。他来到走廊外,来探病的家属之中,他一眼看见了穆。听说他每日都来探病,每日皆一无所获。
 
明知道沙加已经被禁止任何无关的人探视,他还在做徒劳无功的事。撒加瞟了一眼,不打算理会。
 
穆也一眼看见了撒加走出来,他上前拦下。
 
“撒加,你是来探视的吧,沙加怎么样了?”穆的眼睛都不自觉地睁大,这几天的担忧此刻全寄托在撒加身上。
 
“他出院了。”撒加停下脚步。
 
“太好了,他已经平安无事了?”穆仿如松了口气,可是神经又立刻紧绷起来。
 
在穆迫切的注视下,撒加别开冷漠的眼神。
 
“等等,沙加的伤很严重,怎么可能如此快就出院?”穆保持冷静。
 
撒加的话如雷轰顶:“因为没有必要再继续治疗,沙加已经死去了。”
 
他又淡淡扫了穆一眼,往前踏步。
 
“死,死了?”穆不敢相信自己的双耳听到这样晴天霹雳的消息。
 
他追上撒加又一次拦住,“这是怎么回事,那天医生还说…”
 
“医生说,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你没听见吗?”撒加打断他。
 
“不可能,沙加他什么时候死的?”穆紧紧盯着这个将死讯公布得无关己事的男人,“他前几天不是进行了抢救吗,结果呢?”
 
“我没有必要告知你的必要。”撒加声音冰冷,他绕开穆的身躯径直走向大厅。
 
“……”穆追在他身后,“撒加,请你告诉我吧。沙加现在在哪里?”
 
即使是他的遗体,也有见一面的理由,沙加是他们的朋友,怎么连最后一面也不能见。
 
撒加脚步越来越快。穆追到大厅口才喊住了他。
 
“撒加!”
 
背对着穆,撒加的身影显得更高不可攀,他冷道:“沙加的遗体已经遣送回国了。”
 
穆僵住了…
 
“怎么这样……”
 
骗人的吗…一切都进行得那么快,车祸的现场就像昨天一样,穆的呼吸变得紊乱。
 
“你为何能这么冷静?撒加,车祸的肇事者是你。”
 
沙加若是死去,是撒加的失误。穆的脚步紧跟着撒加,一心要问出个结果。
 
撒加甚至不看他一眼,“你的朋友沙加,是受了你的邀请才会在那晚出行,也接受了你这外行的急救措施,你没有经验胡来,给他的身体造成了极大的负担。”
 
“……”穆被他说得顿时梗塞。当时救护车上的医生,明明不是这样说的。难道是后来…
 
“别把谁的死归咎于某个人身上。”撒加最后说道。从电动门处走出。
 
穆愣在原地,没有再追去。
 
可是,这事不会就这样罢了,他立刻转身去了医院咨询台。
 
“请问,20日晚上11点送来的病人怎么样了?”穆攀在窗口问。
 
“我查看一下,是那个车祸导致心脏受伤的沙加吗?对不起呢,这个病人的情况,医院必须替家属保密。”前台的护士在电脑里查了查,便如此说道。
 
“他去世了吗?还是,出院了?”
 
“已经出院了哦,不过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如果在本医院去世的话,一定有记载的,如果不是在本医院去世的,大概就查不到了。”护士微笑着看他。
 
穆失落地退开,“我知道了,谢谢…”
 
原来如此,城户财团隐瞒着沙加的一切情况,撒加也不会告诉他丝毫的真相,可是穆却有种深深的预感,沙加还没有离世…
 
如果是城户纱织,会不会知道些什么?
 
穆飞速赶回学校,令他无奈的是,他去了国中部才知道,城户纱织因为有事而申请离校一个月,穆根本无法联系到她,别说她了,连城户财团的普通社员,穆也搭不上话,他们一无所知,城户纱织是董事长的孙女,又怎么可能轻易见到外人。
 
知道这事的人,只有撒加一个。

 

 

 
***

 

 

城户财团…古拉社大厦。
 
下定了好大的决心才站在这地方,穆想办法进入那扇厚厚的,被五六个保镖把关的自动门。
 
只有他们认识的高层领导,手印通过的员工,受到邀请的贵宾才有资格进入,穆穿着卫衣一副学生模样,他一靠近就被人拦住。
 
“等等,你不能进去!”高壮的男人还推了他一把。
 
“我是来找人的。”穆礼貌地鞠躬。
 
“你是什么人?这里会有你要找的人?”几个壮汉戴着墨镜,不怀好意地逼近他。
 
若不是看穆长得这么细皮嫩肉人畜无害,说不定他们会直接动手把他扔到街边。
 
“撒加总经理在这里吗?”穆试着笑了一下,可是他却紧张不已,毕竟是站在上百层的大厦面前。
 
“你有预约函吗?”保镖粗声问。
 
“抱歉。我并没有…”穆眼睛低垂。
 
“放弃吧,没有那个你想见谁都不可能,赶紧离开。”

  

几个保镖推着他走,穆只得退到大厦外的停车场。穆闷闷地坐在花台边,等待着撒加下班时会出现在门口。他连地下停车场的出口也一起注意着。
 
直到快傍晚,陆续出来的车辆几乎都不是撒加的车,他会不会是自己的车坏了,搭别人的车呢。穆思考着,电话在口袋里震动。
 
米罗在电话那头大喊:“穆!你去探视了吗?沙加的情况怎么样?”
 
“他……他似乎出院了。”穆下意识地想隐瞒什么。
 
“不是吧,这么快?你哄我吧。”米罗觉得打错了电话。
 
“其实他的消息被封锁了,我在想办法问呢。”穆安抚道。
 
“那现在你在哪里?”米罗在另一端撇着嘴。
 
穆刚想随便回答个地点,从大厦里走出的身影让他猛地起身。
 
“我等会打过来。”
 
“喂!”
 
穆匆匆挂了电话。没有看错的话,撒加终于出现了。而且他正往停车场的方向走来。
 
他停在一辆黑色敞篷车的面前,开锁,上车。
 
难以想象撒加会开这样拉风的车,而且不久前才出了车祸。缓缓从车位倒出,穆快步拦在车前。
 
“等一等!”
 
车子停了…
 
“……”
 
穆冲到车边:“撒加,你打算瞒着其他人将沙加送走吗?我们是他的朋友,有权利知道他的去向。”
 
顿了顿,撒加还直盯着前方,不打算松口。
 
“请你告诉我吧,沙加在哪里?”
 
撒加侧头了。他嘴角扬起了弧度,像笑话般看着莫名闯入视线的障碍物,没说一句话,继续踩住了油门。
 
 车子又开了,穆慌张地冲上去。

“等等!”
 
顷刻间,穆已经拦在车前。
 
透过前窗,撒加皱眉命令他:
 
“让开。”
 
真是不知死活,是高中生?
 
“他的心脏受了那么严重的伤,你们打算把他转移去哪里?”
 
穆提高了声音,撒加依然无动于衷,也不知有没有听见穆说的话。
 
“你再不走我可就撞上了。”撒加声音有些玩味地,车子微微向前,就差一点点,抵在穆的身前,穆紧张得出了一身冷汗。
 
“这事请你必须说清楚。”穆急得绕到了车的旁边,“否则我不会让你走的。”
 
“那就上车谈。”
 
几乎是与话音同时,他的手臂一抬轻而易举地将穆按到在车内。
 
“……!”

穆长到这个年纪还没见过臂力这么大的人。他栽进了撒加怀中。穆想爬起来逃走,双腿却被一抬,扔进了副驾驶里。
 
穆晕头转向地坐好,车子已发动了。
 
“你……”
 
蛮不讲理…
 
穆理了理自己的衣尾,刚才翻身的时候好像露出了肚子。
 
车子驶向陌生的方向,穆这才想起来,他还有要事要问。
 
可是坐在敞篷车上,耳旁的风呼啸而过,令人不敢轻易说话。直到遇到一盏红灯,车停了,穆才转头开口:
 
“撒加,你要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吗?”穆侧头问他,语速加快,“医院没有通告沙加的死讯,他一定还活着。你们急着把他送回国,是想遮掩你肇事车祸的行为…还是…”
 
撒加的嘴角又在笑,那个弧度就像是嘲笑,穆捏紧拳头,他的声音开始变小,下巴突然猛地被人扣住。
 
撒加…在一瞬强吻了上来,还咬了一口。
 
真是柔软的嘴唇,对方享受地看着他。
 
“…你的话真多。”
 
“………!”
 
他很快放开,穆喘不过气地咳了几声。
 
红灯停了,车子继续开动,咬着嘴角,穆由震惊转而沉默。
 
穆怎么也没想到,在他焦躁不安地担心着沙加时,撒加还有心情跟他开这样恶劣的玩笑。
 
“你怎么不继续说下去了。”
 
他说得穆耳根发烫……
 
穆低着头,快被撒加无关己事的态度弄疯了,脸也红红的。
 
“………回答我。沙加被你们送去了哪里?”穆又一次声音郑重。
 
车子停在了路边。
 
“我是加隆,撒加是我的兄长。”对方有些不耐烦。
 
穆张口,却一头雾水,发不出声。
 
“什么…”
 
“你似乎认错人了,还死缠着我不放。说吧,你找撒加何事?你究竟在说什么?”
 
面对穆的冷静和追问到底,加隆脸色变得难看。他没兴趣再陪这迷路的羔羊游戏。
 
“………”
 
穆定睛看着他,眼底颤了颤。
 
是他搞错了…这不是撒加,是他的弟弟?是双胞胎吗,他们的脸几乎是从同一个精致的模型中雕刻而出。
 
除了……那发色微妙的不同,还有,他的衬衣不像撒加那样整齐地扣好。由于接触不多,穆根本没有发现这些细节。
 
“这是我的电话。”加隆递出了一张名片,“听你的口气,撒加害死了人?…有趣。”
 
他让穆稍稍回神,穆接过了名片。
 
“如果你有困难,可以找我。”
 
穆犹豫地嗯了一声,拿着名片,上面还有加隆的公司地址,一串英文。
 
他并不是城户财团的人…
 
“还不下车吗?我还有事,你是打算跟着我去喝酒吗?高中生。”
 
穆摇头,而且再也不看一眼地冲下车。
 
 
 
 
 
(未完待续.)
 

=-=我觉得我有写总裁文的潜质

评论(1)
热度(8)

© 豆豆甜品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