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甜品店

我爱吃小甜饼。微博@刘小沏♡晋江@刘沏

[SS.双子穆]《小穆要当护士》第五章。

Chapter 05

 


晚风习习,穆望着自己的手心。
 
沙加在车祸时受伤的模样,浑身沾满血的急救现场,送上救护车的一幕幕不断在眼前重现着。如果是自己的急救措施让沙加的心脏更加危险,穆实在是无法再面对这双手了。
 
但愿沙加还活着,他的罪孽感会减轻一些。可是怎么才能让守口如瓶的撒加说出真相呢?桌上摆着加隆的名片。
 
——“如果你有困难,可以找我。”
 
……
 
他们是兄弟,他肯定知道什么。只是他的态度太过分了,穆总是不自觉地想起那令人难堪的强吻。
 
犹豫再三,穆拨通了这个号码。
 
“喂?” 
 
加隆接了电话,他那边传来嘈杂的音乐。
 
是在酒吧吗?有男男女女暧昧的声音,穆感到尴尬,适当地提高了声音说:“加隆先生……是我,今天把你误认为是撒加的那个高中生,我叫穆。你说过,有困难可以拜托你。” 
 
“是你?”
 
穆的清秀容貌和圆大的眼睛,让他印象深刻。
 
啪地一声关门,加隆那边的背景音乐和人声都消失了,他走到了隔开音乐的天台上。
 
“什么事?”
 
加隆低沉的嗓音变得更清楚了,穆顿了顿,接着说:“我的朋友出了车祸,被城户财团安顿在市医院急救…他的就医情况是撒加负责的,而且他和撒加的关系也很好……可是他却突然出院,我很担心他的伤势,不知道他现在是否还活着。”
 
他话音落下,加隆皱眉道:“所以这与我有何关系?” 
 
真是尴尬啊,穆屏住呼吸。
 
“撒加是你的哥哥,请问,你有没有听说过这件事?”
 
“没有。”
 
“加隆先生,能恳请你替我向撒加问一下我朋友的情况吗?我朋友叫沙加,他真的在车祸中受了很严重的伤,我想知道他的情况…”
 
和他通电话,穆的手心都捏出汗了。
 
“为何我要去问这种事?”
 
加隆冷淡的态度让穆垂眸。
 
“可是你今天说过,有困难可以找你。你愿意帮忙吗?”
 
加隆凝声道:“我不会食言,可是我若是帮你问了,你会回报我什么?” 
 
“………”
 
穆果然愣住了,确实,没有人会无理由地帮助陌生人。 
 
“明日我们出来见面谈吧。”
 
“明天我必须上课。”穆为难道。
 
加隆一笑,“你是圣域学院的学生?”
 
“是。”
 
“放学我来接你,我先挂了。”
 
“啊……啊?”
 
对着电话,穆傻傻地眨眼,通话已经结束了。可是他还没拒绝……
 
又要见面,总觉得嘴唇又在发烫,如果幼时的记忆不算的话,那是穆的初吻。
 
 
 
 
 
***
 
 
次日。
 
穆看上去没什么精神,最近发生了太多事,他有些睡眠不足。
 
米罗跑了过来,“穆,沙加怎么样了,他真的出院了?”
 
“啊,医院是这么说的。但是撒加说他已经死了……”穆小声道。
 
米罗啊地大叫一声:“什么?沙加,死……” 
 
“小声点!”穆拼命捂住了米罗的嘴巴,“其实,我觉得他还活着……”
 
米罗冷静了几分。
 
“至少,出院的时候一定还活着。”穆闭上眼,“他一定被撒加安排到什么地方去了,撒加却不愿意说。”
 
米罗握拳愤愤道:“我知道了,他在隐瞒着车祸的真相,车祸肯定是他故意造成的!”
 
“真的是这样的吗?”穆不敢相信。
 
米罗冷笑一声:“还用问吗?城户财团势力这么大,想隐瞒这种消息简直易如反掌。”
 
穆沉思了一会。
 
“我并不想知道车祸的原因,只想确认沙加是否还活着。”
 
因为这事,他变得越来越忧郁,连学习也不上心。艾欧里亚和米罗对即将到来的升学考试都自信满满,艾欧里亚希望学习体育,米罗是富家小少爷,就算不考试也会直接进入公司实习的。
 
只有穆还在担心他不能通过医学系,万一没有考上,他岂不是只能报考其他的院校…
 
一天浑浑噩噩地过去,挨到了放学,艾欧里亚已经赶忙去打工了,米罗和穆还在教室里收拾着东西。
 
电话震动着,穆有种不好的预感。
 
“穆,是谁打来的?”
 
“………”
 
米罗盯着他,穆深吸一口气,接了这个号码。
 
“下课了么?”
 
“加隆先生…”
 
穆小声道。果然是他,穆已经记住了他的声线。
 
“我已经到了。” 加隆沉声说。 
 
穆忽然紧张,“到了?到了哪里。”
 
他看向窗外,从他们四层的教室向学院的大门的停车场望去,果真有一辆黑色的敞篷车。
 
米罗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谁啊…”
 
“……撒加的弟弟。”米罗会和他一起走下去,穆稍稍放松,“我想找他打听一下沙加的情况。”
 
“这样啊。”
 
米罗抬着后脑不以为然地,两人一起出了教学大楼。 
 
到了停车场边,远远的,米罗就看见那个人,他震惊不已。
 
他们越走越近,加隆的脚步也迎了上来。
 
“这就是撒加的弟弟?这不就是他本人?”米罗忍不住对着穆说,声音还带着一种嘲讽,穆则尴尬地吸着气。
 
“你说什么?”加隆高他们一些,眼神带着一种压迫感,不过米罗却无视他的气场。
 
“我说你和那个冷血肇事者,真是长得一模一样。”
 
“米罗…”穆拉扯着米罗的校服,让他停止。 
 
“走吧。”加隆揽过穆的肩,将他从米罗身边带离。
 
“喂!”米罗想打开他的手,又放弃了,“穆,你要和他走吗?”  
 
穆只好点头:“嗯,我们昨天约了见面。”
 
“是为了沙加的事吗?”米罗皱眉。
 
加隆扫了米罗一眼,“和你没有关系。” 
 
“米罗,不用担心,加隆先生说过会帮我们问问沙加的事。”穆微笑道。
 
“哦,那就行,我先回家了。”米罗拎起书包往校门外走。
 
出了校门,米罗的余光看着他们。
 
“真令人火大……”
 
那是什么态度,比撒加还要讨厌,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真想揍他一拳。
 
加隆带着穆上了车,刚开出停车场,就引来周围学生各种各样赞叹的目光,很少见到这样的人出入安静的校园。
 
害得自己也被别人看着,穆叹气。
 
不过穆很清楚,加隆一人就能发出这样引人注目的光芒,甚至他比撒加还要跋扈一些。
 
穆不安的坐着。
 
车子开出校门,他出声道:“加隆先生…” 
 
“穆,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了。”
 
加隆挑眉笑着提醒道。
 
穆松了口气,重新说:“加隆,昨天错认了你的事,我非常抱歉,如果你帮忙要回报的话,我可以请你吃饭。”
 
加隆斜眼看他:“可以,这个条件不错。”
 
“那你答应帮忙了吗?接下来去哪里?”穆看着他。
 
“卡地亚酒店。”加隆嘴角勾起笑意。
 
本想尝试微笑,穆却僵住了,“………”
 
那是当地富人区的高档酒店之一。
 
“你不是要请客吃饭吗?”
 
穆怔了怔。 
 
快开到目的地了,路灯开始密集,两旁被繁华的商铺、大厦所笼罩,而他们将要去的酒店,更是在巨大的水晶喷泉广场面前高耸伫立着,轿车停在金边的红色地毯上,立刻有酒店的保安来替加隆开门。
 
这里几乎没有学生会出现,穆俨然成了误闯城堡的平民,制服下的卫衣也微微违和。穆从小就是孤儿,被史昂老师收养,还不幸失明,后来又跟着童虎老师生活,过着很普通的日子,甚至有时候连普通都谈不上,毕竟身边的富人子弟太多了,所以他从没有踏足过这种地方。
 
“走啊。”加隆仿佛习惯了揽人的姿势。
 
穆点头走在他的身边,这间酒店的大厅下是巨大的海洋馆,走在通亮的玻璃之上如履薄冰,周围的装潢和宝石灯饰辉煌斑斓。
 
餐厅里另一番富丽堂皇的景象,在穆感叹之余,加隆已经入座了,服务生端来的烛台和菜单。
 
穆翻开厚厚的皮革菜单,如同一本魔法书,这里面每一页,不管是英文、中文亦或是西班牙语,都清楚地写着消费高昂的价目表。他还没看清,加隆似乎已经和服务员点菜了……
 
穆滴了好些冷汗。 
 
“我去一趟盥洗室……”他尴尬地站起。
 
这里的洗手间装潢得像是皇帝的卧室,穆走到角落悄悄打开电话。
 
米罗接通了电话:“穆,怎么了?” 
 
若非有要事,穆一般不会打电话。难道这么快就问到了什么消息。
 
穆想了想,才严肃地说:“米罗,你在卡地亚酒店有贵宾卡吧?”
 
“干嘛?”米罗扯动眼角。
 
“……我遇到一点麻烦,我能说你的电话,暂时借记支付一下吧?明天我把现金拿给你…”
 
“啊,可以啊。但是你去那里干什么,你不是跟那个撒加的弟弟在一起吗?”
 
“……这个,的确是……我等下和你说。”注意到有人来了,穆挂了电话。
 
米罗收好手机。
 
“什么啊,那个弟弟,不会把小穆骗到那种地方去消费吧……”
 
等等…那个酒店。他不会做什么不好的事吧,米罗心中一紧。
 
看着穆忐忑地回来了,加隆目光分秒不移。
 
“去个洗手间也这么长时间。”他冷声道。
 
穆微笑道:“不好意思。”
 
表面上,他已经非常镇定自如了,内心却有如深陷泥潭一样挣扎。在这里吃一次晚餐,他一个月的生活费就用去三分之二了。
 
不过,如果能让加隆帮忙,他也愿意。 
 
穆又一次开口道:“加隆,关于我说的事,你会帮我向撒加问问吗?”
 
“我会和他打电话的。”加隆简单地答应。
 
他往后一仰,坐得也很随性。
 
“……呃,好的。” 穆一直保持着端正的坐姿,不敢轻易的松懈。
 
没多久,加隆点的餐按照顺序一样一样地呈上,而穆的面前还是空无一物,只有一杯水。
 
加隆问:“你不吃点什么?”
 
穆淡淡地摇头:“我……等下还要回家做饭。”
 
哦了一声,加隆享受地开动。转眼间,他已解决了几个盘子。 
 
眼看服务生收走小山般的餐盘,这顿饭应该也到头了,穆眼神一亮,加隆又点了几样甜品。
 
……
 
不是吧。
 
最后端来的点心,加隆也解决得干干净净。
 
穆朗声说:“吃好了吧,我去付账。”
 
他准备走去前台问问贵宾卡的事,加隆看着他的背影又是一笑,穆这次比去盥洗室的时间还长,迟迟没有回来。
 
加隆收拾了东西,叫服务生过来刷卡结账。
 
他拎着外套走去前台,穆还在忙着问什么。加隆走近:“你还没弄完吗?”
 
穆被他吓到,捏紧拳道:“不好意思,还没。”
 
“钱我付过了,走吧。”他拉住穆的手臂。
 
一看就就知道,穆是头一次来这种地方,明明没有钱,却不肯开口说出事实。
 
这副温润沉静的皮囊下,应该在害怕支付不起巨额消费吧,加隆把穆拉上车。
 
“谢谢你。”穆好似松了口气般,“原本我是想请客的,但是出了一点问题,最后还是你的付账。如果还能用别的方式回礼的话……” 
 
“那么陪我去兜风吧。”加隆没有一丝考虑便踩动油门。
 
“嗯,好的。”穆点头,加隆没有注意到他摸了摸肚子,若是平时这个点,穆早已到家吃饭了。
 
加隆在市区开了一圈,车子停在城市广场。他这样出来兜风的年轻人不少,只是这种活动对于穆来说,太浪费时间,他还有很多功课…
 
不知道加隆何时会兑现他的承诺,天色已经黑尽,穆打开手机,七点半。趁加隆下车去买烟,他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老师,我还有一些事,晚一点回家。”
 
“哦啊,那你自己小心。”
 
车门开了,加隆已经买好了回来,穆匆匆挂断电话。
 
这下加隆还想去什么地方,穆低垂着头。
 
刚要点烟,加隆停止了动作。
 
“你怎么了?”
 
“抱歉,我头有一点晕。”穆面无表情地答道,“第一次坐这样的车,有一些不习惯。”
 
“第一次?昨天那次不算?”
 
“昨天……”穆眼底有些惊讶,果然,又想起昨天的初次邂逅。
 
加隆在他思考时靠近,“你已经忘了么。”
 
如果他已经忘了,就帮他再想起来。
 
加隆已经对准他的嘴唇,穆面色雪白,因为饥饿和惊讶交加着。 
 
“我可能得回家了。”他推了对方一把,“我们电话再联系,很感谢你愿意帮忙。” 
 
穆准备打开车门。
 
“我送你吧。”加隆按下了自动关门,迅速地上了锁。 
 
“………”如果这时惹了加隆不高兴,他可能不会答应帮忙了,有钱人都是这样。穆不敢表现得不满,他沉重地说,“谢谢。”
 
就这样,穆报了家里的地址,加隆也一路开去。
 
“前面就是我家…”
 
穆指向那栋二层的家庭住房,加隆的停车声和路面摩擦出刺耳的声响。
 
可能是声音太大了,童虎跑出家门。
 
“小穆,你回来了?”
 
车上下来的果真是穆。童虎安心之际,身体有如石头一样僵住。
 
送他回来的人是谁?不可能吧…
 
童虎面色凝重。 
 
“你好,我是加隆,是穆的朋友。”
 
加隆尽量有礼貌得跟穆的家长打招呼,他比童虎还要高一截。
 
听到他的名字,童虎有些沉思,也不是那么紧张。
 
“谢谢你送我回来。”穆礼貌地鞠了一躬,差一点晕倒。 
 
“他说头晕。”加隆把穆交到了童虎手中,这时,紫龙和春丽也陆续家门迎接,童虎转头说道:
 
“紫龙,让穆去好好休息。”
 
紫龙点头,“是。”
 
春丽扶住穆,“穆哥哥没事吧?”
 
“没事,他平时总是熬夜学习才会这样。等他醒来我们说说他好了。”紫龙笑道。
 
加隆听见这话,不自觉地笑了笑。提醒他们:“对了,他还没吃晚饭。”
 
其余人进屋后,童虎却盯着加隆的脸庞。 
 
“你是撒加的弟弟吧。” 他知道加隆是谁,只是印象里见面的少,“你和穆是朋友?”
 
加隆淡道:“我们刚认识不久。” 
 
童虎叹气。
 
“是这样啊……差一点以为自己看错了。”
 
还以为撒加和穆在来往,穆还不知道撒加的事。
 
加隆思考了一下,在住宅外的门牌上看见了童虎的名字。
 
“你是童虎老师?”加隆说,“原来穆是你的学生。” 
 
他小时候和撒加一样,是史昂和童虎的学生,之后因自己太顽皮,在八岁时就被家里人送出了国,和穆不曾见过。
 
童虎闭眼道:“穆是史昂收养的孩子。不过撒加和史昂的事,你应该有所耳闻。”
 
“史昂老师的事我听说过,我很遗憾。”加隆闭上了眼,又睁开。
 
那老师正是因撒加夺去了他的心血,才自杀了吧。和顽劣的自己比起来,撒加也一样邪恶,不是吗。
 
童虎肃声说:“作为穆的监护人,我不希望他了解到过去的那些事。如果你知道,希望你能避而不谈。”
 
“撒加的事和过去与我无关,也没有兴趣宣扬。”加隆转身上车。
 
只要穆自己愿意和加隆交友,他也不反对。 童虎放宽心地笑了笑:“不过感谢你送小穆回家,他马上要升学考试,朋友又出了车祸,他应该压力很大吧。”
 
原来是这样,而且还有一些贫血。加隆眼底有一点黯淡,为何他会在意…
 
不过没有过多的回应,他就扬长而去。
 

 

 

(未完待续.)

 

当初瞎几把取标题,如今后悔不已,这篇文就应该叫两个总裁玩死小绵羊。

评论(4)
热度(11)

© 豆豆甜品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