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甜品店

我爱吃小甜饼。微博@刘小沏♡晋江@刘沏

[SS.双子穆]《小穆要当护士》第十章。

Chapter 10

 

不知道写崩了没。

 

 

 

***
 
 
加隆最近每天来学校接穆回家,敞篷车太过招摇,已经被不少女学生熟知,搭讪的人接二连三,直到他等的人上车。
 
穆乖顺地坐在副驾驶上,手里还抱着复习资料,嘴里念念有词地回想着学习上的事。他的世界里好像一直是那么一本正经,加隆越来越迷上他了,迷得连酒吧也不混了,晚上也常伴在穆的公寓里。惹得米罗和艾欧里亚倒是不敢轻易回去打扰。
 
电话又在震动,穆连忙接下这个陌生来电。
 
“你好?”
 
“穆,还记得我吗?”
 
这人一派的温文尔雅,带着若即若离的神秘感,穆怎么也没想到会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他激动得从副驾驶上突坐起来,又立刻尴尬地看了加隆一眼。
 
“沙加!”穆侧过头继续接听着,“是沙加吗?”
 
“穆,很久不见,这是我从撒加那要来你的电话。”沙加在那边带着笑意。
 
“真的是你……”穆压低了颤动的声线,也没多想撒加怎么会有自己的电话。
  
沙加淡淡说:“看来你很高兴呢。”
 
穆紧接着说:“当然的,因为很久没有你的消息,我们也挺久没见面了,我之前还一直以为你出了事……”
 
沙加在轻轻笑话他的激动。
 
“看来你是真没事,再好不过了。”穆一下变得神采奕奕,精神竟有如专心学习时那么认真,“……你现在在哪?你能打通我的电话,难道你已经……”
 
“我已经回来了。”
 
这个惊喜来得太突然,穆做梦也没想到他的好友会这么快回到他们的城市。他欲言又止,啊了一声,沙加便知道他想问什么:
 
“还记得以前我带你来过这家瑜伽馆吗,我现在就在这修养,过段时间就会回到学校。”
 
穆比方才更开心了一倍。
 
“你因为这伤势休学一年,这就要回学校了?…那你的伤势现在恢复了吗?”
 
“别担心,没问题。”
 
就在他高兴要笑出声时,加隆加快了马达,车子晃得厉害,超了一辆慢条斯理的面包车,穆差点没拿稳手机。
 
穆余光看着加隆,加隆正好也用余光瞪着他。这是穆第一次当着他面打了个这么开心的电话,加隆当然不会高兴到哪去。
 
穆匆忙说:“好,我等下就来看你。”
 
得到了应答,他安心地挂了。
 
加隆无所谓地淡问道:“谁的电话?”
 
“是我的朋友打来的,沙加,你也知道他。去年因为车祸心脏受伤,不过还好他已经没事了。还从家乡回来,我准备等会去看他,你送我在前面车站吧。”
 
穆眼底带着一些欣喜光泽,迫不及待就要在今天去见沙加一面。
 
本来是该直接去穆的公寓,而且离的很近已经快到了。加隆有些闷闷的:“我送你去看他。在哪里?”
 
“呃,好。”穆觉得他怪怪的,垂下头, “在我以前的高中旁边。”
 
没一会,加隆已经从高速公路赶到了目的地。
 
“我在楼下等你。”加隆把车停靠在路边,戴上了墨镜休息。
 
“哦,好的。”
 
穆在楼下看了看,没找到什么可以送出手的礼物,但是比起这个,他真想马上确认沙加的伤势如何,一年前他在车祸时心脏破裂,流的血染了穆一身都是,那一幕恐怕穆永远都忘不掉。
 
他到了二楼的瑜伽馆,馆主知道沙加住在里面的房间。门牌上挂着沙加的名字,穆敲了敲门。马上就能见面了,他路上还给米罗他们发了邮件。
 
门开了,穆晃眼见到一个穿着正装,带着公文包的男人,他抬起头才看见他,是撒加…
 
竟然也在这里,撒加总是眉头微蹙,仿佛是一直在生气。穆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
 
“你怎么也在…”穆怔怔地捏紧了拳。可沙加是圣域集团的人,撒加负责他的安危一点也不奇怪。
 
“沙加在里面。”撒加皱眉说,也同时出了屋,让穆进去谈。
 
被他冷冰的气势吓到,穆强装着微笑,可是虚汗仍从额顶渗出。不管怎么说,撒加和他之间最近发生了那些事,他不能马上忘了。
 
素色床前坐着金发少年,窗前插着一瓶小花,在轻轻拂动,接近夕阳的日光一点点摄入,洒在沙加身上。他安静得像一副画,和从前一样脸色健康。不过刚碰见撒加的事让穆怎么也回不了神。
 
“好久不见。”沙加唤住发呆的穆。
 
穆点头…他找了把椅子坐下。
 
现在在沙加的面前,他好像没那么容易安下心了,从前认识时沙加拥有安抚人的能力。穆微微的紧张感正是撒加带来的。
 
“你没事吧?”沙加看出他心神不安。
 
穆立刻笑着摇头,他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张开口,看见沙加脖颈深处的红色伤疤。
 
“你的伤口…”他心疼道,那是做了心脏修复手术后的伤疤。
 
“有点醒目吧。”沙加淡淡说,伸手挡了挡,衬衫遮掩了伤痕。“听说我车祸时是你救了我,穆,若是没有你,我恐怕活不到现在了。”
 
“没有,没有……”穆马上摇头,“那是第一次做急救措施,不过也很巧,现在我都进入护理系了。”
 
“我知道,听撒加说了。”
 
听到这个名字,穆的神色立刻微变,他的电话也是撒加告知沙加,他一联想,就觉得诡异。就如进门时那般紧张一样,沙加笑了笑:
 
“穆,你和撒加似乎发生了不愉快。”
 
穆低垂着眼睛老实说:“…的确最近发生了一些事。不过都不重要。”
 
沙加忽然沉声说:“我说的不是最近的,是你们从前的事。”
 
这下穆更加呆愣了,没明白他没来由的话是何意。
 
沙加想起他回来时和撒加通了电话。
 
…… 

“你好像很防范我。”
 
“可惜了,并没有。”
 
“担心我对穆说了什么?”
 
“不。”
 
“哦?现在不担心了吗?”
 
撒加本是希望沙加不再回来,还说服了纱织。纱织不放心之下才跟着沙加去印度照料他了一阵子。如今又放心地让他回来了,看来是和穆冰释前嫌了么,人的变化还真是反复无常。
 
可是当沙加见到穆,见到他的态度,又觉得不是这样。
 
他们究竟还是没和好?沙加试探性的问:
 
“你不知道么,穆。”
 
“什么…”
 
穆更莫名了。
 
“没人和你提,你也不追究了吗?”
 
看着穆疑惑至极的表情,沙加移开了目光,看向窗户。
 
“我们刚认识时,你不是说过,你曾经有一个亲密的人,在你幼时失明期间。”
 
穆微微一怔:“没想到…你还把我的事记在心上。” 
 
“我本是不记挂这些事的。”沙加一笑,“那人害得你的老师自杀了,之后他突然消失,你再也没见过他。”
 
穆脸色开始发白,没事提这些干什么。
 
“你最近还想他吗?”
 
穆摇头,“我很久没想了,何必去想那些过去的事。”
 
沙加重新回头看他,眼神带着一些诱惑。
 
“如果那个人就在你的面前呢?”
 
“………”
 
“你不想和他相认吗,你不想知道他现在长什么样子,不想质问他为什么当年的作为吗?”
 
沙加说的他不敢喘息。
 
“不。”
 
穆低声拒绝,可是声线却是动摇的。
 
那些黑暗年代的事,现在再提没有任何意义。
 
那个人怎么可能就在眼前?
 
沙加忽然握住他的手:“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穆。”
 
沙加的眼神示意他看向门口。
 
门上半面玻璃,可见撒加的身影仍然在门外站着,在等着他看望完沙加离开。
 
“这就是你说的是我和撒加之间的不愉快……吗。”
 
冷汗从穆的额上低落。
 
“不是的,撒加不会是那人的。”他半信半疑地摇头。
 
他对沙加的玩笑感到了恐惧。他和撒加也并非不认识,不仅认识,他们还发生过……
 
一直以来,撒加对他的态度冷然得如同从未谋面的陌生人,还不允许他和加隆来往,说话的口气也很强硬,撒加不可能是小时候那个温柔的哥哥,不可能的。
 
沙加捏了捏他的手心,正在出汗。继而安抚着:
 
“八年前,在圣域学院进修经济学的撒加偷窃了老师研究的医学资料,向圣域集团卖了一笔庞大的专利费用占为己有,从此在过去的亲友面前消失。他的老师一气之下服药自尽,留下一个十二岁的养子,那就是你。”
 
不可思议的言论……
 
穆咬了咬唇。
 
沙加反问道:“我没有说错吧?”
 
尽管是那么不可思议,沙加的口吻却指引着他不得不相信。
 
穆眼底黯淡。
 
“你知道他的身世,也知道我的事。所以你早就知道……撒加就是我说的那个人么。”
 
“我说过,这件事还有别人知道。只是他们都隐瞒了你。”
 
沙加每说一句话,穆的手就抽搐一下,想抽出沙加的掌心,沙加却钳制他的手指,想抑制穆的不安。
 
“你也一直瞒着自己,不去追究他是谁。其实你有很多机会知道他的消息。你却选择了逃避过去。”
 
慢慢的,穆脸上没有了血色,一声不吭。
 
“………”
 
“撒加很担心你知道了那个人是他,就会因此憎恶他。”
 
在一个穿着单薄衬衫的病人面前,再怎么惊惧,穆也不敢对他有所迁怒。
 
可是穆显然已经沉浸在这个事实中无法自拔了,他真想立刻冲出去问个究竟,但终究因震惊而沉默着。
 
“其实怎么瞒得住呢。”沙加终于放开了穆的手,“你看你,这不就轻而易举地知道了。”
 
沙加说完了吗?
 
穆终于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他大口呼吸。
 
脑海里还回荡着“不可能”三个字。
 
门被突然推开,撒加再次挪步进屋,在穆内心震颤下,他的皮鞋声格外的刺耳。
 
——
 
“探望时间差不多了。”
 
撒加厉声提醒。
 
这时,沙加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眼神交接,撒加仿佛明白了刚才两人的对话。
 
穆抬着沉重的步伐站起,甚至不敢抬头。
 
就如撒加的预料一样,他出声了:
 
“撒加……”
 
穆紧张得声音打结,
 
“我们,从前就认识吗?”
 
他的确迫不及待地想问出真相,不由自主就问了出来。
 
总觉得刚才的对话很不真实,穆全身都僵硬如石。
 
屋内的空气有些凝滞,又很快被撒加打破:
 
“你该走了。”
 
他紧紧皱眉,“难道你不知道病人需要静养?”
 
穆从牙缝中挤出几个深痛恶绝的字。
 
“你在捉弄我……” 
 
他们真的认识吗?撒加真的是他年幼时在他身边照顾他、教他学习的人吗?而且,他也是那个窃取了史昂老师的心血,占为己有,让史昂绝望自尽的恶魔吗?若是真的,他为什么装作不认识……
 
装作不认识也罢了,他们发生关系的那一晚,撒加在想什么。
 
穆再也忍不住了。
 
他脸上格外的沉静,心脏却剧烈起伏。他不想在沙加的面前失态。
 
“我们去外面说几句可以么?”
 
穆终于有了直视撒加的勇气,他眼底有什么在涌动,被憋了回去。
 
撒加默认了他的要求,侧身往门外走。
 
到了无人的走廊尽头,窗外的微风呼呼吹进来。穆捏着拳问道:
 
“撒加,你真的是史昂老师的学生吗?”
 
他如此开门见山,撒加没有回应。
 
穆又激动地紧接着问:“当年的事都是真的吗,你害了他吗?后来,你为什么消失了?为什么不把这一切说清……”
 
他心底还有不少疑问,一下子还没法全部问出。
 
他停顿之时,撒加声音冰冷道:“你就是为了问些?”
 
穆没有犹豫地点头。 
 
“是…我的确是为了问这些,我一直想着再和他见面时,问出这些。现在你就在我的眼前了,你要我如何不问。”
 
撒加不语,眼神也异常平淡。
 
他们气氛僵硬,穆不知接什么话。
 
过了一会,撒加才出声。 

“答案就是你想的那样,你可以回去了。”
 
撒加向楼梯口走去。
 
穆紧跟而上,他的拳头捏的用力,几乎快要将自己的手指嵌进紧掌心里了。
 
“我不知道答案,为什么你不说真相?难道你真的坏透了、没有一点理由就伤害老师?老师和你多年的恩情比我还要深厚,你夺走他的心血,为什么?回答我,你是魔鬼吗?撒加……”
 
就算穆连连追问,撒加也没回头理会他。直到楼梯口的一人迎面而上,撒加才停下脚步。
 
穆也跟着停下,上来的人正是加隆。
 
“撒加?你为何在这?”
 
就像是看见什么恶棍,加隆本能把穆拦在身后。
 
撒加没动,加隆便揽着穆下楼。 
 
“我们回去吧。”
 
冷静、冷静……穆不断重复地安定自己,然后深深吸气,不能在这里纠缠不休,先暂时去冷静一下。
 
就这样,穆像个木偶一样被加隆带出了这间瑜伽馆,也离开了撒加。
 
下了楼,他浑身还是麻木的,加隆看出不对劲,他皱眉道:
 
“你怎么了?你从他那都听来了些什么?”
 
直到上了车,穆的身体才稍稍放松,不过加隆没有发动引擎。
 
穆眼睛无神,苍白的脸上抽动着。
 
“你究竟怎么了,和他们聊了什么?”加隆不悦。
 
“我和撒加以前就认识。他就是害了我的养父史昂的人……”
 
穆低声碎语道。
 
加隆本能地冷嘲了一声。
 
“就这件事……?”
 
穆眼底充盈了更大的震惊。
 
“你……你知道这事?”
 
“都多少年了,还用问吗?”
 
穆呆呆的看着加隆,他已经承受不了今天所经历的震惊,这话的意思,难道……
 
和他最亲密的加隆,也和大家一起把他瞒在鼓里了……
 
难怪撒加不允许他和加隆来往,是害怕加隆说出真相……
 
然后,大家永远都装作不认识,就这样形同陌路。
 
穆本来以为,他早已放下。没想到真相真的摆在眼前,他果然是放不下的。
 
加隆不痛不痒地看着他:“史昂老师以前也教过我,只是我出国的早。他不是自己愿意自杀的吗?”
 
“自己愿意?加隆,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穆激动得喊道,他张着口,声线凝滞,眼底有些异样的泪珠想要挤出来。如果不是被逼上绝路,谁会自杀?!
 
加隆似乎格外的冷静:“我说的是事实,你还去问什么呢?难道问清了,你就能原谅撒加的行为?还是更加憎恨他?你早就应该把过去忘得一干二净了,忽然又提起是什么意思。都是些陈年旧事,再提也毫无意义。” 
 
不知是不是他们交往的时间太短了,刹那间,穆好像根本不了解加隆这个人,他更不了解撒加,他也不了解身边的所有人,还有谁瞒着他,还有人知道老师失去的真相?穆别过头抹掉了溢出的泪,他现在的激动是因为加隆竟然瞒着他这么重要的事。
 
加隆试着触碰他的肩:“别想了,穆。”
 
他刚一伸手,车门被穆掀开似的,穆逃下了车。
 
“喂!”
 
加隆打开主驾驶的车门追去。
 
“穆!” 
 
他追了好一会才拽住奔跑的穆。在街角两人纠缠着停下,加隆有些喘不过气。
 
“你准备去哪?”
 
他看着现在这个失魂落魄的穆,很担心他消失在自己面前就出了什么事。
 
“……”
 
穆低着头,想甩开他的手。 
 
“你先放开我。”
 
加隆不放。 
 
“我想回家一趟……”穆声音软绵地求道。
 
“我送你。”
 
加隆拽着他。
 
“不用了。我没事。”
 
穆最终还是拼命挣脱,他没有那么冲动,加隆担心过头了。
 
“我只想回家问问童虎老师一些事,你不用管我。”
 
 
 
 
 (未完待续.)

评论(1)
热度(9)

© 豆豆甜品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