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甜品店

我爱吃小甜饼

Final Design。#1

排雷注意。

阅读前请做好心理准备,CP有撒沙出没,但这对不会发糖,撒加渣男,全程狗血,抗不住不要看,看了觉得被雷了的不要打我,可以纯粹当娱乐看,这文不会太长0-0之前的坑我会慢慢填完的,先写这个。

 

 


 
#1
 
 
 
 
 
 
今年2月14日情人节,是Minerva春季新品发布日,会场布置在Via Monte Napoleone的总店,最后的一周,现场布置即将落幕,明日就正式发布了,今晚有一场安排在酒店的走秀与晚宴,只邀请了诸多富商名流与时尚界的各种知名人士来参加。撒加的Bentley路过Minerva的工作室大厦,楼下停了一辆小型卡车,站了几个搬运工在忙着转移仓库里的东西,一箱箱打折处理似的衣服堆放在车上,像是垃圾回收,这些皆是该处理掉的去年的废弃服装,每年都会有这样一批所谓的A货运出,至于该怎么处理那是回收者盈利的事了。指点着现场的服装助理是穆,撒加摇下车窗。
 
他向穆说道:“跟着我去秀场,宴会还有一个小时。”
 
声音不大,但足够让穆排除人潮涌动注意到他。
 
“你先赶过去吧,谢谢。”
 
穆转眼又在和负责搬货的亚尔迪说起事项。穆的手里时刻都离不开记事本和笔,他每日需要处理的工作都是一笔庞大的墨水,包括每一件手工服装和饰品的出厂日期,以及材料费用他都会一丝不苟地记录在本子上,如果中途出了任何差错,才可以准确无误地找到出错的环节。
 
作为Minerva的执行总监,严格凡是公司有点资历的人对撒加都畏惧三分,能和他本人对话都是一种特别的“殊荣”,然而他亲自提出送穆去会场,却遭到了无情的拒绝。从前公司有任何活动,撒加都会载穆一程。
 
撒加的车立刻往前开了几步,他下车又打了个招呼。
 
“你让他们直接开去会场。结束以后还有一批衣服等着你处理,现在不跟着我去,你还想挤两个小时电车?”
 
穆的确太忙了,刚想说点什么,撒加将他借来的风衣一扯。穆从小就认识他,撒加是绝不允许穆的衣着在他眼皮下有一丝不和谐,更不可能让这样的衣服登上他的爱车。
 
“这是哪来的工装,脱掉上车。”
 
穆临时借亚尔迪的衣服来挡个风的,最近阴雨绵绵,他又穿少了。
 
“嗯……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一会有人来接我。”穆再次拒绝。“而且,我也不方便坐你的车。”
 
现在的撒加已经不是单身了,穆开始学会疏远,不想让人误会。
 
因为身边人都知道,穆单恋撒加。
 
他们从小就认识,撒加在大学期间曾经是穆的养父史昂的学生,穆高中时史昂去世,突然间成了孤儿,在那段不幸的日子里,撒加给了他一些关照,让穆搬到自己的屋子,穆的单恋就是在那时悄然生长的。上了大学后穆搬进了学校附近的旧公寓,但他的单恋没有停止,时至今日,大概有十年了,今年穆已经二十六岁。
 
穆大学毕业后,撒加提携他进入了Minerva的设计工作室,他成了穆的顶头上司,他们的生活又紧密联系在了一起,穆是个弟弟般的存在,尽管撒加平时紧张单调的快节奏生活让他时常压力很大,很多方面还需要穆来照料,但他却从没回应过穆的感情。
 
撒加发现穆的心思后,担心当面提出时会很尴尬,所以选择了视而不见,也表示过他们之间没有可能,穆身上没有能吸引他的地方,和他相处本就索然无味,更不会有激情。除此之外,他们还是像普通朋友一样相处着,亦或是像前后辈,或者上司与下属。
 
撒加有心上人,是穆大学时好友沙加。沙加同样就读服装设计专业,现在是Minerva的首席设计师,近年他的作品又在米兰时装周大放异彩,撒加很欣赏他的才华。
 
穆大学时也同样很崇拜出色的沙加,沙加出身印度,家世贫寒,是个孤儿,幼时被拐卖几次,又偷渡到了欧洲,还算幸运地活了下来,后来在修道院学习,会做一些手工,又迷上了设计,这段故事跟谁说起都是一段传奇,令人心疼。
 
当时,穆为了延续养父的心愿也选择了设计方面的专业,却没有天赋,他被沙加的理想感动,因此毕业求职时,穆将沙加介绍给了撒加——Minerva的执行总监,希望沙加以后加入他梦寐以求的工作室,为Minerva这个享誉全球的奢侈品牌而工作。不想那次结缘后,撒加对好友一见倾情。沙加的作品总是带着浓厚的印度风格,他无比怀念家乡,出身希腊却意外留在意大利的撒加产生了共鸣,就像命定一样,他找到了一个契合灵魂的另一半。奈何沙加性格高傲,面对追求却从不理会。穆只好为了撒加而牵线搭桥,常常替他转赠玫瑰花与礼物。一转眼就是好几年,终于在上周,撒加如愿以偿把人追到了手,他三十好几,正是找一个安定归属的年纪。
 
“你先去会场吧,不早了。”穆看了眼手表,笑着提醒道。
 
撒加撒手一笑,“OK…看来你乐意搭货车的顺风车。”转身回到自己车上。
 
也许是物以类聚,穆原本是学设计出身,但在Minerva工作了五年一直资质平平,他不会主动结识一些知名设计师,反倒和亚尔迪这样长相粗鲁的杂工来往密切。
 
撒加没想过穆也会有拒绝他好意的这一天,看来穆的确是放弃他了,自讨没趣地赶去了宴会现场。为了让模特造型完善,沙加早就在这准备了一天。不过沙加很忙,他专注起来无人能搭上话,撒加来了也只有呆在一边等待的份。撒加的财务助理修罗和Minerva的香氛设计师卡妙都是撒加在公司的好友,两人在现场等着姗姗来迟的老大,撒加一靠近就听见他们在聊天:
 
“撒总前几天都告别单身了。”修罗笑得有些无奈,自己也是快三十的人,依然居无定所。
 
卡妙淡淡地说:“真不容易,撒加,祝贺你。”
 
不过他又补上了一句,“小穆好像也交了一个男友。”最近脱单的人还真不少。
 
他没注意到这句无意的话让撒加口气急躁了起来,“穆?他和谁?”
 
“抱歉,我不知道是谁。”卡妙是从穆的朋友米罗那听说的,他没多问。
 
这件事竟然没有听穆提起,撒加不悦。他猜穆一定是单相思没有结果,才随便找了个交往对象来排解烦闷,但他不希望这种事是从别人的口中听说的。
 
撒加和来宾寒暄了一会,走秀在现场热情高涨中进入尾声。他看见穆呆在现场的角落,换了一身不起眼的西服,果然是搭货车赶来了,于是又想上前说几句,先嘱咐他工作上的事,再好好问问他那个所谓的男友是怎么回事。
 
穆忙了一晚上没睡,最近听说了撒加的事,他总归有些心乱如麻,就像想要了很久的一样礼物终于被别人买走了,而且是个比他更优秀的买家,他虽然遗憾,但唯有祝福。
 
“对了,撒哥,最近我很忙,还没有来得及祝福你和沙加走到一起,恭喜你们了。”
 
在撒加看来,穆的笑容带着虚伪,反正穆是不会露出微笑意外的表情的,即使他肯定心情复杂。
 
撒加也回应般地笑着,“我们的事自然也多谢你,下周末还想请你一起吃饭。”
 
穆点了点头。
 
撒加切入了正题:“听说你交了个男朋友?”
 
“对啊,我忘了告诉你。”穆有些尴尬,他本来是不想说的,毕竟他的事,即使说了撒加也不怎么关心。
 
何况这一次他真的有些难开口。
 
“对方是谁?” 
 
“……是加隆。”犹犹豫豫,穆垂下了眼睛,提到感情,带着腼腆,“他之前就表白过几次,所以我想答应他试试。”
 
加隆是撒加的双胞胎弟弟,去年从西西里岛搬来米兰,两兄弟向来不和,近年才有了点和好的迹象,他们是黑手党出身,虽然撒加早就脱离了家族,加隆却依然在和黑手党有牵扯,所以他来米兰只是为了躲避敌手的追击,顺便给自己度假,一来就是一年,在Minerva挂名上班,偶尔负责采购的工作,也邂逅了穆这个平凡的小员工,对他有了好感。
 
不过撒加没想到加隆会喜欢上穆,加隆从小就是个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而穆是个规矩的老实人,他的生活相当枯燥无趣,外型上也十分普通,就连他的设计作品也年年不起眼,这样的人混在时尚界,也是沦落到底层。撒加很吃惊,没想到另一个“自己”竟然对穆有兴趣,他以为,加隆的口味会和他很相似,没想到背道而驰。
 
穆单恋了自己这么多年,期间一直没有和谁在一起过。现在却突然接受了加隆,难不成是看中他那张相似的脸孔,把他当成替身了吧。难怪他没有说此事,撒加有些了悟。
 
“随你们。”
 
他没兴趣再对话下去了。
 
穆原以为撒加会因为自己和他弟弟交往不高兴,没想到他没什么表示,于是也不担心了,胸中豁然开朗。
 
“今天正是加隆送我过来的,他刚才去洗手间了。”
 
若不是为了陪穆,加隆也不会来。现场人有点多,撒加一定没注意到吧。 如穆所说,加隆很快回到会场,手里还拿着擦拭的方巾,撒加看见他,像是触电一样神经紧绷。
 
加隆无视了哥哥,他迫不及待想早点带穆离开,眼看只有记者还在台前交流,加隆对穆道:“差不多结束了吧,我送你回家。”
 
撒加打断了他的话:“穆,留下来整理现场。”
 
“嗯。”穆只好答应,又对加隆解释:“不好意思,加隆……我还得忙一会。”
 
加隆皱眉:“你不是昨天就忙了一晚上没睡吗?撒加,你和穆认识了这么多年,也不会通融一下。”
 
“这是他的工作,现场所有工作人员与他一样忙了一晚上还没休息。”
 
撒加正在气头上,所以说的有些夸张。
 
“是。”穆有些苦恼,不过他承认,他早就作好了这几天会熬夜的心理准备。
 
“忙了一晚上?不过我听说总监是下午才起床的。”
 
加隆揶揄道。他一来就从撒加那边的几个助理打听来去,撒加不是那种投入工作就忘了休息的人,他很在乎享乐,但从不表现出来,这点加隆还是很了解兄弟的。 
 
“还度过了良宵一夜?”
 
加隆的话听得穆面红耳赤,穆立刻联想到了某个画面,赶忙去后台收拾一二了。加隆追上他,趁着后台的换装间没几个人,在穆的身后抱着他。相识了一年,总算如愿得到穆的青睐,他无时不刻想亲热,可惜他们还什么也没发生过,答应交往了还是纯洁得像白纸一样,恐怕找遍整个城市也只有穆如此保守了,简直跟中国人似的。
 
后台陆续进了几个模特,穆挣开了加隆。同时进来的还有今天新品的主打设计师沙加,他碰巧撞见他们亲密的一幕,带着微微的笑意打招呼。
 
“穆,你辛苦了。”
 
穆摇头,“没事,今天的发布会很成功。” 
 
从大学开始,穆就一直帮沙加后勤。穆的手艺很好,他很擅长做衣服,他缝制的扣子,相隔距离和角度从不会有超过0.1cm的偏差,Minerva这个品牌主打的就是全手工制作,但穆在设计方面却总是欠缺应有的灵感,想加入民族风格的元素,但Minerva已经有沙加的设计坐镇,穆显然逊色了很多,所以他红不起来。
 
“加隆也来了?”沙加伸手。他们两个不熟,但他知道加隆是撒加的弟弟,也一眼看出他们的区别。
 
他的友善没得到回应,加隆揽走了穆,“你快点收拾,我们早一点离开。”
 
“嗯,好的。”穆替加隆感到抱歉,向沙加做了个无奈的表情。沙加的手停在半空,又收了回去。
 
没一会,沙加又找了个机会问话,“穆,你和他在一起?”
 
进来时撞见的那一幕,一眼就知道两人是什么关系,如果不是恋人,穆是不可能和别人亲昵的。 
 
穆如实点头,总觉得这被人知晓了很是尴尬,毕竟沙加一直都知道,自己单恋撒加无果,这下就像找了个替身情人排解寂寞一样,其他人可能不会在意,但是沙加正是最了解他的好友,又是曾经的情敌,这让沙加知晓了,就有点像笑话。
 
沙加猜不透穆的心思,“但愿你是认真的,不过别太累了。”
 
撒加提过的下周末请客,穆如约而至,这顿晚餐大概是庆祝撒加多年的感情修成正果,他只邀请了来往密切的好友,所以人不多。穆来的很迟,撒加心想,他肯定是在回避,也懒得多问。可是饭局开始了一会,穆的手机就接连不断地响,他到一边去接了好几个电话。
 
回到餐桌上,沙加关心道:“是谁打过来的?你以前好像都没这么忙过。”
 
“是男友吧。”修罗不明所以,但他就爱接话,“把你借过来陪我们吃饭,他不高兴了。”
 
“嗯。”仿佛是想起了什么甜蜜的回忆,穆笑了笑。
 
没想到穆也有陷入爱河的一天,穿搭都变了个人。
 
修罗道:“你今天这件衬衫好像不是你的风格。”印象里,穆是个只穿白衬衫或者工作服的人。 
 
“的确不是,是加隆替我选的。”
 
加隆对服装也有研究,平时都在各种奢侈品店打转,所以想“改造”一下不起眼的穆。 
 
然而修罗还想调侃什么,撒加按下了铃声呼叫服务员,打断了他们的闲谈。
 
撒加不想再听到弟弟的名字了。五点五十分进入餐厅到现在六点三十分,穆已经接了五个电话,全是加隆打来的。才在一起几天,已经这么如胶似漆,以前不是喜欢了自己很久么,这么快就转移目标了。
 
晚餐结束后,天色渐暗,穆站在门口,正好有个车站,他像是在等车。
 
“我送你回去吧。”
 
撒加的车停在穆的面前。他想先送沙加一趟,再和穆单独聊几句,看看他是不是还住在那个旧公寓。
 
“你一个人回去吗?”沙加也不放心地看着穆。 
 
“不用了,你们回去吧。”穆笑着连忙摇头,他走向车子后方。
 
撒加透过后视镜看见了车牌,是加隆的车。来的真准时。 
 
有了替代品,连他的顺风车也不搭,换做以前,穆是不会这么刻意保持距离的。他们就这样分道扬镳。
 
“你不是说过有敌手在追你吗?如果被人发现你在米兰怎么办。”
 
加隆的敞篷车有些招摇,穆是发自内心的担心他,但用了开玩笑的口气。
 
“没关系,在这里有替罪羊。”
 
加隆也玩笑般地回应,穆也被他逗笑了。相比其他混乱的城市,这里安全得多。穆的担心完全没必要。
 
自从知道穆和加隆在交往之后,撒加对穆投入了以前没有的关注。他发现穆每天下班回家都比别人晚一些,而且由加隆的车接送。反正撒加也不在意他们上了车会去哪,也不关注他们是不是同居了,穆现在过得怎么样,他都多久不关心,现在也没机会去问。
 
Minerva的工作室是一栋不高的大楼,撒加的办公室在4层,可以清楚得看见楼下的车流和行人,也看得见穆和加隆在敞篷车里接吻。穆不是意大利人,他也不知道穆来自哪里,他是史昂在中国西藏捡到的孩子,但又不是中国人,所以穆的身世成谜,史昂也用自己的方式教育他。所以穆的思想很保守,现在却能随便和人接吻,在撒加看来莫名的反感。
 
最近,穆把长发束了起来,他的衣着开始有了变化,不再是单调的白衬衣或T恤,他原本是一个和时尚扯不上边的老百姓,工艺人,现在倒越来越像一个正统的设计师,对服装越来越讲究,路过他的身边,会嗅到他用的香氛气味。而且听其他员工所言,穆私下在做自己的设计,每个人都有自己单独的工作间,穆的东西都堆在那,撒加偶然一次路过,发现整理得整整齐齐,没有一点杂物堆放,根本看不出他真有在做设计。反正穆在Minerva五年时光,每年的新品设计没有一次选上他的作品,当然每一年都是撒加负责总审,他始终看不上穆,那种混乱的民族风格,没有家乡的人才会有这么混乱的思念。
 

 

 

 

tbc.

 

评论(4)
热度(8)

© 豆豆甜品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