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甜品店

我爱吃小甜饼

Final Design。#2


#2
 
 
 
 
 
 
 
 
 
 
 
 
穆和加隆认识的时候,还以为是撒加精神分裂。撒加有精神分裂的一面,穆高中时见过一次,后来他建议撒加做了心理治疗,就渐渐好转了不少,所以加隆出现时,他还以为撒加的病又发作了,没想到最后是自己弄错,闹了场啼笑皆非的笑话。
 
加隆让撒加给自己安排点事做。业余采购,负责在各种奢侈品店淘选饰品到Minerva的专卖店搭配服饰,商业街很方便掩人耳目,刚开始工作的那几天,撒加让穆去当加隆的帮手,加隆一见是这个错认过自己的小助理,觉得他很有趣。
 
于是穆成了加隆的模特。穆有些微胖,脸颊带着婴儿肥,少了点模特应有的气质,不过加隆正巧喜爱他这样的长相,配自己选的衣服刚好,穆是一个为他量身而定制的衣架,加隆见过的大牌设计师都喜欢骨干的美人,有的颧骨已经极端突出还在化妆时打上浓重的阴影,更显得骨瘦如柴。大概就像他哥喜爱沙加那个款式的人一样,既是设计师又是天然的模特。
 
两人刚合作的那天,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在街上走了很远的路,正想在路边歇一会,穆发现有些不对劲。
 
“是不是有人在跟踪你?”当时,穆注意到一直有几个熟悉的身影徘徊在附近,像是跟随他们,他没有仇人,那一定是冲着加隆而来的。
 
加隆装出不以为意的模样,其实心里很清楚,他一路都在被人跟踪。
 
“对。”他对着穆的耳朵低语。“拎上东西,我数一二三,我们就跑。”
 
加隆的话就像一阵风呼啸而过,他拉着穆起身狂奔,穿过一条街的大小人潮,后面是穷追不舍的几个墨镜男。
 
生活就像动作电影,随时会让你扮演不得已的角色,为了躲避追击,加隆和穆躲进一个拐角进了小巷,他披上口袋里挑选的衬衫和方巾,戴上帽子,看背影已经成了另一个人。几个人冲了过去大喊着:在那边。他们不经意地朝巷口一望,两个男人在激吻,非礼勿视,唰地赶紧溜了。
 
等这帮人已经跑远,加隆放开了穆。
 
“………!!”穆喘不过气,他刚才被强吻了两分钟。虽然脱离了陷阱,可是这种方式太激烈,他承受不了,他只是无辜的平民一个,“等等,他们为什么追你?”
 
加隆戏谑地笑了笑,“说来话长,不过你的反应可真大。”他擦着嘴角,被受惊的穆咬破了一个口子。
 
很快穆知道了加隆的身世。加隆在西西里岛长大,来自黑手党家族,撒加也是,但是十多岁就离家出走,脱离了控制,而加隆却依然留在那个危机四伏的家族。这些事,以前都没听撒哥提起过。加隆的敌手之一是一个叫拉达曼迪斯的黑手党,两个家族敌对,长期展开械斗,拉达更是视加隆为死敌,一定要亲自对阵。但在一年前,加隆选择离开家族,之后在敌方的眼里,就成了一个下落不明的人。他们听说加隆在米兰过着逍遥的日子,很快就追查了过来,所以才会在街头追杀疑似加隆的人。
 
“抱歉,刚才弄伤你了。”穆愧疚道。
 
“没事。”
 
那天迫不得已的强吻发生之后,加隆意外的喜欢调戏穆,每过几天,就越发得寸进尺,也许是一见钟情吧。刚开始加隆只是想玩玩,穆是他从没接触过的新类型,不料穆没有回应,让加隆越来越深陷,越来越认真。
 
穆住在他曾经的大学附近,一个建了两百多年的旧院,基本被一些年轻人租去当新手设计室,附近有一家便利店和几家快餐厅,相对商业街是一个环境安静的地方。为了拿衣服加隆造访过一次,认识了和穆同住一层楼的室友,米罗和艾欧里亚。他们看见加隆还很吃惊,调侃他竟然破天荒来帮穆拿东西,是不是回心转意终于发现了穆的好,让加隆一头雾水。
 
原来米罗和小艾把加隆误认为是撒加了,澄清之后,加隆从他们的口中得知,穆一厢情愿地喜欢撒哥很久,不过他们不知道具体是多久,而且穆没提过这件事,是他们看出来的。
 
很快在回公司的路上,加隆问起:“你喜欢撒加?”
 
穆知道加隆刚才在公寓里和米罗他们聊得很开心,以他这张脸出现,他们会谈起撒加也很正常。他没有隐瞒:“喜欢过。”
 
加隆问:“现在不喜欢了?”
 
“嗯。”其实穆也不知道,他究竟放下了没有。
 
“你的意思是我有机会咯?”
 
“也许吧……”
 
加隆又观察了一阵子,穆和撒加只是上司与下属、普通朋友的关系,除了工作、见面打招呼以外,很难得说上话,更别提会有什么暧昧,若不是由米罗和艾欧里亚提醒,加隆根本看不出穆有单恋对象。穆整日忙于工作,如果还喜欢撒加,也只是一个改不掉的习惯罢了。所以加隆的机会很多,他有空就送穆回家,每天一起吃饭,就这样日复一日,在情人节前夕,加隆打动了看似古板的穆,决定在一起试试。正好撒哥也有了对象,看上去两全其美。
 
交往之后,加隆为了好好表现,每日都开车接穆回家,但始终没有留下过夜。某一日。
 
“这是我送你的。”
 
加隆递过来一个高档的首饰盒,包装已经被他自己拆了,穆翻开磁铁盖,里面放着一个银色的细金属手环,盒子的内部,印着Cartier的字样。挑什么不好呢,偏偏挑选了男士手镯,而且太细。上次加隆在情人节送戒指,穆以不方便为由,没有戴,所以他一直想再送一样。
 
“别再告诉我会影响你的工作。”
 
加隆取出它,不知是在哪按下的开关,手镯如同手铐一样张开。咔嚓一声,它已经拷住了穆的手腕。
 
“这要怎么取下来?”穆左右翻转了一下,发现尺寸刚好吻合,一股金属带来的冰凉与被禁锢的感觉席卷而上。摆弄了一会,找不到那个所谓的开关。
 
加隆笑着说:“这是一对的,需要另一只磁铁吸引才能解开。”
 
原来还有这样的构造,穆有些小吃惊。之前就听说过这类的首饰,大概含义是绑住一对爱侣,只有对方才能解开手镯上的爱情咒语。
 
“那你的呢?”穆问。
 
加隆伸过右手,手腕上戴着一样尺寸的金属环。还可以顶在了穆的那一只上,轻轻一碰,两边的开关都松了一条缝。 
 
不过当加隆放手时,手镯又自动锁了回去。
 
“你…”穆还没看清是怎么构造的呢。
 
加隆拒绝再谈,反正是不会让穆摘下这款情侣手镯的。他打开车门转移了话题,“今天该请我去你家坐坐了吧?”
 
穆婉拒:“下次吧,今天晚了,而且房间里还堆着东西。”
 
他知道加隆想要什么。穆想等他们的感情再稳定一段时间再说,现在还没法把一切都交给对方。下车前,加隆将他拉过来又亲了一阵,感觉到加隆霸道的吻里有一丝不悦,又说了声抱歉才回家。
 
相敬如宾的交往就这样持续了下去,加隆很想更进一步,偏偏穆又忙得厉害。
 
Minerva总部工作室。
 
撒加认识穆的桌子,穆进入工作室五年,一直待在服装手工部,他做的最多的就是首饰和衣领,桌上堆着别人的设计图,还有动物形状的圆珠笔等等,但是他人却不在。
 
专心在缝衣服的那个女员工扶了扶眼镜,“咦,撒、撒总!”
 
“他去哪了?”撒加的眼神指了指她旁边的那间。
 
“穆啊,他去洗手间了……我还以为是加隆先生来了呢。”女人依然在嘀咕着。
 
这很奇怪?难道这一工作的人都已经默认只有加隆会来找穆?恐怕她们都不知道穆之前单恋的人是谁吧,撒加嘲了一声,到了走廊上等着。五分钟以后,还是没人从洗手间出来,他忍不住去看看。
 
“今天一起去吃晚饭吧?”
 
“嗯,好啊。”
 
“我定了位子。”
 
“在哪?” 
 
在洗手间外面,加隆与穆走在一起。透过磨砂玻璃窗,看见他们贴得很近,撒加又走进了一步,想打扰他们。看见撒加不怀好意的出现,加隆拉着穆离开,穆又支开加隆回到工作间里。没一会,撒加板着脸进来对他安排工作上的事,还压着嗓子警告他:“你和加隆在公司里最好收敛一点。”
 
“抱歉,我会注意的。”
 
穆露出尴尬的神情,撒加满意地离开了。不过是找了个替身,就这么迫不及待地在公司里恩爱,是想传得人尽皆知?
 
又过了几天,撒加发现加隆和穆依然形影不离地黏在一起,周围的同事的确都知道他们是一对,这让撒加莫名地心烦意乱。就在这时,Minerva一个设计师D·M先生正为了新品宣传要出国一趟,临时需要一个助理,希望总部安排个人手同他一起出差,撒加二话不说将穆叫来了办公室。
 
“下周你陪D·M去英国出差一趟,做他的助理。如果你表现得不错,也许他会很看重你。”
 
听撒加的意思,是希望穆跟着去学习经验。穆好像从没想过会和D·M先生这样知名的设计师有过交流,看来是撒加有心安排的。
 
“好,这得去多久?”
 
“半个月,你的费用我会报销的。”
 
“真的?谢谢你,撒哥。”穆一下展开笑颜,他带上撒加办公室的门:“我们下个月见。”
 
撒加松了口气,这样一来,穆人不在公司里,他眼不见心不烦,也不会有人在他眼皮底下秀恩爱。这件事刚通知了半天,办公室便被人撞开了门。
 
加隆扔了一张崭新的申请表在他桌上:“我需要请假,半个月。”
 
“不可能。”撒加看也不看便下意识地回答。
 
加隆嘴角扯了扯:“我不干了。正愁没时间度蜜月,我会跟着穆一起去伦敦。”
 
听见穆的名字,撒加更觉得烦躁,为了穆的事和兄弟没必要争吵。他扯过了假条匆匆签字, “那么随便你。”
 
“OK,谢了。”
 
加隆大笑了几声,很期待接下来的半个月,和穆去英国会是多幸福的事。加隆陷入热恋的样子太蠢了,撒加倒是很想知道,穆能和一个替代品交往多久。
 
D·M先生是Minerva出品的时尚杂志Aphrodite的主编,是相当有才华的一个设计师,土生土长的意大利男人,他的作品都带着阴郁而华丽的哥特风格,又综合了文艺复兴时期的元素,他最出名的就是他的面具设计,因此被称为Death Mask,曾经在别人以为他江郎才尽的时候,他成功地用这本风靡时尚圈的杂志捧红了自己,同时一个和D·M先生长期合作的签约男模,外号就叫做Aphrodite,在欧洲的人气很高。他们和穆、加隆一起出行,四个设计师和型男,就像度假一样。
 
飞机上,阿布罗狄发现,穆袖口下面若隐若现的手镯分明和加隆戴的是情侣款。
 
他偷问道:“那就是撒加总监的弟弟啊,你们是一对?”
 
穆一时没有说话……阿布笑着:“诶呀,你承认了。”
 
他贴近穆的耳廓说:“你们进展到什么地步了?上过床了吗?”
 
穆更加语塞。
 
“不会还没有吧。”阿布笑得很暧昧。 
 
“别拿别人找乐子。”阿布的头被迪斯轻敲了一下。
 
打断了这尴尬的话题,不过阿布还不忘提醒穆:“这么好的男人,你可要好好把握,磨磨蹭蹭地会被别人下手的。”
 
不过穆并不反感阿布,阿布开朗健谈,性格外向,很快就把穆当成了密友,一路上谈天说地,分享自己的破事。他们的行程很紧张,一个月都被安排得满满当当,包括了近十天的拍片过程。每晚一回到酒店,穆就累得不省人事了,别想有什么其他活动。若是晚上想做点什么,第二天就没法工作,会给D·M先生带来很大的麻烦。
 
穆这么跟加隆解释过,所以他们的英国之行就什么也没发生,到了最后一天,才稍微放松了下,出去吃喝玩乐。晚上在双人套房里,穆专心地用借来的草稿纸绘图。
 
“你不觉得这半个月的旅程太空虚了吗?”
 
穆一本正经地回答:“怎么会……实在太有趣了。今天我把自己的想法与迪斯分享了一番,他觉得很不错,希望我回去之后把作品拿给他看看,阿布也很有兴趣。”
 
大概就是迈向职业设计师的第一步吧,原本穆早就想放弃了,现在却觉得自己充满了活力。迪斯是个吊儿郎当的设计师,但认真起来又很有风度,而且他的想法很特别,还很欣赏穆,还想推荐他。所以穆兴奋得一晚上都在绘图,还打算把之前的夏季服饰设计改一改。加隆看得出他的投入,一直没打扰,可今天已经是呆在伦敦最后之夜了,他一定要做点什么。
 
“我们难得出来旅行一次……”加隆倒在床上。
 
“这一次可不是旅行。”穆解释,“如果你想去哪玩,以后我们还有机会。”
 
“以后?”加隆忽然觉得很遥远。
 
穆站了起来,这一次是他不对,他也知道加隆特意翘了工作来陪自己,可是他忙得不可开交,几乎没有考虑到加隆。他拎起迪斯今天送他的自己的纪念品,一个D·M出道时设计的面具,富有他的黑暗风格,但是此刻显得滑稽极了。
 
“你想参加威尼斯的嘉年华吗?”
 
提到这个,穆好像很多年没去过米兰以外的世界,每天守在工作间里都快崩溃了。
 
穆爬到了床边,看来手里的面具已经让他进入遐想,“或者佛罗伦萨的艺术节也不错。”
 
加隆拽过他按在身下,拿过面具戴上。
 
“下次跟我回希腊老家好了,意大利的每个角落我都去过。”
 
“我小时候也去过那些地方。”那是随同养父旅游的往事,穆已经快不记得了,现在二十年过去,去过的城市又会变成什么样?“去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去。”
 
穆触碰了面具上的晶片边缘,慢慢地摘下,就像在面具狂欢节的现场,俘获一个装扮成公爵的贵族,避开了所有的歌舞升平,来到只有他们二人的天台,交换着柔情蜜语。
 
“那你想和谁去?”
 
穆沉吟了一阵……
 
“……和你吧。” 
 
高中时,史昂去世,原本的房子被卖掉,他住进撒加家,不过那段时光持续了没多久,他们很快就发现了对方的性向,关系也变得很微妙,很尴尬,穆不想给撒加造成困扰,一考上大学就搬了出去。不过他还记得,当时在撒加的身边,他提到自己关于设计的梦想,撒加暧昧的说,会带他去希腊旅游。但是这件事,却一直没实现。没想到再次提出来时,却是经由加隆的口中,若不是替代品,又怎么老做替代撒加完成的事。
 
加隆很高兴,兴奋得埋下头亲昵,等他心满意足地放开,穆早就闭上了眼睛,传来微弱的呼呼声……
 
竟然睡着了……
 
睡着了……
 
画了一晚上的草图还散乱地堆在酒店桌子上,他肯定很累。算了,就让他休息吧,回去之后再找个时间和他好好谈谈,他们总该有一天好好在一起一次。加隆很快睡去,梦里出现了两人一同在爱琴海旅游,依偎着,缠绵着的片段。

 

 

 

 

tbc.

评论
热度(7)

© 豆豆甜品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