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甜品店

我爱吃小甜饼。微博@刘小沏♡晋江@刘沏

Final Design。#3


#3
 
 
 
 
 
 
 
 
 
 
 
 
通过3月初的这次同行,迪斯很看好穆。在穆给阿布换装时迪斯就发现了穆对服装的敏感程度,他绝对不是个简单的服装助理,每一个细节都打理得精准无误,甚至不需要迪斯指点,只需要他简单的一个指令,穆就能让阿布的造型完全契合自己的幻想,如果不是撒加亲口所说,穆只是一个服装助理,迪斯恐怕会觉得穆是一个大牌的造型师。只是穆太低调了,迪斯在Minerva呆了八年都没听过这号人,一听说穆自己有设计衣服,迪斯便马上想看看穆的作品。回到米兰,穆第一时间赶出了他今年企划的夏装设计图。
 
迪斯过目之后,还想看更多的曾经的作品,穆便把以前的设计找了出来,他好多年没一头栽进去研究了,这些早就被撒加PASS掉的“失败品”,他都全藏了起来堆在箱底。迪斯把穆从大学时代,近七年的作品叹为观止地从头看到尾。
 
穆前期的风格徘徊在摇摆不定的阶段,加入了一些中国藏族或者是中东的民族元素,但是又不完全融合到某个民族之中,据说穆这是幻想自己真实的故乡而产生的灵感,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养父所说的故乡帕米尔在何处,他从小都在思考,所以满脑子也很乱。
 
单独看穆的衣服,当然会给人不伦不类的感觉,而且还会让人产生他在模仿别人的错觉,尤其是Minerva还有一个大名鼎鼎的印度民族首席设计师沙加,再来一个类似的,别人恐怕不会接受。但是穆的后期作品,混乱的风格开始定型,也在慢慢改进,各种布料之间的看似混乱却又完美结合,像是天生在一个梦幻世界的民族一样。连续地欣赏穆的设计,一定会被他带进这个特殊的“民族风格”之中,一个设计师,一旦他的风格形成,那必定就是别人认出他的标志。如同座右铭一样伴随着他,穆的作品里已经有很鲜明的个性,而且十分明显,这是很难得的事。
 
迪斯选了其中一些他喜欢的,大概从两百多件设计图里选出了二十多件,让穆把他做过的成衣样品拿过来,他有新的计划了。
 
穆翻了一整天才找出这些回忆,没想到这些私密的衣服还有派上用场的一天?D·M先生这是想做什么呢。阿布被迪斯邀请过来一同来参观穆的作品,阿布拎着飘飘的衣角爱不释手,简直立刻就想让穆和自己合作一次,他绝对能穿出穆想要这个韵味。
 
于是,迪斯在三月的Aphrodite新刊上推出了穆的设计,派人给穆做了专访。同时和自己新品专栏放在了一起,除此之外,D·M先生还大力好评的造型能力,他的模特阿布这一次拍摄就是由穆亲自打造的,如果想预约穆先生做造型,可以随时联系杂志社,顺便让穆赚点外快。看来Aphrodite有了新宠,Minerva也又有新的设计师了。这是穆第一次被人看中,而且上了杂志封面,加隆还买了一百本样刊回家堆着。
 
但是穆没想到的是,撒加在背后帮他拒绝了所有的记者采访。尽管如此,穆的曝光还是在当季引起了一定的关注。
 
这一天,穆碰巧在走廊和沙加见了个面,沙加正往门口的垃圾回收箱里扔垃圾,他喊了一声,沙加冰冷的神情转而柔和了许多。
 
“你还是老样子,怎么把大学时代的东西翻出来了?”沙加转了身。
 
穆差一点没听懂,这才想起,迪斯选中了他大学时的旧作品,登载在当月杂志里,沙加是他大学好友,同住一屋檐之下,穆每天做的什么衣服,他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沙加疑惑,穆早就放弃了他那些梦想,这会突然上了杂志,怎么说都有些奇怪。
 
“那个面具设计师没有和你发生什么吧。你们一起去了伦敦?”
 
言下之意,穆是勾搭上Aphrodite的主编,知名的设计师了……穆忽然感到反感,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不好意思,穆,是我想多了,你喜欢的类型一定不会是D·M那个邋遢的胡须男。”如同把穆的兴趣了解得了如指掌一般,沙加笑了笑,擦身离开。
 
是啊,沙加从来都知道他喜欢的是谁,只是现在都过去了,他不该再像从前那么想,难道沙加认为,他和加隆交往是由于和撒加相似的容貌吗?穆叹了口气,同时无意识地瞟到了垃圾回收桶的盖子,除了这公司里随时产生的废弃布料,就是刚才沙加扔进去的东西,一些杂乱的边角料,一本Aphrodite的新刊夹杂在其中,封面没有完全显露,但他当然认得,那封面是他的作品,模特是阿布罗狄。
 
穆把书捡了回去放好。
 
沙加的作品第一次登上杂志时,穆、米罗和小艾都庆祝性地买了几本,当然不是像加隆这样买了一百本跟别人炫耀自己的爱侣登上杂志一般夸张。当时他们几个同学都是真的为了沙加高兴,他终于迈出了设计师的第一步,也是他们四个人里最成功的一个,现在的小艾在一个小足球队,比赛输得昏天黑地,米罗自己在做重金属音乐,但还没有出过一张专辑。
 
如今他们和沙加不怎么玩在一起了,不再是一个世界的人,连穆也不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Aphrodite的样刊,公司人手一本,沙加却把它扔了,他不屑吗,他大学时就以说过穆的作品没有特色,也许是还秉持以前的想法吧。
 
大学时,穆介绍沙加和撒加认识,因为穆最清楚沙加没日没夜地做衣服的辛苦,他对设计的痴迷让穆很憧憬,为了让沙加早日实现梦想,穆才想让撒加帮他一把。
 
而后撒加爱上沙加,都是后话了,还好他们都不是女人,没变成电视剧里那么夸张的三角关系,而是淡漠地对待这事。沙加起初并没接受撒加的追求,但是他的日子过得不好,他常常饿得吃不起饭,和穆一般高,身材却瘦得可怜,常常需要穆的支援。他所有的经济都奉献给了服装,自己却在二手市场淘一些旧衣服随便穿。穆看在眼里并不好过,他起码还是靠史昂留下的保险金在生活,沙加却是从小孤身一人,比他不幸太多。所以当撒加出现,给出各方面的帮助时,沙加接受了,穆也希望沙加接受这一切,至少不会再饿肚子。
 
过去的某些瞬间,穆会叹息,为什么他要帮撒加牵线,为什么隐藏自己的感情?可每每因为撒加的援助,让沙加过得比从前好一些,穆又会觉得安心,可能是同时爱着一个人,也喜欢着一个朋友。所以穆顺应了这股河流,感情都是你情我愿的事,他阻止不了别人,他只能阻止自己。
 
很快,穆的博客被曝光了,他曾经放出一些自己的感悟和作品在上面,在网络被疯转了几天。
 
一个默默无闻的设计师,终于要崭露头角,很多人都在期待。一群人开始关注自己,穆的生活节奏也因此有些变化。
 
“穆先生,你猜猜楼下发生了什么?”
 
“惊喜?”穆抬头,有人笑着喊他。
 
他匆匆下楼,加隆站在工作室门口,今天他换了辆红色的敞篷Ferrari,比之前黑色的还显眼,而且加隆还捧着一束巨大的红色玫瑰。令人尴尬得不敢走过去了,路边不少围观者看着这浪漫的一幕,这个帅哥在等女朋友吗?
 
穆有些不明所以时,加隆摘下墨镜。
 
“生日快乐。”
 
他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送上鲜花。动作浮夸得路人都在惊叫Romantico。
 
啊,帅哥是个基佬,但是他的爱人也是个美男子。在街头往往这一幕是会被拍照围观的,穆赶紧捧着花回去,他不知道这一切都被楼上的撒加看在眼里。
 
“你太夸张了。”穆向加隆埋怨道。
 
“你不会忘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吧?”加隆啧啧地抱住他,手机却滴滴地响起。
 
“Fuck,我哥的电话。”加隆本打算挂掉,穆却劝道:“可能是工作上的事,你最好接一下。”
 
果真应验了,两人从短暂的浪漫之中恢复了紧张,穆抱着他的花回到工作室,可是无处安放,他找了张椅子放在门口,准备回家时再带走。
 
等晚上工作结束,穆的玫瑰却从原地消失了。寻到楼道里的垃圾桶,才发现被扔在那,他把它们捧起,已经变了造型,失去了白天那样的光彩,加隆看着散乱的玫瑰气得不轻。
 
“这是谁干的?”
 
“不知道,算了吧,”穆说的平淡,其实很惋惜,他不想让加隆送的礼物被这样糟蹋。
 
“对了,撒加那个老鬼,突然给我安排了一堆事,简直是疯了。”加隆闷闷的,皱眉说,“我想辞职。”
 
“那…你得再找一份工作了。”
 
“再说吧。”
 
两人因为这些琐碎的事,心情都有些糟糕。
 
第二天,穆被叫去了总监的办公室。他好久没和撒加说话了,推开门带着忐忑。
 
撒加拱手着撑在桌前,穆一进来他就开门见山地说:“我准备安排你去分部做D·M先生的正式助理。”
 
“这么突然?”而且没听迪斯提起,穆有些奇怪。分部所在地离这里好几个行政区,这意味着他必须得搬家,不然就要赶几个小时的车程。
 
撒加一笑,“他不是挺欣赏你的么?这正是一个你发展的大好机会。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知道你一直等着一个机遇,现在机遇就在你的眼前,你还不满意?”
 
穆怔了怔,开口:“不是,我只是认为……”
 
“我给你一晚上的时间考虑。”撒加凝神看着他。
 
“………”穆有些发愣。
 
“对了,下次别把那些该死的玫瑰带到公司里来。”
 
穆瞪大眼睛,“你扔了我的花?你为什么?”
 
撒加也提高音量反问:“你是第一次恋爱吗?这么引人注目给谁看?”
 
穆无言以对……他的确是第一次正式的恋爱,也第一次被一个人这么爱着。
 
这种感觉很美好,撒加不也是吗,曾经送花不止一次,不过对象并不是自己。在穆他们大学时,每天都有撒加玫瑰寄到公寓里,偶尔让穆帮忙转交,偶尔自己亲自送来,他也用过这么老掉牙的浪漫追求沙加,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在宣布自己的主权。
 
穆离开后,拨通了加隆的电话。
 
“我……也许会被调离去分部。”
 
“什么?”
 
穆慢慢解释:“D·M先生长期都在分部的工作室,撒哥希望我去做他的正式助理。” 
 
这对穆来说无疑是一个好事,加隆想了几秒,回答:“如果你决定要离开,我会辞职陪你一起去,再租一套房子一起住,我可以重新找一份工作,但必须和你在一起。”
 
穆感动地应答着,“这件事我再考虑一下吧。”
 
虽然有点麻烦,不过穆若是能离开老哥,那加隆会觉得很愉悦。他总觉得穆没有把一切交给自己,肯定是因为心里还没有完全放下撒加。只有让他们分开最好。
 
“你考虑清楚了?”
 
撒加亲自出现在穆的工作间,他板着脸。
 
穆点了点头:“嗯,我接受。”
 
加隆支持他去分部工作,而且今天已经跑去那边看房子了,不过还有的忙的,还要搬家。
 
听了他的回答,撒加忽然不安起来。他没有显露,反而故作满意地转身离开:“你可以收拾东西了。”
 
回到办公室,撒加还在心烦,他本来以为穆肯定要留在熟悉的环境之中,然后由他强行调走的。结果穆居然这么轻易就同意调离,以前的穆,拒绝和朋友旅游的机会也会留在撒加身边当他的帮手,他现在好像在故意疏远,差点忘了,他已经移情别恋了。真不敢相信。
 
同时今天撒加接到了加隆的电话,说是要辞职,他没理会。一想到加隆辞职之后,也是在穆身边周转他就浑身不舒服。不知为什么,撒加越来越反感加隆和穆交往,还频繁出现在他的面前,可是撒加既反感,又很想知道这两个人进展到了什么地步,本以为他们是一时兴起做戏,却往往看见他们卿卿我我,简直是自找罪受。现在加隆和穆马上就要一起离开,比翼双飞了。撒加奇怪,怎么他会看得如此不顺眼,明明看不惯穆,要调走他的主意也是自己提出来的,现在他们真的要走,他也不乐意。
 
如果有人要关心穆的生活,照顾他,那个人应该是自己才对,穆曾经很依赖他,凡事都会先和自己商量,轮得到加隆这替身出场吗,现在的穆完全脱离了自己的生活,直到他和沙加正式交往之前,穆还每天都会去他办公室问候一声,而且更早之前,过节还会送一些礼物,发短信搭话,现在一切都消失了,偶尔的关心问候都烟消云散,简直是连普通朋友都不算。
 
罢了,反正穆马上就要走人。他向来独立,谁关心他都是一样。
 
撒加这么想着,却在下班时不由自主地走去穆的工作间。穆果然在收拾东西,桌上已经变得干干净净,他的衣服都堆在纸箱子里。
 
“哎……撒加?”穆问了一声,就继续低头整理,“我今天要早点回家搬东西了。”
 
是啊,撒加这才想起,他听工作室的其他人说过,穆往常都是晚上才走的,今天还没天黑,他就急着赶走,而且他是真的要离开这个工作间。
 
撒加驻留着,忽然问:“加隆不来帮你?”
 
“他今天去找租房了,可能晚点才能回的来吧。”穆回答的语气蛮开心的,看来他和加隆是真的在向往搬走之后的生活。
 
租房?
 
“你们要住在一起吗?”撒加捏紧拳。
 
“是啊。”穆回答得很自然。 
 
“这么多东西,你怎么搬走。”
 
“嗯,我向亚尔迪借一下货车,不过他还在忙。”
 
穆笑了笑,他急着搬东西的事还没告诉加隆,现在倒有些后悔了,如果是加隆,一定会来帮他,要不等明天恩?
 
撒加有些失神,“我送你回去。”
 
“啊?”穆觉得这话从他的口中蹦出来真不可思议,突然停止了手里的动作。
 
“别借什么货车了,我送你。而且我也很久没去你那看看了。”撒加掩饰着尴尬。
 
“是吗……”穆点头。
 
有多久呢,自从几年前沙加从他们的公寓搬走,撒加好像还真的没有再去过他那,也没有理由去了。
 
不等他同意,撒加已经开始帮他搬箱子,一共三个纸箱,都抬到了楼下,撒加把车开了出来,执意要送穆回去,穆也拗不过他,把东西搬进了后备箱。就搭一次车,没什么的。
 
撒加和加隆虽然是两兄弟,但是从他们的车就能看出品味的差距,他们的确有相似之处,也有很多差别。可能别人看来,加隆是他恋爱的替代品,可是穆很清楚,已经没法再把加隆和撒加混为一谈了。他习惯性地上了后座,让撒加难受了一下,原来穆一直都在刻意疏远他们的关系,还保留着以前的习惯。
 
在穆高中时,撒加刚进入公司两年,还是个普通的职员,没车没房,但是出于同情,把突然失去父亲的穆接了过来,住在一间小屋里,互相照料,没想到穆会对他产生感情,穆当时就是个稚嫩的高中生,撒加把那种感情当做小孩胡闹。自从他说过没兴趣和穆在一起之后,也懒得回应穆的一些暗示性的追求,穆就搬走了。
 
之后穆上了大学,撒加慢慢升职,该有的慢慢拥有,但只有在撒加来接沙加回家时,穆偶尔搭一下他的顺风车,也一直都坐后面。大学毕业后,沙加在撒加安排下搬了新家,不再和穆他们住在一起,那之后,穆连偶尔搭车也不再有,但是他一直都记得后座才是属于他的座位。

 

 

 

 

 

tbc.

评论(1)
热度(10)

© 豆豆甜品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