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甜品店

我爱吃小甜饼

Final Design。#4

#4
 
 
 
 
 
 
 
 
 
 
时间过得很快,很快就到了公寓的楼下,穆赶紧搬走东西上楼,撒加又开始发作了,主动帮穆搬了东西回去,米罗和小艾就在一楼大厅里吃饭,错认他是加隆,一看撒加手里抬了一堆东西,米罗还笑嘻嘻喊道:“你们真的要搬去同居啊。”
 
这让撒加闷闷不乐,没搭理那两个。
 
东西都搬了上去。
 
“今天谢谢你了。”穆带上了房门,客客气气地站在门口,他今天整理了一些东西堆得很乱,不想让人看见。
 
“不请我进去坐一会吗?”
 
“那,我给你倒一杯咖啡。”穆犹豫着,重新开了门。
 
穆的房间里除了设计台和人形衣架,还硬放了一对小沙发,但其中一个已经放满了衣服,茶几上也放满了书。房里堆了好几个纸箱子,一看就知道他是准备搬家。
 
撒加曾经觉得,沙加住在这太屈才了。沙加的房间以前就在穆的隔壁,一样大小,他的衣服太多,好多放在穆的这边。这样一个小房间里,却要塞下自己的梦想,根本是塞不下的。原来,穆也一样塞不下,他的房里很拥挤,而且撒加还不允许穆把自己的杂物放在公司,他突然觉得自己那些要求过分了。
 
撒加一直想让沙加搬去大一点的地方,让他专心做设计,沙加却不愿意。他搬走那次,是因为意外发烧得严重,撒加赶过来照顾了两天,还怪罪穆为什么没把这事第一时间通知自己。两天过去沙加的病还没好转,又住了几天医院。撒加就擅自把他东西收拾出来搬走了,还让穆还帮忙装箱,穆一一把沙加的东西规整的分类。
  
那时候的穆在想什么呢?他会嫉妒吗?就像现在撒加嫉妒他要把东西搬走去和加隆同居一样。撒加本来也不想承认他现在的烦躁是因为嫉妒。
 
撒加胡思乱想着,穆端来他冲的速溶咖啡。
 
“久等了,这是我以前的杯子,很久没用了,是干净的,别介意。”
 
“嗯。”撒加随意地回答,却觉得杯子很眼熟。杯子上是印着很老式的绵羊图案,尘封的记忆被唤起。那是穆高中第一次搬去撒加身边住时,他买给穆的新杯子,还是他们一起在楼下的便利店选的,当时便利店的老板还调戏他俩是一对,撒加还不高兴地解释说不是,穆开玩笑说,被误会一两次又没什么,弄得他更不愿意,从此以后,穆再也没有开他玩笑。
 
他们以前同样住在一个不大的公寓中,他知道穆的梦想,他说以后会搬去一个超大的别墅,整整一层楼会成为穆的设计室,真像是个笑话,他还说过很多,也许正是这些给了穆温暖,让他的感情一点点变质?撒加不知为什么突然想起了这些,而且连贯性地毫无预兆地出现在脑子里。
 
都是因为穆竟然还留着这杯子,他不会还留着别的什么吧。
 
“穆…”撒加咳了几声,鬼使神差的问:“你还爱我吗?”
 
“………什么。”穆微微吃惊,还笑得尴尬,他侧过头,“我当然不爱你了。”
 
他说的很轻松,很释怀,也总算找到这个机会和撒加说清楚了。
 
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撒加失落得不敢相信。穆不喜欢自己了,那他为什么和加隆在一起?为什么偏偏找上他的双胞胎兄弟,这难道不是还爱着他的证明?
 
穆补充了一句:“以前的我的确很喜欢你。不过现在不会,你没必要觉得困扰。”
 
他很久之前就知道自己没可能,慢慢地放弃了。撒加不喜欢别人误会他们,穆也相当的注意言行举止。但是他的生活里,始终就那么几个朋友,很单调,也没能有机会遇见个喜欢的人,所以他避免不了对撒加有关心,这都是习惯而已,现在他不是已经不再那样了吗?都多少年了,再怎么爱也是会淡的。
 
“我们现在都不是单身了,还是保持点距离,我怕沙加会误会。不过,我们还是朋友。”穆长舒了一口气。
 
撒加有些嘲弄道,“保持距离……我为什么要和你保持距离?难道不保持距离,我就会对你做什么?”
 
穆笑着摇头,“怎么会,我知道,你不可能做什么的。早点回去吧。”
 
他看了眼手表,笑容里带着疏离的礼貌。
 
撒加又冷笑了一声,他多久没来过了,多久没单独相处了,穆竟然这么希望他赶紧走,他不是应该再多问问,要不要休息会,咖啡味道怎么样?
 
撒加喝了几口咖啡就自讨没趣地离开,一路上想打沙加的电话,以为甜言蜜语几句能让心情变好,不过实际上,沙加是不怎么说情话的人,打了几次电话终于接通,原来沙加临时去了贝加莫一趟,明天回来。撒加颓唐地挂了,他的情人是个爱善作主张先斩后奏的人,不会事事都跟他报备。这一点上,不是那么体贴,乖顺。
 
撒加断断续续追了沙加几年,花了不少心思才得到这孤傲清高的人,正满足了他的征服欲,这本来应该是最好的结果。那这股巨大的失落感,空虚感又是从何而来的?
 
如果当初他接受了穆,会怎样,穆还会像以前那样关心他、甚至更关心他?就像高中那会,他会牺牲自己的时间去做晚饭,会主动安慰他工作上的失意。若真是那样,大概好几年前,穆就会搬出这里和他在一起,也不会有加隆插足,撒加会帮穆介绍许多知名设计师,让他早点成名,早点踏足他想去的世界,而不是每天给别人做衣服。然而,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如果,穆已经属于其他人了,应有的关心都只能由别人给予了。
 
他还是没法相信,穆有一天会亲口说出不爱他了这句话。
 
穆已经不在原地等待了,不仅是感情,连他的设计之路也离开了原点,开始了新的生活。
 
内心五味杂陈着,撒加的车驶向自己在市中心的越层别墅。车停进车库,熄了火,他突然反应过来,家里钥匙留在公司,他急着送穆回来,没拿包……糟透了,一切都糟透了。心情一差,什么麻烦事都会找上自己,只得又回头去公司,一路上还堵塞了一会。
 
撒加身心俱疲,留在办公室没走,也没有开灯,借着月光挑了瓶葡萄酒。他觉得身体很累,可能最近太紧张了,想休息会。
 
翌日一早,加隆赶回了穆的公寓里小憩,让穆去帮他递交辞职信。他们马上就要离开这,该忙的事还很多呢。穆来到公司,他的房间已经快空了。
 
他直接去敲撒加办公室的门,却没回应,穆偷看了一眼,才发现他扑在桌上睡着了,放了信就走吧。可是走进去,穆被眼前的狼藉吓了一跳,办公室里一股浓烈的酒气。地上三四个空荡荡的葡萄酒瓶,标签都还残留在木质瓶盖上,散落在垃圾桶的周围,桌上连个高脚杯也没,难道这些都是他直接对着嘴灌进去的吗。 
 
穆吸了吸气,轻推眼前的人:“撒哥,你酗酒啊,怎么弄成这样了,昨晚没回家?”
 
撒加在公司的形象向来很整洁得体,他这么喝酒一定是遇到了极度不顺心的事,昨晚离别后大概发生了什么。穆想帮忙收拾一番,但又觉得不妥,只得先放下了信封。
 
撒加突然醒了,穆被一把拉住。他站不稳地往后仰了一步,靠在桌边。
 
“怎么了?”
 
两人好像离得太近了。
 
撒加头痛欲裂,但他已经消去了酒劲,意识到一夜过去,穆居然出现在他面前?
 
对视了几秒,空气也僵持了几秒,撒加出声道:“别走。”
 
“……?”穆尴尬地甩开他的手,对于这莫名其妙的话,他嘴角的微笑也凝固了。“什么意思?”
 
撒加又清醒了几分。
 
“我让你留下来,听不懂吗?”
 
“什么?”
 
撒加握了握拳,命令式的口吻:“暂时别去分部了,最近这边很忙,我大概需要你留下来。”
 
“别开玩笑,我忙了一晚上。”穆被他的态度弄得生气,不过忍了下来。
 
撒加也低吼道:“那你想怎么?让我辞了你?” 
 
“不……”穆又难以违抗了。用辞职这个条件威胁他,往往他都是会妥协的,他不能失去工作。
 
穆为难的样子让撒加有些心软,声音也柔了许多,扶着剧痛的额头,他低声说:“东西我会派人帮你搬过来,今天你先休息吧。”
 
“嗯,是。”
 
穆拿起信封准备离开,然而看撒加今日这么不对劲,他又停了脚步,顺手捡起了地上的酒瓶子,归类。恐怕撒哥是和沙加闹了点不愉快才会如此?穆很少看见他这模样,果真还是忍不住帮他一把,撒加的办公室应该是整洁庄重的。
 
“你怎么在这?”
 
门开了,沙加带着讶异的声音出现,看着穆佝偻下身子,办公室里又一片惨乱,他毫不犹豫蹲了下来,“我来吧。”
 
这儿应该由他打扫的,再劳烦穆恐怕不太好。若是穆心里还有撒加,要替他把办公室也打理得干干净净,那就另当别论了。
 
“呃……我先走了。”穆一句也没多问,马上离开。
 
穆一出门,沙加紧捏着手中的空瓶:“这是什么情况?”
 
一股难闻的味道,屋里还是两个关系不寻常的人。
 
撒加拧了拧眉:“什么也没发生,他刚进来问我工作的事。”
 
沙加的脸色平淡了一些。
 
“你再说一遍?不搬了?”电话的另一端,加隆的声音格外大,他一定紧皱着眉头发怒。
 
“我也不想这样,加隆。可是你哥的脾气我没法猜,他又另有安排,我不想被炒鱿鱼。嗯,是啊………好了,别生气,今天我休息,想要点什么补偿?我给你做通心粉?”
 
穆不断地安抚着,加隆为他们马上搬家的事忙了一天,却突然又不搬了,加隆是个急性子,当然会不高兴。
 
加隆好像真的生气了,骂了几声之后,声音冷淡:
 
“我现在离开你这了,我还有事要忙。”
 
“那今天……”
 
穆没有说完,听筒里却已经是嘟,嘟……
 
的声音。
 
加隆冲出了穆的公寓,上车,去兜风。凭什么他忙了一天,穆为了撒加一句话就可以放弃他们之前的计划,老哥的意思就那么重要吗,违抗了就不得了吗,不就是简单的辞职一事?急什么?没了工作还有保险金,又不会饿死,Fuck。越想越气,他怕穆再打过来还关了机。
 
联系不上加隆,穆也关机了。
 
回到堆满箱子的家里,穆开始把东西一一整理归位。还有一些要搬回公司的,真麻烦啊。两个小时前,他还在幻想着搬去了新的屋子会是怎么一番情景,居然要和那个任性的男朋友同居了,以后每天去哪吃晚饭,要做点什么?现在又成了空想一场。
 
他不是生来就这么愿意随波逐流,他只是觉得,还没有等到一个好的时机去做对的事,就宁可一直等着。就像他热爱服装设计一样。
 
他总是觉得,真正的机遇还没到,就让别人抢了先。他没那么争强好胜,总觉得该来的就会来,不该来的就不会来,没必要强求。所以,他的爱情,是一场纯粹的单恋,他没有像某些人一般去热烈地追逐,追求的太多了会很累的。所以,在大学时期,每一次设计作品展,穆都不会刻意去和沙加竞争那唯一的名额,他知道沙加非常需要那笔奖金。
 
今年的新品设计,穆时隔两年又一次参加。以前的记录,往往是直接被撒加总监PASS掉的,但是他一直没放弃,每年还是试着参与。直到两年前的一次事件,穆的作品被选入新品设计单,公司却临时变卦,撒加提出要穆和沙加合作,因为新品单的数目有限,他不想让穆这种初出茅庐的设计师成为主打,会让曝光度、关注度降低的。
 
结果那次合作之后,穆的创意被借鉴,和沙加一起做了一批服饰,本以为设计师的名单上会出现穆的名字,最后公司却将穆的部分掩盖了,那成为了沙加的独立作品。
 
穆私下听人讨论,这是为了炒作沙加设计师的名声,当然是撒哥的意思,穆本来想去问个清楚,但当时并不是一次大展,很快就被人遗忘了。沙加时候还道了歉,穆不想因为这破坏了他和沙加的友情,不想让撒哥觉得难做,也不想给公司带来麻烦,只好不再追究。的确是件小事,在一个设计师的生涯里,这种事不过是人生必经之路,他没必要追根究底的。但是也因此,穆不再参加公司的新品设计,避免再次出现这种情况。也许在设计上,他没那么一意孤行风雨无阻地想要出人头地,所以总是让别人见缝插针地利用。
 
如果他的养父史昂没有留下让他加入Minerva好好发展的遗言,如果当初没有喜欢上撒哥,穆恐怕不会来参加Minerva的面试的。如今他在这都成了习惯了……再等等吧。他肯定会等到属于他的那次机会,肯定,在将来某一日。
 
加隆赌气后,跑去西西里找兄弟浪了两天,也没有来公司上班,不过穆的电话每天还是不间断地打过来,还有一些关心他的短信,加隆心里异常的满足。就离开了三天时间,加隆忍不住奔回米兰道歉,他把穆从工作间里拽出来一路拉上车。
 
“我去冷静了两天,果然没办法扔下你。”加隆闷着头,带着紧张。
 
穆忍着笑意:“你不生气了吗?”
 
加隆紧握着他的手:“现在我在西西里岛的朋友都知道你了,还知道你在折磨我,总有一天我会带你去见他们。”
 
“我何时折磨你了?”穆调侃地笑着。
 
“难道没有吗?”交往有一阵子了,还只是亲亲嘴的程度,还担心穆的心里有个旧爱,谁能不着急,加隆放声说,“不谈这个了,这一次回去我差一点遇见天敌,不过我倒是很想他赶紧追过来,这样我就能借口把你带去我的家乡旅游,躲进爱琴海里。”
 
“啊……”
 
加隆目不转睛地盯着穆,情不自禁地拥吻上去,不准他再嘲笑自己的认真了。
 
一场漫长的亲吻之后,两人的身上带着挑逗的气味,穆才想起这是街边,不能玩得太过火了。他松开加隆,指了指公司门口放出的告示牌。
 
“对了,你看那个。”
 
加隆不以为意地看去,是甄选新品的时间通告。
 
提到设计,穆又腼腆的笑了,“明天你可以来现场看我的讲说,说不定我今年会成功。”
 
“一定的。”加隆又吻住他。
 
穆都错过多少年了,今年一定是因为和自己相遇,才会开始新的生活,新的态度,这一次摆脱了以往的心态,肯定能成功。
 
次日的甄选,穆抽到了一个压轴的排序,今年在场的除了撒加,沙加,D·M先生,连掌门人纱织都来观察,无疑让气氛变得更严肃,纱织小姐的眼光听说比撒总还有挑剔,一些参加的员工已经在开场前放弃了,纱织也始终没有在过程里中意谁,穆有些小忐忑地放映出他自制的PPT,刚重振旗鼓的,就遇上纱织亲自来总部甄选,真是巧。
 
穆开始放出他的草图和成品照片,尽量保持一种平和的语调。不小心看见下面坐的一排人,纱织几乎全神贯注地在看他。
 
“这是我去年的构想,在情人节之后又重新作画,挑选了一个月的布料决定的,后摆这一块是印度薄纱和欧亘纱的结合,印度薄纱一度被称为用空气、流水和晨露织成的布,这一部分十分轻盈,前方耷拉的流苏却又欲盖弥彰地掩饰着此处风情。”
 
“……这一条也许更适合年龄在40岁左右饱含韵味的女性,上一条裙子更适合年轻时的她……”
 
“这一种不同文化的融合,我已经尝试结合了很久,借鉴了一些民族风的元素,但我认为她是一个存在于理想状态的民族。”
 
随着穆在上面夸夸其谈,台下的迪斯主动给纱织翻阅出他带来的月刊,纱织这才发现,她之前很欣赏的那个新设计师正是眼前的穆,他的风格看多了果真特别,迪斯和纱织已经达成了默契。
 
“穆。”
 
穆突然被打断。他有些不解,这是第一次他参与设计展时,沙加打断他的话。
 
“胎藏界曼陀罗心中的莲花是世界的子宫,你的灵感来自于这里么?”
 
“……”
 
“我也曾经以八瓣莲花为创意灵感的图案描绘了佛教徒的信仰,不过我是印度人,更能够体会这其中的含义,你一直说你有一个理想中的民族,所以你在借鉴其他民族的风格,还是刻意地混合?你应该知道,每一个民族的信仰都是是不容玷污,这样可能会造成别人的误解。”
 
四下开始有了一些议论声,而穆和沙加之间的那一段空气却紧紧凝固着,氛围尴尬得不得了。
 
纱织理了理裙子站起来,“停,请暂时停止解说吧。”
 
“纱织小姐。”穆的眼睛从沙加身上移开,面对上女子的目光。
 
“你叫穆先生,是吗?”纱织主动走上去与他握手,“我想见见你,我能请你吃一次饭吗?”
 
穆有些不知所措,纱织回头:“迪斯,你可也要来。”
 
“当然。”迪斯大笑。
 
纱织很兴奋,她很想和穆这个天才设计师谈谈,她都多久没见过这么耳目一新的东西了,这是她决定改革Minerva传统风格的大好时机,竟然如同奇迹一样出现了一个穆先生。他在Minerva呆了很久了,以前怎么没听说过他……
 
甄选就这样告一段落,纱织对穆相当热情,和他聊了好一会,留下了联系方式,约定明天见面,然后穆就被同样兴奋的加隆揽走。
 
纱织在门口叮嘱后一步出来的撒加,一定要好好包装穆,她真的太喜欢他了。
 
撒加转身和沙加并肩离开,沙加在他身边淡淡地说:“看来这次的设计我得缓一缓了,这一次不会主打我作品吧。没想到穆会是公司的黑马,我都忘了他还在自己做衣服呢。你打算怎么炒作他?”
 
穆被纱织看中了,撒加却心烦意乱,觉得穆离自己越来越远,不再是那个单纯的穆。他不耐烦地说:
 
“该怎样就怎样,可能那女人又心血来潮了。”
 

 

 

 

tbc.

评论(3)
热度(10)

© 豆豆甜品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