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甜品店

我爱吃小甜饼

Final Design。#5

 
#5
 
 
 
 
 
 
 
 
 
 
纱织和撒加交流了很多,有点想让穆一炮而红的意思。她觉得穆可以被打造成Minerva的新设计师,带动品牌向夸张设计的转型,不过撒加只是简单地应付她,他根本没打算捧穆。撒加潜意识里不希望穆是耀眼四射的,但还是他的才华应该被私藏、被埋没么?被他一人。
 
“把你的资料填两份,交给我。”
 
撒加将两份崭新的白花花的表格放在桌上,穆端坐在他桌前慢慢照填。
 
“撒哥,还要写我的主页?”
 
“网络联系方式。”撒加急声解释。
 
穆写好了之后,交给他,又欢快地奔了出去,眼底都是喜悦的光泽。穆很久没这么神采奕奕了,像是刚考中大学似的,据说是因为今天纱织要请他吃饭,又要让他登上下两个月新刊。撒加望着穆留下的资料,真无聊……他随手一扔。
 
到了晚上,撒加又重新捡回那份资料,看了又看。
 
生日,3月27日。原来上个月加隆送来玫瑰,是因为穆过生日。撒加眼底黯了黯。算了,他的生日和自己有何关系,穆跟他提过?他从没给穆过生日,但相反,穆直到去年都是会送自己生日礼物的,像个小女生一样。那今年呢,虽然还没到……
 
资料上填了个博客地址,撒加心里被挠的发痒,极端难受。他想进穆的主页看一看,无论会看到什么。
 
主页放了一些服装设计的手稿照片,还有创作历程。原来穆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话也挺多的,在评论里有和网上的朋友交流一二,穆很喜欢设计,也依赖这份工作。但是撒加关注的,是其他的内容。
 
在今年情人节之前,穆的主页全是一些个人作品分享,情人节的第二天,穆晒了一张男友送他的蛋糕和花束,下面有一些祝福。是加隆送的吧,看得人心烦。撒加点了关闭。过了十分钟,强迫症般地再次载入历史浏览页面。
 
2月的后期,晒了和阿布罗狄的合影。这是穆去伦敦当迪斯助理时拍下的,纪念自己给阿布做的造型,加隆的身影也入镜了一半。那次行程,穆和加隆应该很甜蜜,想也知道他们晚上都做了什么。撒加不关心穆的私生活,但他不止一次想过,如果真的有谁要对穆做什么,那人也应该是他,因为穆喜欢他,没别人插足的余地。
 
撒加眼睛垂了下来,回到主页又翻了翻。穆最近的分享之中,提到加隆的事情不多,众多图片里只有一两张是他们的合影,但在主页列表里就像针扎一样显眼。
 
而且相关的分享里,撒加竟然还看到了D·M的评论,在调侃他们秀恩爱,穆还回了个阴险笑的表情,撒加看了又看,滑稽极了。
 
看来穆的恋情在他朋友圈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他也乐意和别人说。撒加还一直自作多情地以为,穆会告诉其他人他爱的人正是自己,还会在博客里提到他单恋的事,结果一丝一毫的影子也没有,好像撒加这人不存在穆的世界中。
 
他真的是那个单恋了自己快十年的小穆?穆的世界里究竟是有他,没有他?还是?没有他。
 
曾经的撒加可以牵动穆的喜怒哀乐,他也有这个自信让穆陷入感情的困扰里,享受着穆被他压制的感觉。没想到这么快就移情别恋,形同陌路了……那穆以往几年那些付出和晦涩的告白都是假的吗?
 
不,当然是真的,怎么可能是假的。不然,穆有什么理由爱上加隆?不就是替身么。受不了,撒加退出网络,懒得管了,再纠结下去,他就快和那些爱吃醋的女人没差别。
 
当晚,撒加倒上床,想早点睡。身边电话响了,不是他的,是沙加的。差点忘了,他现在是个每日跟别人同床共枕的人。不过,他们的交流越来越少,最近几乎都倒头就睡。
 
沙加的电话中里,一清二楚听得见纱织的声音。
 
“沙加,今天你找我?”
 
“是,今天我的问题,您还没给我答复?”
 
撒加的余光也盯着电话的方向,沙加调低了听筒音量。
 
于是,纱织的声音变得微弱:“我们再次再谈,好吗?我并不是想要漏下你,沙加,我知道你才是天才,我当然不能失去你。只是这一次情况特殊,让我再考虑下好吗?”
 
沙加淡道:“是,我知道。”
 
又说了几句撒加没听清的,纱织便想挂电话:“OK,先这样,我得去休息了,大设计师。”
 
沙加放好了手机,却坐到了床沿。撒加只看得见他骨骼分明赤裸的后背,他很瘦。沙加点了一根烟,又扔过来一根分享,转身替撒加点火。
 
穆曾经对撒加说过,不能抽烟,如果想解闷放松,可以出门慢跑,有助于他精神分裂症的恢复,所以那段时间撒加戒掉了抽烟的毛病,不过最近几年又因沙加和他接触得越来越多,染上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撒加问。
 
一个纱织大小姐的电话能让他闷成这样。
 
沙加淡道:“她在考虑和她一起参加巴黎时装周的人选。”
 
“她中意穆?”
 
往年纱织无疑会选择沙加与她一起作为Minerva的代表,也是她的男伴,穆是根本不会和时尚界活动有牵扯的小助理。
 
“可能。”
 
沙加随意答,纱织还没决定,她的心思没人能猜透。
 
沙加掐掉烟头,好像是被撒加问起就释怀了。是应该给穆一点机会,只是沙加对设计的要求太高太苛求,他就是欣赏不了穆的作品,即使穆是他的朋友。而且沙加在Minerva,是纱织的左膀右臂,首席设计师,却没被她第一时间考虑,却要被一个新人取代,谁都不会乐意的。
 
沙加去洗了个澡,关灯上床,临睡前看见撒加还醒着。
 
他当即就问:“你是有心事吗。”
 
若没心事,肯定已经睡着了。
 
撒加心脏猛地一跳,他的确是在心烦,明显得藏不住。 
 
没一会,轻薄的被褥拱起,撒加感觉到床在晃动,另一个人的气息和他紧密贴合。沙加伏在他的身下动作,想挑逗他。撒加在他面前常常如同困兽,没有抵抗力。不过这咬技术,他并不想享受,他的脑子里,还在想别的,他在想,穆也会如此对待加隆?穆也会洗了澡裸睡?仅是他靠在其他男人怀里睡觉,就难以想象。
 
………撒加反应剧烈似的翻了身,这让沙加也没了兴趣。他们背坐了一会,气氛僵硬,沙加突然出了声。 
 
“你逛了穆的BLOG,有什么收获?”
 
他明知故问的问题让撒加胸口剧烈起伏。
 
沙加当然不是刻意查访的,只是他也碰巧看见桌上有穆的资料,想去逛逛穆的主页,看他的近况如何。却发现已经进入过该网址,自动存了,还是今天的记录,所以撒加也关注着穆。
 
“没任何收获,为了按纱织的意思包装他,就去看了看。”半晌,撒加镇定说。
 
沙加温和的一笑,“你看见他和加隆的合影了?”
 
“嗯。”
 
“他喜欢你挺久了,我一直想问问,他和加隆是不是真的,还是他……把加隆当成另一个你?加隆是你弟弟,若是受了情伤,你应替他担心下。我也担心穆是自欺欺人,最后伤了自己。”
 
沙加问了以后,却没得到撒加回答。仿佛被触碰了逆鳞一般,撒加在刻意回避这问题。几秒后,他起身去了客厅睡。比起加隆是不是会受情伤,他倒是更担心穆会不会因为加隆的黑手党背景受到牵连。
 
最近,撒加听说拉达曼迪斯和他的残党又在追踪加隆的下落,但是他暗中做了点手脚,加隆暂时安全。但拉达会继续追上门,如果以危及到穆就麻烦了……总之,那两人分开最好。
 
穆的公寓。
 
“就这么定了,我已经在联系那边的酒店了。”加隆关上了笔记本电脑,心满意足地倒在穆的床上,两边放着各种衣服。
 
他们正计划着三天之后去威尼斯旅游,顺便在那里度过精彩绝伦的狂欢节。这也是为了躲避加隆的黑手党敌手,穆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不过他希望陪在加隆身边。
 
穆收拾着房间,又拿出了一个盒子,好像还不准备睡觉,加隆也坐起来,兴奋地问:
 
“对了,私人别墅你想住吗?但不在市中心的。”
 
“随你安排吧。”
 
加隆的热情有些被浇灭的趋势,眉弓一皱,“你是不是不想去?”
 
“我想。我是担心到时候请不了假。”穆稍稍无奈。
 
“我等这一天很久了,穆,今年我有几个哥们也会一起去威尼斯,介绍你给他们认识。”加隆起身满心欢喜的将他拉至身边,“如果我哥不同意你请假,我就带你私奔吧。”
 
穆宠溺地笑了,抚过加隆的脸颊。
 
“你还不睡啊。”
 
加隆中了邪一般盯着他:“跟我上床好么?”
 
穆眯起眼睛,加隆连忙咳嗽掩饰,脸上还红了,“我说的是,上床睡觉。”
 
“哦……?你明明…说的是上床。”穆眼尾上扬。
 
“那你愿意吗?”加隆紧张道。
 
已经在一起两个月,两个月了,还过着这种禁欲的生活,而且每次氛围刚好,就会出现电话响了,闯进人了之类的事,穆也总是忙得夜以继日,推脱他的要求。加隆感觉自己快痿了。不会是穆不敢献出第一次吧,可是,他自己也没几次经验啊。
 
“我还有点事要做。”穆揉了揉头加隆的发丝,“很重要的事,和你有关的。”
 
加隆依然压着他,嘟囔着:“让我亲一下,我就放你去。”
 
穆点头,闭上眼睛。任由对方的温度覆上嘴角,加隆试着在他脖子上吮吸着,想留下一点痕迹,再往下就是他的衣领,穆突然使力推开。
 
“好了,停下来。”穆笑得狡猾,马上起身逃掉。手里捧着那个神秘盒子。
 
加隆揉乱自己的碎发,在床上翻滚了两圈。也是,差点就收不住了,不能点燃冲动,穆似乎还要去做手工。
 
穆关上房门,松了口气。他今天已经不是第一次拒绝加隆……再这样下去,恐怕不是件好事。
 
在加隆的心里,他是怎样的形象呢?禁欲的,纯情的?
 
其实,他不是处男。
 
不过记忆有些遥远,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这是他一个人的秘密。
 
撒加以前有精神分裂,他一旦发作了,会展现暴戾无常的一面,有时候像犯了毒瘾一样,会自我伤害,会破坏东西泄气,等等。两人同居着,穆不知道怎么安抚他,就顺着他发生过几次关系。当时穆才十七八岁,比现在还要单纯得多,以为上过床就是一对儿。
 
他的感情,也是在那时变质的,否则他这样性格的人,怎么会突然就单恋上谁。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吧。
 
然而每次事后的撒加,就失忆了一样,还不允许穆开暧昧的玩笑,穆才逐渐发现,撒加也许是患上了精神上的疾病,并不是故意的,这样也不太好,他便联系了医生。
 
大概过了半年,撒加的病基本痊愈。穆无依无靠,又不想让他们的关系因此变坏,就隐瞒了那难以启齿的事。他以为自己很容易放下的,他以为和加隆交往久了,那些陈年旧事就会忘得一干二净。但是,就如两年前,他默默地不再参加设计展的事一样,变化总是在事发后悄然产生。
 
直到和加隆在一起,穆才发现,他早在很久之前,就抗拒性爱。一旦他们渐入佳境,他的脑海就闪过那段曾经在暗夜滋生的单恋,他厌恶、反感那时的感觉,他一厢情愿的温存只是被利用,只是在安慰对方,所以他怎么能继续下去呢。
 
穆提醒自己不该这么想,过去只是一场意外。加隆又不是人格分裂,他很清醒,是希望证明两个人相爱才想做爱的。然而……
 
也不知心里的芥蒂,还要多久才能离去。
 
穆下楼到了客厅。
 
茶几上一堆米罗的稿子,有用的无用的,穆提醒道:“放过去点。”
 
米罗弹贝斯的手突然停下,他盯着穆脖子上的吻痕。今天加隆又来留宿,两人在房间里亲热呢。
 
穆用盒子敲他头,“看什么呢,该还我上个月的账单钱了吧?还有去年12月的。”
 
米罗慌张地摆手:“不……等等,我最近又陷入瓶颈了。”
 
“开玩笑的。”看见米罗从嚣张变得紧张,穆笑得恶劣,不过他也不会真的为难朋友。
 
穆坐下打开盒子开始了他的正事,但立刻让米罗两眼放光地看过来。
 
“哇,我的天。”
 
米罗直接挤到了穆的身边。穆嫌弃地别开头:“你那么吃惊干什么。”
 
穆的手里拿着一枚银质戒指,盒子里还有一枚一模一样的,组合成为一个爱心的设计,一看就是情侣款。穆正在刻内圈的字。
 
米罗好奇:“做了多久了?”
 
穆以前不是做衣服的吗,很少接首饰的活。
 
“上个月开始的,最新的设计。”穆保持着微笑,有点像炫耀。
 
米罗激动了:“天啊,穆,给我也做一对吧,我想送人。”
 
“送给卡妙?”
 
被一眼看穿,米罗的脸刷地一红,马上喊道:“什么鬼,不是他。”
 
“他的专柜里戒指挺多哦。”穆眯着眼看他,“下次我问问他,带你去选?”
 
“不!”米罗又试着放软态度,“拜托,给我也做一对好吗?”
 
穆看也不看他:“那你求我吧。”
 
“…………不!”
 
翌日,Minerva工作室,穆在撒加的办公室前喊住他。
 
“撒加,我想请假一周。”
 
撒加斜眼瞥着他:“一周?去干什么。”
 
“去旅游。”
 
“不行。”撒加立刻就猜到是什么事,他移开目光,“你知道纱织很看好你,最近你事情很多,我不希望你再抽空忙里偷闲。旅游?在我看来十分无聊。”
 
穆笑着解释:“其实很有趣,你也可以和沙加去旅游,放松一下?”
 
这是要策划去两人世界了,难怪整日这么开心?撒加来气,他嘲笑了一声。
 
“你的意思是你和加隆去旅游?”
 
“是。”
 
撒加冷道:“他最近被人盯得很紧。我知道他想去威尼斯避难几天,让他一人去就可以了。我不保证拉达那帮人会继续追踪他,你最好离他远点。”
 
穆的笑容变淡:“我怎么能让他一个人去?我必须要跟他一起,我答应过他了。”
 
“我没允许你去。”
 
“如果我坚持要去呢?”
 
“我会炒了你。”撒加突然咬牙,脸色变得难看。
 
“总监,你请便吧。”穆淡淡说。
 
穆很少有脾气,这一次是难得被点燃,他真不懂撒加这么反复无常的性格是什么意思,是他的精神分类发作了吗?自从他和加隆在一起,撒加似乎在有意阻挠。如果丢了这份工作,就能彻底远离撒加,他的心病也许就治好了。不过撒加真会炒鱿鱼么?如果让纱织知道应该不会同意的。
 
半个小时后,穆被撒加叫去办公室领月薪,而且在他去办公室的时候,撒加叫人去他工作间,就像疯了一样,穆的东西全被胡乱塞进了几个纸箱扔在了大楼门口。
 
等穆发现时,他急忙追去,守着几个纸箱站在路边,手足无措。没一会,沙加从楼里出来。
 
他靠近穆,柔和地笑着,“抱歉,穆。他有些冲动,我刚才说过他了,他的脾气就是这样。”
 
“没事。”穆压下了怒意,面无表情。他知道撒加的脾气,他再清楚不过了,不用同他强调。
 
沙加拍了拍穆的肩:“你下个月就要参加夏季新品发布会,这一次你是主要的设计师,怎么可能被赶出公司?你若是一定要和加隆去旅游,我可以协助你完成发布会的工作。”
 
穆有些为难,“不……不用了。”
 
“没关系。你的确应该和加隆出去旅游培养一下你们的感情。你不放心我帮你吗……?”沙加的口气里有些失望。
 
穆试着微笑,“不是,但真的不用…”
 
“是因为你爱撒加,所以我们之间已经有隔阂了么?我的大学同学。”沙加眼神黯淡,“你现在不想和我合作?”
 
“怎么可能,我没有不想和你合作。”穆神经紧绷了起来,沙加在胡说什么啊,“我不想拿工作的事麻烦你。如果你真想帮我忙,我也很乐意。”
 
沙加释然地笑了,“我帮你把东西搬回去。”
 
看着沙加纤瘦的身影替他搬东西,穆当然觉得不妥。
 
“沙加,一会我再叫亚尔迪来帮我好了。”
 
“那我去叫他,你先上去和撒加谈谈吧。”
 

 

 

 

 

tbc.

评论(4)
热度(10)

© 豆豆甜品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