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甜品店

我爱吃小甜饼。微博@刘小沏♡晋江@刘沏

Final Design。#7

 狗血爆了我觉得我真的,尼玛,适合去当台言编剧。
 
#7
 
 
 
 
 
 
 
 
 
 
 
后来撒加离开了医院,走之前,穆又醒了过来,让撒加别告诉加隆他患病,然后安静地睡了一觉。一觉醒来,身边守着的人还是那张面孔。
 
不过穆可以辨别加隆身上独特的气息,已经不会再认错。
 
“我昨天感冒。”穆昏昏沉沉地看着他。
 
“重感冒?”加隆握着他的手,“我听米罗他们说的。”
 
“嗯。”
 
穆眼睛颤了颤,没想到小艾和米罗还挺配合他的,一定是撒加告诉他们保密病情,所以他们就编了个谎言。正合他的意思,穆不想让加隆面临黑手党的追击还来担心自己。
 
加隆憋足了气,紧张地说,“这下,你是不是没法去……威尼斯?”
 
“是啊。”
 
穆感到愧疚,也不知道怎么办。
 
“可是我很想去。”他紧接着说。这样说,加隆是否会觉得心情好一点?起码让加隆知道他是真的期待着的。
 
“没关系。”加隆的眼底掩藏不了失落,故作精神,“等你病好了再去。而且你还要参加新品发布会,时间这么紧凑,的确不该这时候去旅游。”
 
“那你怎么办呢?那伙人还在追你?”
 
加隆耸肩,“撒加跟我说他在想办法摆平,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你还是按原来的计划去避一避吧,就一周的时间,对吗。”穆试图微笑。
 
“嗯,一周……”
 
“你看你脸色都不太好,是不是真的被追上门了?”
 
加隆没有说话,穆担心得闭上眼沉思。
 
“如果是这样,你一定要告诉我,然后保证你的安全。”穆重新睁眼看着他,他的手搭在加隆的手背,握住“如果你现在为了照顾我留下来出了事,以后还怎么一起去旅游呢。”
 
“嗯。”加隆低声道。
 
穆捏了他一下:带着怯涩笑意,“我不喜欢食言的人。”
 
说了几句话,他又困了,可能是输入的药物作用。加隆站了起来,弯下腰,在穆的发顶覆上一吻,他说:“等下次这个时候,我们再一起去狂欢节。”
 
“穆?”
 
他睡着了,他头很痛。
 
虽然加隆生下来都不知道去了几次狂欢节,但还是想和最爱的人一起去,想和他一起跳舞,一起奔跑,想亲手摘下他的面具,亲吻。这种事,哪怕做一万次也不会觉得厌烦的。
 
加隆的吻好似离别,他很快离开,通向威尼斯的车票是在第二天。那时穆已经出院到了家里休养,撒加请了一个医生每天过来照看,随时照料穆的病情,他自己也会每天晚上过来一趟,这举动让穆很吃惊。
 
“撒哥,你不用每天来看我,实在太尴尬了。”穆老实说。他每天都躺在床上看书报,过得像个老头一样,想动笔写写画画,又想让病赶紧好起来,他想再做一对戒指。
 
撒加带来了一些杂乱的吃的,全堆在餐厅,米罗一看见就会嘲笑他。
 
撒加在穆的房门边看着,脚步驻停,他怕再往前靠近,穆又要说什么保持距离的话了。
 
“今天头痛好些了没?”
 
“好了很多。”穆微微笑着,“你早回。”
 
撒加眼底黯淡,总觉得穆还是在刻意回避他。
 
“我听医生说你的病还可能复发,今天我留下来观察。”
 
“你不会是想住下来吧?”穆眼睛圆圆地睁开,“你睡在沙发?”
 
“嗯。”
 
看撒加一脸认真,穆笑出声。
 
“这样太委屈你了,撒哥,沙加知道会不高兴的。你以前也为了照顾他睡在楼下客厅,那个时候他很感动,还下楼给你披了条毛毯,你记得吗?”
 
穆在回忆,当时,他想下楼想给撒加披点什么,撞见沙加也同时出了房门,让穆把毛毯交给他就好,穆知道,这份送毯子的情意由沙加去传递更合适,因为他才是撒哥想要的人,自己去送反而多余。穆在楼梯上偷看了一眼,送完毛毯的沙加,和撒哥拥吻在一起,现在想来,他已经不会心酸了,只会祝福他们,他支持对的人在一起。
 
“我今天不回去。”撒加凝声说,“他在忙发布会的事,不知道他想弄成什么样。”
 
穆耳朵一竖,“等等,那是我的工作,现在全部扔给他一个人了?我什么时候能去公司?”
 
“嗯,如果你想亲自去安排,还是得等病先稳定。”
 
穆一喜:“那我先睡了,多休息会恢复得快一些。”
 
撒加说了晚安,默默关上门。在楼下住了一晚,睡在那个不太安稳的沙发上。
 
他想起穆所说的“为了照顾沙加而睡在这”的时光。有一次,沙加给他送了毛毯,然后还吻了他,好像是这样。记不清了。沙加一直没正面回应他的感情,但是会偶尔主动一下,挑逗他一下,当做是回报。那大概是欲拒还迎、若即若离的感觉,给了他一点糖,就立刻给他一粒药,沙加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把他撩拨到了极限,也紧紧拴住他。所以才那么想继续追下去,这就是当时撒加所理解的爱情,很刺激。
 
然而总是处于被动的位置,总是让沙加牵动着他走,包括现在,依然如此,久了会觉得累。撒加始终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男人,想被宠着,想被迁就,想被照顾,所以他才习惯了穆的存在,太容易得手他就不屑,不爱他的就有兴趣去征服。
 
终于累了啊。
 
一夜过去,睡得颈椎疼。穆捧着他的毛巾下楼,吵醒了浅眠的撒加。
 
“早,撒哥,你没事吧?好像睡的不太好,还是赶紧回家吧。”穆像看着过夜流浪汉一样看了他一眼,生分礼貌,让撒加心情低落。而且穆马上进了浴室:“我去洗澡了。”
 
撒加飞一般地爬起来拉住他,神情紧张:“上次你就是洗澡时晕了过去,还想重蹈覆辙一次?”
 
穆有些纳闷,移开撒加的手,点头:“我这次会好好注意的。”
 
“我帮你。”撒加上前一步。
 
被他逼近,穆侧身躲开。
 
“你最近几天怎么了。”穆垂着头,“好像突然很关心我,我快不认识你了。”
 
其实他早就习惯了撒加对他不理不睬,最近好像变了个人。
 
“如果你是觉得以前对我太苛刻了,现在我病倒,你就想对我好一点,其实没有必要,我很喜欢设计,也喜欢这份工作,我没打算怪你,撒哥。”穆慢慢的说。言下之意,他要撒加和他保持距离,这话他不想重复了,希望撒加能懂。
 
不过,撒加还是坚持看着穆进了浴室,安全放水。
 
穆就像看怪人一般看他:“好了,我自己来吧。”
 
“嗯。”
 
撒加也尴尬地退了出去,守在门口。
 
习惯真是一件可怕的事,上一次他和穆亲密接近,还是在穆高中的时候吧。
 
穆没现在高,比他矮多了,而且眼睛好像更大,刚住进他的小屋,睡不着,半夜敲门,喊着:“撒哥……我突然不习惯那张床,昨天也落枕了。我去睡沙发。”
 
撒加让他去自己床上休息,两人就睡在一起了。睡着了以后,穆扑在他身上。
 
好像小孩,他不小心把穆吵醒。
 
“干什么?”
 
穆这才不好意思地松手,“抱歉,我以前也是这么抱着爹地睡觉的看,我刚才又梦见他了,梦见我回到小时候…”
 
不止如此,穆喜欢做饭,撒加嫌这个那个不好吃,让穆以后别再给他准备晚餐,他让穆帮自己洗澡,但是又觉得穆衣服都舍不得脱实在可笑,决定自己来。反正,都是他自己和穆疏远的,该死,不该回忆这些。
 
穆裹着浴巾安全出来,撒加发现不能直视他的身体和洗澡后的味道,不想暴露自己对他有冲动,就赶紧离开。
 
这几日,穆设计的衣服也都在沙加的手里由他处理。撒加每天都要去穆的家里一趟,没注意到沙加将发布会的模特和造型全部安排下来了,等他得到通知时,会场正在布置中。
 
沙加在现场上下指点着,差一点头晕摔到。修罗扶住他,嘟囔道:“小心。听说穆晕倒了,你也想把自己折磨得晕倒?”
 
现场的工作人员说沙加破天荒的两天没休息,就是为了忙着把造型赶出来。
 
“我没事。”沙加向修罗点头,声音有些疲惫,“对了,今天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
 
“啥。”修罗没听清。
 
他只注意到,撒加从远处走来,赶紧放开了老大的人。
 
修罗走到撒加身后,“撒总,你怎么让沙加搞这么多活自己跑了。”
 
沙加微笑着解释,“他去照顾小穆了。小穆生病。”
 
撒加默认,沙加又平静地看着他问:“怎么样,他的病情好些了吗?”
 
“……”
 
撒加上下环顾了一圈,这工赶得太快了。
 
“我正想通知你,这里的工作停一停。”
 
沙加脸色一变,“为什么?”
 
撒加试着平和地说:“不为什么,这次发布会,纱织希望主打穆的作品,应该给穆一些发挥空间,让他自己来决定他的模特和出场造型。”
 
沙加轻松一笑:“我是穆的大学同学,我了解他想做怎样的风格,是他决定与我合作,我来帮助他也是应该的。而且他现在病了,没法来公司,我只能这么决定。”
 
“如果因为他生病而延误,发布会可以拖后几天。”撒加稍稍蹙眉,“总之暂时停止这里的工作。”
 
不等沙加回应,修罗就劝解道:“撒总,沙加先生忙了很多天没睡觉,你说停就停,岂不是浪费他的心血吗?”
 
撒加无语地吸了几口气,“我只是建议他等到穆修养完回到公司,参考穆的意见再开工。” 
 
这样有错?
 
沙加沉吟了一阵,开口:“等他回来就来不及了,往年这个时候,方案早就决定完善的。”
 
撒加同意他的话,但他还是觉得不妥。
 
穆是很期待他第一次代表Minerva设计新品,撒加意识到该让穆好好发挥,所以才来建议沙加停工。沙加当初选择帮穆,一定也是为了让穆做得更好而不是这样被别人安排了一切错失机会,不是吗。
 
“穆是第一次作为主打设计师,还缺乏一些团队意识,不能因为他生病我们就停工,我们是一个团队,一个公司,一个品牌。”沙加一字一句地说,而撒加听得烦躁不安。
 
以前的沙加都是以自己的作品为中心,这一次却担心起公司来了。是想取悦纱织还是想刻意反驳他?
 
修罗肃声劝了劝:“撒总,沙加做的没错。别为了穆拖延时间,纱织小姐也不希望看见这种场面,穆的经验还少,以后可以慢慢来。”
 
“你还记得我第一次参加Minerva服装设计展的事吗?”沙加接下修罗的话语,他平淡地说,“我的模特临时出了点问题。因为我是新人设计师,你就为了我延误整个会展时间,现在你又要为了穆来一次?”
 
沙加眼睛低垂,他的睫毛极长,这样一低头,撒加已经不知所措,公司上下的人都知道沙加和他的关系,沙加这样说可能会让旁边路过员工听见,误会。
 
“那之后你被纱织处罚,撒加,我只是不想再让这种事重演。”沙加又是一笑,“还是说,你一定要为了穆拖延时间?即使让公司的利润受损?”
 
撒加唇齿颤了颤,他忍不住回答:
 
“是。”
 
他就是想为了穆拖延时间。他已经耽误了这么多年,哪怕一件小事也好,他想给一个穆真正想要的机会。如果答了不是,穆得到的机会就会在这里终结。
 
沙加脸色有些雪白,他松了口气,淡笑着问:
 
“昨晚你在他那住的可好?让你如此性格大变。”
 
“我没变。”撒加不明所以地回答他,“我只带了一些麦片和饼干给他。”
 
沙加带着微微的讶异,脸色依然恬淡:“麦片?饼干?你认为这够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撒加感觉到不悦,沙加声音很柔软,却是在挑刺一般。
 
沙加低声说:“诚实点,撒加,你早就爱上穆了。”
 
他说得撒加身体一颤,同时,沙加的眼底出现一些讽刺的神采,“加隆去了威尼斯,这么好的下手机会,别告诉我你什么也没有做。”
 
撒加无言以对,他点头:“嗯,我什么也没有做。”
 
沙加淡淡地说:“他等你很多年了。你只送一点麦片和饼干,不觉得他太可怜太心酸了吗?”
 
撒加心口一紧。至于吗,他竟用心酸、可怜这样的词语去描绘穆,是想讽刺穆的单恋?实际上,穆有表现得那么卑微退让吗?还是沙加在刺激自己。
 
那他只能说,这刺激得真到位。
 
“不然呢我送什么。”撒加耸肩,“求婚戒指?”
 
沙加怔了怔,嘲弄地笑起来,“你承认了。”
 
“我承认,你说的都对。一点麦片和饼干当然不够。”撒加配合地讽笑着,表现下流,“我还想上他。”
 
“就像你对我一样?”
 
沙加依然讽刺地看着他,这句话好像是撒加对他惯用的台词。
 
“不一样。”
 
撒加转了身。
 
现在真正卑微的人是他,他在总是不屑他追求、又随心所欲挑逗的沙加面前抬不起头,又在已经放弃他的穆面前抬不起头,在以为他私生活混乱、劈腿出轨的同事面前也抬不起头。而且很快这些事会传开。
 
“撒加,这是怎么回事?”修罗追上他,神情凝重,他又回头看沙加。
 
沙加点了根烟往另一边走,“继续开工。”
 
最终,修罗选择了追上撒加。已经走到了会场外的电梯间,修罗追问:“穆不是已经和你弟在一起了吗?你怎么,和他暧昧?”
 
撒加瞥他一眼:火几乎要从嘴里蹦出来,“我们什么也没发生,需要我再重复一次吗?”
 
“那你现在准备去哪?”
 
“去爱他。”
 
 
 
 
撒加提了分手,没一会,收到了同意的回复。就像早就商量好的一样。沙加应该早就看出来了,说不定不是最近,而是几年前沙加就知道,他离不开穆,始终没有捅破。
 
兜兜转转一圈,撒加还是到了穆的家里。
 
穆在开工做新的戒指,但一听见敲门声,就立刻收了起来。
 
撒加说想进来谈谈,坐在了小靠椅上。
 
“关于这次发布会,你有什么想法么?”
 
穆沉思了一阵,“我希望还能和阿布罗狄合作,他长得很美。这一次有一套服装是我为他量身打造的,我希望当天给他做到最完美的造型。”
 
“只有这个要求?”撒加低问。
 
“我是第一次,当然期许不能太高。”穆笑得无奈。
 
“嗯。”
 
“怎么了?”
 
撒加有些失神,不知该怎么说话。
 
“发布会定在5月10日。”
 
“这么早啊。”穆感叹。“那我岂不是帮不上任何忙。沙加一个人揽下工作累吗?你今天还是早点回去陪他吧。”
 
“我和他分手了。”
 
“什么?分手?”可能比听见加隆对自己提分手还要晴天霹雳,穆额上滴下冷汗。
 
穆急道:“你在开玩笑?你追了他那么多年,怎么突然分手。不可能。”
 
撒加平静的解释:“没什么不可能的,我和他都觉得彼此不合适。”
 
穆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吗?
 
“为什么……”
 
“这能有为什么?”
 
穆哑言了几秒,感情的事的确说不准,但是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你当面跟他说的吗?他自尊心很强,你不可以。”
 
撒加揉着自己的头发,叹息:“我没当面,我发了短信。”
 
“你们真的没可能了吗?”顿了顿,穆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性,“是不是因为……”
 
撒加敏感地打断他:“不是因为你。”
 
把空气都切断了似的,穆吓了一跳。
 
“撒哥,我的意思是说,是不是因为你的精神分裂症复发了。”他很认真地看着撒加,“所以你怕伤害他?沙加他,不知道你有精神分裂。”
 
“不是……”撒加尴尬了,“那个,怎么会复发。”
 
“那到底是因为什么?”
 
“因为我爱上别人了。”
 
想不出理由了,不敢说。撒加随口一答,大概能敷衍穆的问题,就让这件事过去吧。他离开穆的房间,穆还在为这事担心来去,穆一碰到手机,就刚好来了沙加的电话。
 
穆好像猜得到他要说什么,果然以沙加耿直的个性,他第一句话就是……
 
“我和撒加分手了。”
 
穆点头:“啊,他,刚才告诉我了。”
 
“原来他这么快就告诉了你,那他有没有告诉你原因?”沙加笑着问。
 
“他说是他爱上别人了。”穆怔怔的,还在回想刚才的一切是不是真实的。
 
沙加低喃,“他是这么跟你说的啊。”
 
“是啊。你…还好吗?”穆不由自主地紧张。
 
沙加轻松地说:“当然,我去休息会,要忙着搬回另一个公寓。”
 
“嗯。”
 
正在话题快要结束时,沙加又问:“穆,你和加隆怎么样了?”
 
“挺好。”
 
昨晚加隆还发了一条短信,说是要晚几天回来,出了点意外。他们的关系应该在加隆回来以后,也差不多要再升华一下了吧,穆甜蜜地想着。
 
沙加准备挂了电话,“小穆,发布会的事你不用担心,进展不错。”
 
距离5月10日还有二十天不到。

 
 

 


 

 

tbc.

评论(1)
热度(8)

© 豆豆甜品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