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甜品店

我爱吃小甜饼

Final Design。#9

 
 
 
 
 
艾玛这第九章狗血彻底爆发了么,我果然是从韩剧+台言里走出来的人啊,然而我真的想不出什么不狗血的剧情,狗血就狗血吧,写得好想自杀哦,估计还有2章完结,不会更多了。另外如果有人觉得看着很雷,把人物扭曲了或者怎么样= =我只能说,我在第一章就提醒过了。不要勉强自己阅读!谢谢!
 
 
#9
 
 
 
 
 
 
 
 
 
撒加全身湿透了,西装变成更沉淀的黑色,头发全耷拉了下来遮住眼帘,不断滴水。他没进门,站在了门口,加隆却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把这当成自己家一样习惯,顺手抽了纸巾擦脸。
 
撒加在穆的记忆里,一直是那样意气风发,严肃整洁,一丝不苟,这么狼狈的模样也是穆没见过的。
 
穆往屋里走去:“我去给你找条毛巾。”
 
身后力度拉住了他。
 
“放手……”穆挣了挣,最终没有回头。
 
加隆察觉得到两人之间有种纠缠不清的情感,可能就如沙加所说。
 
在穆去找毛巾时,加隆步向门边。
 
“你有什么想说的,现在说吧。你是来干什么的?”
 
撒加微微抬头,眉弓凝在一起。
 
“我在追他。”他静静地出声。
 
“你在逗我。”加隆嗤地发出一声嘲弄的笑。
 
“我没逗你。”撒加静静地说。
 
虽然,这的确很可笑,从前正眼也不曾看过穆一眼的他现在却来死缠烂打。
 
“哈……”加隆觉得更可笑了,“他会爱上你吗?”
 
“他怎么不会。他…爱了我十年。”撒加有些失神。
 
直到两个月前,穆才亲口告诉他,他已经不爱自己了。
 
“去你妈的!”
 
颧骨接下一拳,撒加往门外退了好几步,刘海上的水珠也溅到了加隆身上。
 
撒加说的没错,周围所有人也都说过,穆的确在他身上浪费了十年的感情。对于这点,加隆没有反驳的余地,只是眼中烧起了怒火,比起穆和撒加相识的时光,他这一年和穆的回忆真的微不足道。
 
“回你家去。”加隆又揪住他低吼了一声,撒加因松开的惯性跌进雨水里,两人纠缠到了门口。
 
“你们在干什么…”
 
穆捧着毛巾出来,脚步立刻紊乱,他没想到兄弟两人在短短一分钟里发生了冲突,他冲出去拉住加隆,这才让人从门口退回。
 
撒加凄惨的身影跌跌撞撞地爬了起来。
 
“我先走了。”他的头深深低着,“本想和你谈谈的,下次。”
 
撒加究竟想说什么?……这么大的雨,他们即便是陌生人,也会忍不住怜悯他、借把伞的。
 
穆突然很担心,但欲言又止,他追了一步,被加隆拉回屋中。
 
加隆的头上沾了一些水,他一把抹掉。
 
“你刚才为什么拉住我?”
 
穆皱眉:“难道你认为打人是对的?”
 
“你心疼了啊——”
 
“………”
 
屋里有些寂静,穆无言以对。
 
加隆又漫不经心地问,“他怎么会出现在这?”
 
“不知道。”
 
可能是因为没有答应他今天的邀请,穆闭上眼睛。
 
“听说你前段时间感冒是他在照顾你。”
 
“………”穆淡淡地说,“你别想多了,我和他没什么。”
 
加隆加重了语气,有些戏谑:“他都是怎么照顾你的?”
 
“他就是来这里看看,没多久就走了。”
 
想了想,穆试图去解释,“他可能是因为失恋心情很差,所以想起我这个朋友,最近联系频繁了一些。”
 
加隆点头:“对啊,他失恋了。他和沙加为什么分手?”
 
“这是他的事,我们不该管太多。”穆反感地侧开头,“你问这些想干什么。”
 
“我不干什么,我只是想知道他们分手的真相。”
 
“什么真相…”穆的心脏跳动的很快。
 
“他们分手是因为你插足……?”
 
“……”穆低吼道,两目完全睁开,“我没有。” 
 
其他人可以怀疑,但加隆正是他现在的伴侣,怎么连他也能这么说。
 
“你没有,你当然没有。因为你和我老哥已经纠缠了那么多年,总算要走到一起了。”
 
穆目光颤了颤,惊愕地张着嘴。
 
“我和他,纠缠?……清醒点,我从来没有纠缠过他。”
 
他知道许多人都看出了他的心意,可是,他绝没有干扰过撒加的感情和私人生活,这也能成为别人嘲讽的笑料吗?
 
“哦,那是他纠缠你了。”
 
加隆逼近他一步,穆跌坐在沙发上,他摇了摇头。
 
“我们现在不是过得很好吗,别说了。”
 
肩上一阵压力袭来,穆被彻底按倒,碎发凌乱。
 
加隆的声音失望而冰冷,“原来你觉得……我们过得很好。”
 
“……还好吧。”
 
他们最近,不是慢慢的渐入佳境了么,穆觉得这样的节奏就很好。
 
加隆放慢了语速,他自嘲地问:“我们到底是为什么在一起的?”
 
“因为我们……”穆本能地回答,“我们相爱。”
 
“是么。你从没说过爱我。”加隆笑了笑。
 
“你只说过,想和我在一起试试。”加隆又冷冷地道,“恐怕是因为,我跟老哥长得一模一样。”
 
穆急忙解释:“不是的,你们差别很大。”
 
他的汗渗出得越来越多,浑身发热而紧张,耳根透红。想推开眼前的人,可是又怕这样伤害加隆自尊,所以被压迫在沙发上的身体动弹不得,加隆的手伸入了穆腰际的衣角,犹如盘蛇一样从腰腹滑到胸前捏弄、抚摸着,又十分用力。
 
“他会像我这样对你吗?”
 
穆抵着沙发往后缩去,又被加隆一起攀爬上来,死死的抵住。
 
“……”
 
“你们上过床吧,你忘不了他所以你一直想办法拒绝我。”加隆在他的耳畔低沉地吐露着。
 
穆不愿再和他对视了,脑中又嗡嗡地闪过记忆里不愿再提的往事。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法说出口。
  
“拜托你,别瞎猜了……”
 
穆伸手挡下了他越来越逼近的脸,又想打开他肆虐的手,可是身体却沉甸甸地陷进了沙发之中。穆扭过头,埋到了肩上的布料里。
 
看着穆痛苦的样子,加隆沉闷如狮吼的声音问道:“难道我说错了?那你现在反抗个什么劲?”
 
“别这样!”穆含糊不清的拒绝着,“停下来…”
 
沙发在他的挣扎下响动很大,终于两人一起滚落到地上。头被茶几撞了一记,加隆清醒了许多。
 
他从穆的身上离开,缓缓站起。
 
“抱歉,刚才是我混蛋…”他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打击一样,左右晃了晃,脑中茫茫的,“就这样吧,这样最好。”
 
“我不会再碰你了。”
 
他的声音淡得随风消逝。
 
穆用余光惊愕地看着他每一个动作,无地自容,直到门被关上,加隆也在下着雨的夜里离开。
 
从小到大,加隆想要的东西,他都是抱着胸有成竹的必胜心态轻松赢取,然而他在亲生兄弟的面前,却总是没有胜算。本以为早就和撒加道不同不相为谋,最后还是在感情上狭路相逢。这一次,他是真的没有自信,确定穆的感情。不如…先分开,静一静。
 
那一天之后,加隆拒绝了穆的联络,也不在公司里出现。过去了好几天,加隆得到拉达曼迪斯的余党来米兰寻人的消息,正好给了他另一个逃避的机会,他已经定下了当晚的车票飞去另一个地方。他离开工作室大楼时,穆喊住了他。
 
“加隆…”
 
穆的脸上还挂着勉强的微笑,“有空么,我们谈谈好吗?”
 
“抱歉,我很忙。”
 
加隆毫不犹豫地调头走开,可能听出了他声音里的厌倦,穆也没有再追。但是后方另一个声音让加隆驻步了几秒。
 
是财务部的修罗,撒加的助理,他来找穆的。
 
“穆,下周有一个会展,撒总希望你和他一起去。等下你去找他。”
 
“……”穆望了一眼加隆,又向修罗嗯了一声。
 
随后,加隆在不远处调侃道:“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和他在一起吗?”
 
穆的脸色果真变了变,眼睛颤动了几秒,才恢复平静。
 
冷冰与怅然的视线交错后,加隆突然接听起电话,大笑了几声,“喂?你们已经到了?我马上过去。”
 
他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门口。
 
穆在洗手间洗了一把脸,一心投入了工作。这几天他好像又觉得头晕,应该是太累了吧。他现在的生活恢复了一个人忙忙碌碌的时候,下了班之后,就在人来人往的熙攘车站等待电车。
 
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面前,他看见一个不太想见的人。
 
摇下车窗,是撒加。他的眉眼间也不是那么开心,两个人都各怀心事。
 
“今天很晚了,我送你回去。”撒加向他说道。
 
穆淡淡扫了一眼,略微摇头拒绝。撒加没有放弃,他竟然开门下车。
 
奔到穆的身边,撒加看了一眼手表,努力用平和的语气问:“你吃晚饭了吗?”
 
现在才下午五点,穆肯定还没吃饭,他便可以约他,撒加期待的想。
 
“我们一起去。”撒加软和道,“你想吃点什么?”
 
穆尴尬得手指蜷曲了起来:“我得回家。”
 
偏偏是大街上,他没有办法做出过激拒绝的举动,否则他一定会立刻逃开。
 
撒加调整了一下呼吸。
 
“你和加隆吵架了,对吧。”他笑了笑,“我有话想和你说。”
 
穆别过了头,原来撒加也看得出他的近况。那撒加应该也知道,他就是自己和加隆产生矛盾的原因,为何还来纠缠不清呢。
 
只有这个时候,穆才意识到,原来他们真的在纠缠,从十年前开始,撒加闯入了他的人生,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把他的生活弄成一团乱麻,直到现在。他已经很累了。
 
“你别再这样,请你。”穆垂下眼睛,郑重地说,“别再打扰我的生活了。”
 
心里又起了一阵阵的痛,撒加苦笑着问:
 
“连这一点仅有的关心也不可以吗?”
 
“是,不可以。”穆声音无波,看着另一个方向,“已经够了。我们从没开始过,也差不多结束吧。”
 
他开始往前走,走到下一个车站再等车。好像是听懂了他的话,撒加没有再追过来。
 
穆慢慢地走着,就当做散心。最近几个月发生的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还好它不长,可以适时地终止,不会像十年这么久,任何心情都成了沉淀在内心的习惯。
 
一个清朗的男声在路边的车子里传来。
 
“您好,请问是穆先生么?”
 
穆向车道一看,是一辆中型的越野车,停在他的身边。
 
车里的男子撩了撩头发,笑得很友好。
 
“是。”
 
穆停下步伐看向他。
 
那个男子似乎看了一眼手里的照片,确认穆的长相。薄藤色头发,白皙的肤色,带着婴儿肥的娃娃脸。他又继续笑着:“噢,我是加隆的朋友,他有事找你。”
 
听见加隆的名字,穆无疑内心波动,也主动走到了车边。
 
“加隆…现在愿意和我谈话了?”他低喃着打量男子,带着耳钉,耳后的蝴蝶纹身显眼。看上去不像是正派的人,也许是加隆在黑手党的朋友,他今天还在和朋友们打电话呢。
 
“噢。”那人似乎很懂他的意思,“你先上车吧,你会见到他的。”
 
“你可以叫我巴比隆。”上车后,驾驶座的男人继续笑着介绍自己。
 
但是,穆总觉得车里太暗了,刚才不该这么冲动上来,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呃!”
 
脖颈突然被一根绳索困住,穆惊叫了一声,手脚也在短短几秒内被绑了起来,完全无法动弹,他还没来得及挣扎,嘴也被一条胶布完全封住,他甚至不知道这人是怎么做到这么迅速的,这下只有鼻子可以呼吸了。穆怕再反抗他们会直接把他给杀掉,于是先强迫自己冷静。
 
“莱米,把他看好。”车子开始行驶,巴比隆提醒。
 
穆的瞳孔左右移动,把他困住的那个男子很猥琐,奸笑着从面包车后的第三排探出了脑袋。对上他的眼神,穆大概猜到他们的身份,是加隆的敌人…
 
然而…
 
他们想做什么呢。穆紧张地闭上眼睛。
 
很快,穆身上所有携带的东西全被搜走了,不过衣服并没有被扒掉,他们只是断绝他和外界的联系。
 
车子开往临近郊区的地方,穆隐约看得见车窗外的景象,是一个人迹稀少的小巷,车子开进一个没有光线的车库里,他被两个男子扔下车,靠在边上坐着,手脚都被紧紧的捆住,已经有了勒痕,他感到发麻。巴比隆玩起了手机,刷刷刷地发着消息。
 
“诶呀,我们得去吃饭了。”
 
巴比隆丢下这么一句话,便和那个勾着腰驼背的莱米一起离开了车库,把穆丢在车子里,锁上了门。
 
巴比隆和莱米去吃了一顿烧烤,又去酒吧喝了几杯,时间已经从下午到了深夜。
 
“这是哪个蠢货呢,一直打电话过来。”
 
他拿着穆的手机琢磨起来,他已经拒绝了这个叫撒加的人的来电好多次。他准备等享受完了再办事的。
 
电话的另一边,撒加正开车去往穆的家。
 
飞奔下车之后,他咚咚地敲门,米罗给他开了门。
 
“你找穆啊。”米罗看见撒加,下意识地皱眉,“他还没回家。”
 
撒加有些错乱,“他没回来?已经很晚了。”
 
穆从五点离开公司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六个小时,他不是会在外面喝酒买醉的人。
 
米罗随意地说:“可能去哪里散心了吧。”
 
大家都是成年人,晚上十一二点没回家有什么好稀奇的,穆和加隆吵架了以后,这几天心情不好,出去吹吹风也是有可能的。
 
“那怎么电话也不接?”撒加紧张得扶住米罗。
 
米罗眼角抽动:“等等,他…不接你的电话不是很正常吗?”
 
撒加被他这话说的身体一震。
 
“我有话想说,你替我打一个过去吧。”撒加吸了一口凉气。
 
米罗知道最近撒加改变了不少,现在的模样也挺可怜的,就没打算为难,打开手机拨通穆的电话。
 
巴比隆正在回车库的路上,啊,终于来了第10个电话。看来穆先生的生活还挺忙的嘛。
 
电话通了。
 
“喂?小穆?”
 
米罗伸了一个懒腰,好困。时间真的不早了,穆会在哪。
 
他问出声后,却听到一个从没听过的笑声,吓得他差点以为自己闹鬼。
 
“我操,你是谁?”米罗握着电话的手在发抖。
 
这让撒加的心也跟着一紧。
 
“啊,你认识加隆吗?”巴比隆笑着问。
 
“认识……”米罗颤巍巍地说。
 
巴比隆哈哈哈笑着,“正好,反正我也懒得打他的电话。你替我转告吧,我们BOSS希望加隆先生亲自来解救他的爱人。”
 
“爱你个头啊。”米罗骂道,这是怎么回事,电视剧?
 
“把电话给我!”
 
撒加抢夺了电话,脸色发青。
 
“喂!穆在哪里?”
 
撒加立刻就明白了,电话的对面是什么。
 
“拉达曼迪斯?”
 
巴比隆奇怪地嗯了一声。
 
“啊,那个是我的BOSS。”
 
拉达曼迪斯是与撒加的家族历代结仇的家族一员,撒加高中时离开了家族去念书,但他依然很清楚这个男人还活跃在意大利,并且时不时就找弟弟的麻烦,撒加还曾经动用自己在商界的人脉去处理这些危机。
 
撒加急促地问:
 
“穆在你们的手里吗?你们抓走了他?”
 
巴比隆已经走进了车库,他打开车门,没想到几个小时过去,穆还醒着,只是眼神迷离。巴比隆把穆拎下车:“啊,才没有,是穆先生自己要和我们玩的。” 
 
他把电话对准穆的嘴边,他因轻微的缺氧而喘息着。
 
“现在他睡着了,听到呼吸声了吗?”
 
撒加当然听得见这求救一样的呼吸声,他的心脏几乎要从胸口迸出来。
 
“好了,快把加隆先生叫过来,地址在亚斯特大街8号左右,第三条小巷走到尽头左拐,休业的那家酒吧背后有一个车库。告诉他,一定要亲自来。”

 

 

 

 

 

tbc.

评论(5)
热度(7)

© 豆豆甜品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