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甜品店

我爱吃小甜饼。微博@刘小沏♡晋江@刘沏

Final Design。#11(完

#11

 

 

 
 
 
 
 
两年半后,三月初春。
米克诺斯岛。
 
迪斯和阿布下了船,今日阿布穿了件v领的开衫,系着轻薄的海蓝色领巾,迪斯则戴着墨镜,百搭的白色t恤和运动裤,不过他们可不是来度假的,而是来这里会会老友。他们绕着幽静的小巷慢慢地攀上岛中小山坡的山顶,环着山坡修砌着一片片度假屋,墙面洁白如羽毛,降落在这一片蔚蓝的天空下,阳光覆盖了岛上每一个角落,这里气温四季温和如春,民居各色的窗户上溢出种满的鲜花,山顶还有一排古老的风车与圣洁的白色教堂。耳畔不断传来海鸥的嘤鸣。
 
撒加和穆就是住在这个天堂一样的地方吗?虽然迪斯迫不及待的想去海滩边享受日光浴,但是却一路被阿布提醒着“总算找到了那两个家伙,一定要先去找他们才行。”
 
两年半之前,撒加和穆突然辞掉了工作离开意大利,朋友们都在不断打听他们的消息,可是一夜之间,他们就像人间蒸发似的,撒加在雅典的老家已经卖出了房子,穆也杳无音讯,时尚界少了一个刚刚起步的新星设计师。
 
直到不久前,城户纱织想在基克拉泽斯群岛上租赁一块地皮投资旅游业,而出租的另一方负责人则是撒加,这才让纱织等人和撒加重逢。原来他消失后的日子一直在米克诺斯岛生活,和他的爱人穆在一起。迪斯听说穆失忆了,身体也大不如前,也许,这正是穆和撒加走到一起的原因。撒加不让他再做任何工作,只要每天待在家里看看杂志,学做美食,浇花,喂猫,他们过得很平静,在教堂举行了两个人的婚礼。
 
得知了两人的下落,迪斯和阿布便一起过来探望。他们好像也挺久没旅游了,正好想邀请穆去意大利玩玩。终于一路东逛西逛地走到了山顶,他们看见撒加所说的别墅。一座修筑在花园之中的白色洋房,像个天国的小城堡,外面摆放着手绘图案的花盆,种满了植物。一个穿着白色衬衣的男人开了门。
 
“…撒加。”迪斯有点看呆了,“好久不见啊。”
 
站在白色墙面与绿色藤条前的撒加,像个画中的青年。温柔俊雅,身上带着宁静如深海的气息,少了很多锐气,穿着宽松的白衬衣和卷起了边的长裤。尽管如此,迪斯一眼就认出了他,没想到曾经是个严厉孤傲的冷漠上司,现在却放下了他在公司的一切选择如此避世的生活。
 
“那之后你和穆都彻底从意大利消失了,好不容易联系上你们。”迪斯摸着头。
 
“撒加总监…啊呀。”阿布笑出了声,撒加竟然像个渔夫一样。
 
撒加带着两个客人逛了一圈花园才进屋,迪斯也问起了穆的情况,这才知道,穆是突发急性脑梗塞才导致失忆。
 
“医生不建议他强迫恢复,所以以前的事,你别提了。”撒加淡淡提醒着。
 
“我知道,我知道,为了穆的健康,我不提不提。不过简单的介绍总可以说吧?”
 
家里就像大部分地中海的家居一样,装饰简洁明亮,干净清爽,四处都是植物,而且家里养了几只懒惰的猫。穆还在睡午觉,但没一会就醒了,他知道有客人要来,所以特意做了点心放在冰箱里。
 
“HI!”迪斯向下楼梯的穆打招呼。他一点没变,还是那个清雅秀气的模样,肤色更白了,也许没了工作的压力,笑容明朗。
 
“你好…”穆腼腆地出声,有些不方便和陌生人打交道似的,一下楼就去到了撒加的身边。
 
迪斯也生疏了几分,“我是迪斯,你以前的朋友。”
 
“啊,小穆。”阿布冲过来主动抱住他,穆被惊得愣愣的。
 
他以为这两个男人都是撒加的朋友,没想到也曾经认识他。自从来到希腊,他第一次见闻以前的朋友。
 
“我是阿布罗狄。”
 
阿布笑得灿烂,穆淡然地点头。
 
“我是穆…很高兴认识你。”
 
“真是太惨了……”阿布失望地嘀咕道,“竟然连我也不记得。”
 
不过,穆和从前一样温和,甚至更好相处,半天的闲聊,已经让他和阿布迪斯重新成为了好友。他们说起他以前的设计,还把他的作品完好地保存在公司里收藏着。可惜,穆对失去的记忆没有执念,反而释怀地说,现在过得很好,不想勉强自己去想,阿布认为,他是被撒加洗脑了吧,没有什么事比忘记梦想更可悲的,若是穆觉得现在就很幸福,他们也无话可说…。傍晚的时候,一起去了海滩边的餐厅就餐,散步。
 
坐在海滩边的凉椅上,阿布把汽水里的冰块搅得叮咚响动,穆不断地抿唇,好像想尝一尝,然而撒加不允许穆喝太凉的东西。
 
穆像一只养在精致金丝鸟笼里的鸽子,时不时在家的附近飞一会,和海鸥一起,又很快回到爱人的怀抱,他什么都听撒加的安排。
 
“我们想邀请你去意大利玩,怎么样?”迪斯托着腮说。
 
“……好啊。”穆眼底泛起了期待,又看着撒加,“去吧?”
 
“嗯。”
 
撒加皱眉,提到意大利,他心情都差了几分,又不敢拒绝。穆是很喜欢旅游的。
 
阿布手指摆了摆:“撒加,别这么板着脸,那里是穆长大的地方,他应该回去看看。”
 
“意大利是个美丽浪漫的国度。”阿布又对着穆的耳边神神秘秘地说,“趁撒加还年轻多出去旅游哦。男人一旦过了四十岁,精力就会下降呢,特别是那个方面,到时候想浪漫也没有机会了。”
 
撒加听的一清二楚,有些脸红了,穆悄悄地在桌子下握住他的手安抚。
 
他们过得挺好,一周会做两三次。每天都要一起出门,也常常去旅游,约会,这里的居民都和他们是朋友,知道他们是一对很恩爱的伴侣。
 
两三天后,穆就如约去了意大利,在撒加和两个新朋友的陪同下,走马观花地游玩了一圈罗马。然后他们到了米兰,准备逛一天,再一起出发去威尼斯。迪斯说威尼斯的狂欢节是他的节日,因为他是个闻名欧洲的面具设计师,他一定要邀请穆去看看。
 
在米兰街头闲逛,穆注意到唱片店张贴的炫目海报,上面英俊的男人,也出现在一些时装店的代言写真上作模特,他看了他好几眼。
 
迪斯拍了拍穆,“那个人你认识,那是你以前的同学,米罗。现在是大明星,重金属乐队POISON STING的主唱。想见一面都难。”
 
出道两年已经热火朝天了。穆点头,他的确觉得好眼熟,米罗,是不是在他住院时曾经看过他呢?
 
阿布也凑了过来,“对对,他现在超MAN的。”
 
他还问老板买了张米罗的海报给穆作纪念。
 
“我以前还有什么朋友?”穆突然对过去的事有一点好奇,这个城市里应该载满了他的回忆。
 
“我们两个就是啊。”阿布笑得开心极了。
 
“还有别人吗?”
 
迪斯懒洋洋地回答:“艾欧里亚?据说世界各地地跑,到处比赛。”
 
“沙加和纱织小姐产生了很多纠纷,后来辞职回到了印度,似乎没再做设计师。”阿布接过了迪斯的话。
 
“加隆……”阿布不由自主地念叨出这个名字,他望了一眼撒加,最终打消了他想说的话,“不清楚他去了哪。”
 
“他们都是什么样的人?”穆笑着问。
 
“忘了就忘了吧,重新开始你的人生。”阿布耸耸肩,“我可是想失忆都没办法失忆呢……”
 
计划如约履行,他们来到了威尼斯。这里的狂欢节会持续半个多月,的确和穆想象的一样,这里非比寻常,这里精彩绝伦,莺歌燕舞,灯火辉煌。夜晚,在街头随处可见穿戴华贵的富商名流,名媛千金,不过在面具之下,他们也许是小人物,男人可能是女人,女人也可能是男人,老人也许是年轻人,总之是一个全民的节日,任何人都可以加入这场盛宴。穆作为游客,事前什么也没准备,他们准备到了这里再向当地人租赁一套可以进入舞会的精致礼服,而面具,迪斯带了几件令他自豪的作品。
 
而没有化妆的第一个晚上,就在城市里四处转一转吧。在这个城市里,河流穿梭,出行乘船是常事。河上是略显狭窄的街面,人群熙熙攘攘,十分拥挤。
 
一不留神,就和撒加走散了。
 
周围的人们戴着夸张的面具逛街,对着没有化妆的穆呵呵笑起来,不介意他也加入。穆从人堆里挤出来时,他滑了一跤。女人的大裙摆扫在他的身上。看来人真的太多了。
 
“………啊!”
 
一只手扶住了他,慢慢的将穆拉起。他抬了抬头,是一个戴着黑色羽毛点缀的纯白面具,穿着黑色西服的人。
 
“谢谢。”
 
正要起来,手上有什么东西咔嚓一声,正要脱落,穆吓了一跳,急忙护住了他莫名打开的手镯。
 
好奇怪,这东西一直伴随着他,他都不知道怎么解开,撒加提过要带他去专卖店请人解下,可是穆却表示习惯了,就这样。
 
现在怎么会突然打开的?那个扶起他的人主动帮他摆弄了一会,手镯又复原了。
 
他的手腕上明显也有一个手镯,在袖口下若隐若现,甚至穆一眼就知道,那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然而他问不出口。
 
“………”因为更令人吃惊的是,他戴着双子座的对戒,穆颤了颤。
 
“撒加?”
 
他是什么时候打扮成这副模样的?
 
身后传来迪斯和阿布的叫唤,他们在寻找走散的穆。
 
“穆!”
 
“去哪了啊……”
 
穆差一点就奔过去了,手却被戴着面具的撒加钳住,拉回了身边。
 
“我数一二三,我们就跑。”
 
面具下,对方的声音提醒他。一,二,三,两侧如画的风景突然飞逝,他真被带着往前狂奔,这让穆怎么反应的过来。穿过熙攘的人群,他们一路奔跑到了一个更大的广场上,这里放着柔美的音乐,街边挂满了彩灯。
 
“…呼……”穆抚着胸口喘息。“这里是?”
 
这是一个任何人都能来跳舞聊天的舞台,一眼不就明了了么。
 
“想去跳舞吗?”撒加问道。
 
穆摇了摇头,他都没有打扮,干嘛去凑热闹。
 
“人好多啊。”穆淡淡地笑着,“不跳了。”
 
突然之间,他被拥进了这个坚定有力的怀里,还好今天,大街小巷,哪里都是狂欢的人,没有人在乎谁和谁拥吻,也没有人注意谁和谁相爱,穆并不介意被这么紧紧抱着。
 
“怎么忽然带我来这里?”穆轻声问道。
 
“因为。”对方伤感地说,“我以前答应过你的。”
 
“……”
 
“我知道,你不记得了。”
 
而且是什么都不记得了,穆得了重病。
  
他顿了顿,又开口:“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以后,我去了另一个城市冷静。回来时,你已经搬走了,辞掉了工作。”
 
他找了很多地方,一无所获,没人知道穆的去向,没人知道他发生了什么。半年后,他放弃了寻找,自己一人去了很多地方旅游,流浪。
 
“我…我一直在…”穆回答他,却断续地说不完整。
 
穆看不见他的眼神,这是撒加吗,撒加会莫名其妙说这种话?他们不是,一直在一起吗…
 
不远处狂欢的人们,响过耳畔的音乐,还有紧抱着的两个人。
 
穆脑子里茫茫然的,他努力去思考这些话的含义。
 
终于,那人放开了穆,似乎每一个举动都很艰难,他摘下了面具。 
 
“我知道,你一直在希腊。原来你就在我的家乡,我竟然,最近才知道。”他嘴角的苦笑很明显,“迪斯告诉我会邀请你来这旅游……没想到,你真来了。”
 
所以他订了最新的一班飞机赶了过来。
 
穆静默地听着,他听不懂,一句也不懂。面具下的脸让他吃惊。他摘下面具的一幕,也似曾相识。
 
加隆笑了笑。
 
两年多了,他都没好好打理过自己,沧桑了不少,下巴留了一些淡淡的胡茬,但那张和撒加一样的容颜没有变,穆盯着他看了好一会,突然笑出了声。穆觉得神奇极了,他竟然在威尼斯和另一个撒加相遇,还和他打招呼。
 
但是穆一点也不反感,反而像是和一个很久没见面的朋友不期而遇一样喜悦。虽然脑子里塞满了疑问,但是穆从来不会勉强自己去回忆以前的事,也许时候到了,故事就会自然而然地被揭开。
 
“去坐船吗?”穆走到了桥边。他想和这个人多呆一会。
 
“嗯。”
 
 他们随便喊了一只小伙子的船,乘上去夜游。
 
“这里很美啊,我是第一次来。”
 
今晚的威尼斯会灯火通明,河面波光粼粼,泛起温柔的光泽。
 
“你以前便说过很想来,而且是我们两个人。”
 
加隆无奈地笑了笑,和穆对坐着,他却很想再靠近一些。
 
这是,很早之前就魂牵梦萦的片段。他们一起做了许多梦,作了许多约定,但是为何他现在的眼神,那么陌生。
 
船板剧烈地晃了一下,划船的小伙吓了一跳。
 
“喂老兄,坐稳一点好吗?”
 
他知道大人的世界是很疯狂的,但也不要在他的船上好么。
 
加隆差点跌在穆的脚边,爬起来后,两人都不约而同地笑了。
 
穆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你和撒加长得好像,你是他的兄弟吗?我从没听他提过你。”
 
加隆沉吟了一会。
 
“是么,他瞒着你的事多了。”
 
“不是他瞒着我,是我想不起来。”穆摇头,“即使你说了,我也不知道。很抱歉。”
 
加隆不甘心地动了动嘴唇,没有说话。是他自找的,如果当时不那么冲动地离开,事情就不一样了。
 
“这个手镯是怎么回事?你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么?”
 
穆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加隆笑道,“是,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两个在一起便是解开它的方法,穆猜测到了,他们那种不言而喻的关系。他们相对无言,在船上又坐了一会,上了岸。
 
“穆!”
 
撒加的声音传来,正沿着各条河道与桥梁拼命找他,急得满头大汗。
 
这才是撒加的声音,不过两人好像。穆松开了加隆牵他上岸的手。
 
“撒加……”
 
撒加冲过来后,用力扶住他晃了又晃,穆眼眸低垂。
 
“你跑哪里去了,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
 
撒加严厉的声音让穆耳根发红,正想再责问他几句,内心又充满了疑问,刚才和穆在一起的男人是谁?那个人已经戴上了微笑的假面。
 
加隆默默地转身离开,然而他的背影,撒加再熟悉不过。撒加惊骇得一时回不过神,瞠目结舌了好一会。加隆也来了威尼斯?刚才他和穆一直呆在一起,他们发生了什么?他们,不会谈了以前的事吧。
 
只要一想到穆会听闻以前的往事,有可能恢复记忆,然后不再相信他,不再喜爱他,撒加就恐惧至极。从他对穆说了第一个谎言开始,他就无时不刻不在患得患失。他好不容易才得到一生中最爱,他是最怕失去的。
 
“不好意思,我不小心就玩得忘乎所以了。”穆歉疚地说。
 
“…是我太担心了,我没有怪你。”
 
转眼间,撒加的眼神又恢复了温柔,他揽着穆往人群稀疏的方向走。
 
“我们回酒店吧。”
 
“好。”
 
穆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原地早已无人。加隆已经在上岸后悄然离开,也没告别。
 
他为什么会有和自己一样的手镯,为什么会有一样的戒指…他离开后,穆才后知后觉地想问个清楚。
 
回到酒店,穆谈起了心事。
 
“今天遇到一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他说这是他送给我的礼物。”抬起手腕,穆露出了手腕上的镯子。
 
“我一直在想怎么解开,他一下子就解开了呢。”
 
撒加头脑混乱地听着,耳际嗡嗡作响。
 
穆还在笑着,“我听他说了一些以前的事,好像……挺有趣的。”
 
打开双人间的房门,撒加立刻将人抱紧。
 
“别离开我。”
 
“……啊。”
 
穆不解地看着他,“你怎么了?”
 
刚回来就这样。他的确是不该突然消失在街头,不过这不是回来了吗。
 
撒加几乎是央求地说:“如果有一天你想起了曾经的事……也别走。”
 
穆不懂撒加为何这时候提这些,他愣在了对方怀里。
 
“答应我。”
 
“嗯,我答应你。”
 
穆也回抱着他。
 
“穆……”
 
撒加还是不安极了。
 
“如果有一天。你忽然发现——你其实爱着另一个人。”他难以启齿地道“我不介意和他一起……一起拥有你。”
 
“哪怕在你心目中,成为第二的位置也可以。”
 
“你在说什么啊。”穆吻了他的额顶。
 
穆觉得他今晚很奇怪,也很好笑,他们不是在一起很久了么,怎么还担心这个。很快穆就哄着撒加入睡了,穆抬着他的手指又看了看那枚对戒。
 
今天遇见的那个人很特别,他也有一样的双子座戒指。听他说了那么多,他们应该是发生过什么的。
 
奈何他竟然和撒加长得一模一样,即使是出现在梦里,恐怕也会迷惑得人分不清。
 
两天后,飞往雅典国际机场的航班即将启程。
 
班机上,撒加在思考,这三人一排的座位边上会是怎样的乘客。很快,已经有一个人影站在那,准备入座。
 
“哇,又见面了。”穆的语气颇可爱,他看见了那晚在威尼斯遇见的人,顿时开朗地笑着。
 
加隆把胡茬都剃得干干净净,头发打理得整洁隽逸,和那晚略显颓废的模样对比,他已经焕然一新。
 
“你怎么在这里?”撒加脸色一变。
 
“我准备回老家了。”加隆随性地答道,坐在了穆的身边,冲他清朗一笑。
 
原来他就是订了这个座位的乘客。穆好奇地左右扭头,看着两个人,好像…
 
撒加只得无奈地介绍:“这是我弟弟,加隆。”
 
果真如此,穆就知道,他们一定是双胞胎,否则怎么会长得这么像。
 
加隆的手搭上了扶手上的桌子。又是那枚戒指,这难道也是出自于自己之手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被两个电光火石的人夹在中间,穆想问又不敢问。
 
没想到他失忆前最后的设计,会在冥冥之中把三人的命运绑在一起。
 
看来新的故事,正要开始?

 

 

 

 

 

 

Fin.

评论(2)
热度(13)

© 豆豆甜品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