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甜品店

我爱吃小甜饼。微博@刘小沏♡晋江@刘沏

猫。

 
★短篇小故事,大概两章就完了

★拟猫设定,或者说只是一个类似于梦境的故事,而不是角色本身

★all穆(不。
★只为自娱自乐,文笔拙劣,剧情狗血,还请他人慎重观看,如果看了第一段就感觉不适,请停止!不要再继续下去了否则不要怪我在雷你们

★没有黑角色的意思,只是个人恶趣味作祟
 
 
 
 
 
 
 

 

 

 

 

 

 

 

 

 

 
 
 
 
穆是一只母猫,纯种的白色安哥拉猫,拥有一双淡绿色的杏眼,如宝石一样明亮,全身的毛色没有一丝杂质,不论谁看见这只小猫,都会喜爱它的。穆出生时,幼小得一只手可以握下,史昂来宠物店挑选时,听说母猫会安静一些,便一眼相中了穆,将小奶喵带回了家,他很早就想养宠物了。
 
为了防止穆乱跑,史昂准备了一个金丝笼子,笼里放置了一只铺满柔软羊毛垫的小窝,笼子还可以提着走,这个就是穆喵的家。穆很乖巧,每天都在笼子里睡觉,或者在窗边趴着看风景,不像那些野猫一样调皮得上蹿下跳。
 
每当史昂来客厅看书时,穆就趴在史昂的脚边撒娇,偶尔会偷偷爬到沙发上,或者溜到史昂的床上,祈求他的爱抚。史昂是一个过得很精致的主人,连穆喝牛奶的碟子都是烫花瓷器的,食用最昂贵的羊奶粉,佣人每天都会将房间打扫得一尘不染,猫咪在房间里玩耍也不会弄脏自己的爪子,每当史昂捉过穆来逗弄,穆都不会伸出指甲,爪子里粉红色软乎乎的肉垫,小巧而可爱,偶尔它抱着史昂沾了牛奶的指尖吸吮。史昂待这个小东西极其宠溺,有时也格外严厉,不允许穆离开这个家里半步。他们的别墅外的一个商店后院种有一片猫薄荷,有许多流浪猫会聚集在那睡觉,他们很邋遢,野蛮,而史昂不希望自己的宠物和他们厮混,他的宠物就应当永远被他饲养在铺有金丝绒毛毯的家里,就这样,小穆一天天长大了。
 
加隆是在搬家过程中偷偷溜走的一只小黑豹,原本是该隐伯爵弟弟所饲养的猫少爷,现在落魄成了流浪汉。它浑身黑色,鼻梁高挺,浑身带着不容接近的戾气,但却意外和其他流浪猫相处得很不错。加隆曾有个孪生兄弟,和它生得一模一样,也是一只纯种的孟买猫,名字叫撒加。自从它溜走,它们确是几年不见面了,撒加应该还被好好地养在该隐伯爵的家中吧。
 
薄荷园附近有一栋富人别墅,主人是来自东方的男人,加隆时常见到他提着自己的猫笼子出门,他拥有一辆黑色的豪车,他养的小白猫干净,高贵,可爱,眼睛圆圆的,从很远的地方就嗅得到他一身奶香。应该是一只母的,在附近的流浪猫里,加隆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家伙,如果能和这只小安哥拉交配,应该是所有公猫的幻想。每次那个男人提着猫出屋子,加隆都会尾随而上多看几眼,此时,加隆已经从那个男人的口中得知了穆的名字。
 
某一日,史昂又抱着穆出门游玩,闻到穆身上的味道,加隆从薄荷叶下奔了过来,险些被史昂的车撞倒。司机摇下车窗唾骂了一句,史昂望见后,淡淡说着,不管它,是只流浪猫。而史昂的怀里,那只白色的母猫从车窗处探出头。它发现了加隆,它们第一次在对望。不过,车很快就驶走了,越来越远,是猫咪追不上的。
 
加隆知道穆也看见了它,还在后车窗上趴着看它追车的样子。它的心脏砰砰跳的很快。它并不知道,那是穆第一次见到陌生的公猫,穆的世界里单调得只有主人史昂,这下,平静的心突然掀起波澜,穆对它的同类产生了一种好奇。之后,加隆经常溜去史昂家楼下,从一个栅栏破洞处钻进来,它喜欢偷看别墅的二楼阳台,种满了蓝紫色的风信子,壁虎从上垂涎而下,如果穆能出现在那里,一定和这些花很相配。加隆每天会选择一个固定时间在楼下挑逗似的呼唤,听到野猫的声音,穆躁动不安地在屋里乱跑,不再乖乖地待在史昂的怀里睡觉了。史昂很不满,他担心是猫的春天到了,附近的公猫发现了他养着小母猫,所以不远千里跑过来发情,要求佣人把附近的野猫全都赶走。不过那个笨拙的佣人,是捉不到夜行者一般的加隆的,佣人试着驱逐了几次,堵住了栅栏的缺口,加隆均又能攀墙而入。
 
终于有一天,穆从阳台的花蔓间探出脑袋。加隆逗留了一圈,想让穆顺着管道滑下来和它亲昵。但是穆穆看上去那么弱不禁风,好像不敢爬下来,它从来没做过这么危险的举动,而且它这样会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如果沾染上青草的味道,史昂肯定会生气。加隆趴在地上摩挲着自己的身体,舔弄着前肢上的毛,看上去难受极了,而且它还忍耐着没有叫出声,不敢惊动房子的主人。在阳台上看着这一幕,穆还是决定小心翼翼地爬下楼,它承认从第一次见到这只黑猫的时候,就被吸引了。
 
从二楼偷偷下来一趟,让穆穆惊魂未定,已经习惯了走在毛毯上,湿漉漉的石地和青草对它来说很不喜欢。“你身上真好闻啊。”加隆扑在穆的身上,这甜甜的香味让它魂牵梦萦了好久,总算靠近它的身边了,比想象中的还要温软,真想占有这只小母猫。
 
“你家住在哪儿?”穆腼腆地问。“下次带你去吧。”“不啦…史昂先生会不高兴…”穆抓了加隆几下,一股让人舒适的薄荷味道,这就是野外的气息吗?而且加隆是雄性,它的气息带着攻击性,穆的力气没有它大,它们在草地上滚来滚去,没一会就被压住了。任凭穆怎么乱挣扎,伏在背后的加隆还是不让离开,加隆在脖子上咬了几口,还抓伤了穆。制服了柔弱的母猫后,加隆的意图很明显。虽然在野外混了几年,但毕竟是在高贵的家庭长大的,加隆可不想在发情期随便逮一只流浪猫来解决。
 
加隆轻轻咬住穆的脖颈背后,四肢的力量困住了穆,让它无法动弹,爪子在草地里挠来挠去,就这样…加隆慢慢找到了它想要的入口,小加隆也完全站起。就在它未能得逞时,穆反抗着大叫起来。
 
“喂!你叫什么?又不会很痛。”加隆慌张地说道,其实它没什么经验,只知道如果母猫反抗的话,就用蛮力压制对方。穆被他翻转了身体,短毛猫的腹部,一片洁白,沾染了泥土和青草味,穆的挣扎越来越小了,被加隆亮出的爪子挠伤后,圆圆的眼睛也垂了下来,蔫蔫地看着身上好如猛兽的黑猫。似乎是被后院的叫声吸引,有一个身体臃肿女佣人出现了,她拿着扫帚喊道:“该死的,流浪猫又溜进来了,诶呀!小穆…”
 
竟然有流浪猫在欺负老爷最喜欢的宠物,女佣的扫帚摇摇晃晃地挥向加隆,它猛地跳开。只看见一个黑影,就消失在院子里,大概躲到什么树后面去了,加隆很快就顺着篱笆爬上围墙,离开了别墅。
 
“噢!可怜的小猫咪…”穆惊魂未定似的在草地里仰躺着,女佣抱走了它,脖颈上的划痕让她心疼,肯定是刚才那只黑猫留下的。穆被抱回屋子后,史昂也正好回家。女佣在他耳边说了什么,史昂脸色一变。
 
穆的身上脏兮兮的,不敢回到小窝里睡觉,也不敢踩进客厅的毛毯,于是缩在玄幻门口。主人看它的眼神,的确不太对。
 
女佣胆怯地问着:“是不是到了发情期?小穆这个年纪应该差不多到了。”史昂冷着脸说:“我带它去做个绝育手术。”史昂带着穆去了市中心的兽医院,医生说,如果母猫从未发情过,不建议做绝育手术,等到了年纪再说。在兽医院,穆的身上的伤痕消了毒。回到家之后的好几天,史昂都把它关在房间里,不允许它再靠近阳台,也不让穆靠近他撒娇。没想到在他眼皮底下,穆竟然敢溜出家门和来路不明的野猫偷情,史昂对此不太高兴。几天下来,他发现穆又变得和从前一样乖了,被主人冷落后,也不再那么活泼,每天都缩在一个角落里,发出低小的绵绵的叫声,史昂心软,主动抱过穆爱抚。他意外的发现穆的身下有些湿润,还贪恋他的抚摸。
 
看来穆真到了发情期,穆不像其他野猫那么野蛮,会在发情期大吵大闹。要找只公猫来和穆交配吗?史昂思考着,手指却在穆的密处有了动作,刺激得让猫浑身触电一样,既难耐又期待。不过,人类的手指对于穆来说大了点,史昂是不准备再继续下去了,他起身去取了柜子上的棉签。
 
回头一看,穆在沙发上舔弄着自己,爪子时不时在身体上抚慰,仰躺着不肯好好起来,发出断续的叫声。看出主人要安慰它,穆乖顺地窝在史昂怀中,唔,很想要啊。棉签在私处玩弄了一番,但始终没有进去,史昂担心会伤了穆,而且也不卫生,让它大概舒服些就收了手,穆满足地回小窝里睡觉去了,脸上还带着潮红。
 
从那以后,穆总是追着史昂的脚步。它知道史昂会满足他的那里。然而,这种事没发生几次,史昂便给穆穿上了一件类似贞操带的粉色裙子,小穆感到很不舒服,可是自己却脱不下来。
 
穆变得比之前更难受了,而且很忧郁,它尝试着去二楼阳台上呆着,等待着那个以前常常徘徊在附近的黑猫。被赶走了一次,它还会来吗?
 
幸福的是,穆在阳台呆了两三日,加隆果真又出现了,只是它犹豫着要不要翻墙进来,它担心进来了被发现,不方便逃出去。不过它的眼睛一直盯着穆的方向,穆穆犹豫着,偷偷地从二楼翻了下去。
 
穆主动靠近了加隆的身边,不过加隆没有之前那么热情了,对于上次被赶走的事还耿耿于怀,它向来不会热脸贴冷屁股,好在它看出穆还挂念着它,这么快就迫不及待下来主动贴近,还穿着人类给它做的“裙子”,挺可爱的。穆试探地摸了它几下,加隆好像没什么反应,穆又撒娇一样仰躺了下来更粘着它,两只猫的身体不断摩挲着。“谁让你穿这个的,真麻烦!”加隆不断抓挠着紧扣在穆身上的绸缎丝带,誓要取下这碍事的裙子,它挡住了猫咪的私密处。穆完全被压在了草坪上,衣物被一点一点扯断,露出了柔绵的腹部。“呜…”
 
加隆终于找到了入口,而穆却没有了力气,任由小黑猫伏在身后动作,害得它埋在草地里尖叫,又惶恐主人听见它的声音。他知道猫普通的叫声在人类的耳朵里已经非常的刺耳。
 
“喜欢这样吗?”
 
“才不喜欢呢”
 
穆的呻吟显然是在欲拒还迎地求饶…然而,不是第一次被触碰,只是比起主人用棉签来爱抚,和一只真正的公猫亲密起来更真实,侵占似的气息包围着全身。
 
树荫正好挡住它们的身影,加隆享受完了,便跑去院落的角落里休憩,穆玩的精疲力竭,想过去舔舔加隆,却发现,加隆已经睡着了喵。大门口传来吉普车的刹车声,是史昂回来的声音。如果他回了家见不到穆,肯定会大发雷霆了,最近下了禁足令,穆是很清楚的。它最后留恋了加隆一眼,便匆匆离开。
 
穆假意迎接似的奔到了门口,穿着西装的史昂正踱步走来。不料一望见穆,史昂的眼神突然惊愕不已,甚至有一丝怒意,他看见,穆身上的衣服残破,像被谁狠狠欺负了一样,脸上的毛染了泥土和水渍,史昂可以想象发生了什么,他严厉地吼了一声,吓得穆立刻逃进了玄关的角落,身体瑟瑟发抖。史昂令仆人把穆抓去清洗一番,再重新穿上另一件淡紫色的猫咪裙子。
 
晚上,女仆进入史昂的房间送来咖啡,穆也跟着溜了进来。身上已经用牛奶清洗过,又成了一只奶香味的小喵。穆知道今天自己不乖,于是等着史昂的原谅,可是等女仆跟史昂絮絮叨叨地说完了一些话,史昂的表情更难堪了。
 
原来听了女仆的言辞,史昂便怀疑穆擅自跑出去和野猫偷情,它身上有和夜猫交合过的痕迹。猫终究是猫,改不了它的本性,史昂这么心想着,让女仆把穆赶出了房间,他还要工作。
 
书房门砰地关上。讨不到主人的欢心,穆的脚步都变得失落至极,它回到自己的笼子里睡觉,笼子原本在史昂的卧室的,后来移动到书房,现在又移到了客厅,客厅不开灯,冷冰冰的,这算是史昂对它的惩罚吗?穆很害怕有一天会被丢出门外。
 
接下来的一个月,史昂似乎更忙了,每日回家已经是天黑,自然没有空逗猫。穆朝思暮想地想见主人,希望总是落空,精神大不如前,每日无精打采的趴在窝里,吃东西没胃口,牛奶也喝不完,体重还增加了。有一天,喂猫食的女仆发现了穆的变化,她还以为穆生了什么病,看见小腹上的起伏,女仆才知原来是穆穆怀上小猫了,小心翼翼地将此事告知史昂。
 
最近穆被禁足在家里,怀孕的原因,一定是上一次惹下的祸。史昂听了后没有一丝喜悦,早知如此,就该抽空带它去做绝育手术了事的,史昂心烦意乱地带着穆去兽医院检查,检查之后,医生断定是怀上了四五只小猫崽,小肚子垂在身下,不仔细看难以看出,不过在史昂眼里,他十分不满意,直接询问兽医是否可以引产,他的问题让医生怔了怔,笑着反问,先生你怎么可以让自己的小猫流产呢?担心被举报虐待猫咪,史昂打消了这个念头,但心中还是不满极了,若不是他平时很忙,他一定不会让穆溜出家门和野猫鬼混。
 
回到家。因为怀孕,女仆取下了穆身上的衣物,这一次调皮以后,穆更加地不受史昂欢迎,再也没有机会能上二楼,史昂吩咐了女仆,不允许猫咪去他房间。有一日,史昂带了宾客在客厅谈话,送走客人之后,他在客厅又呆了一会,穆趁机从笼子里溜达到史昂脚边,祈求他的关注。穆和从前一样乖巧,发出软绵绵的叫声,主人已经很久没有抱过它了,穆装模作样地在地上滚了一圈,睁大眼睛。史昂喜欢它的可爱,但当史昂见到穆鼓鼓的肚子,顿时兴趣全无,他不耐烦地起身,直直往二楼而去。穆失落地缩回了它的小窝,史昂从来没有这么冷淡过,甚至是厌恶他了,而穆实在想不出为什么。渐渐的,穆终于知道肚子变大的原因,恐怕主人不和它玩也是怕伤了它。穆听得见肚子里的动静,也感受得到有小猫咪在身体中孕育着,有时还会在肚子里胡闹,穆决定好好保护这些小生命,只要小猫出生后,主人一定不会再嫌弃他,这一定是他为主人生的小猫。
 
离穆的生产期不远了,不过也有生的晚的猫咪,超出预产期。某一日,穆偶然听见女仆和史昂的谈话。女仆问起生下小猫后该怎么办,先生不喜欢这么多猫咪吧?史昂不经思考地回答:送人,家里留一只就够了。留哪只呢?女仆问。到时再定吧,史昂笑着说,女仆絮絮叨叨地离开了,而在一旁休息的穆竟然听懂了他们的对话是什么意思,连忙躲了起来。它突然止不住地害怕小猫们被送走,或者被迫和自己分开,史昂真的厌倦它了吗,甚至不愿意在家里接纳新生的小猫崽,不愿意再在宠物身上花心思,意识到这一点,穆难过得想逃离这个家,它要去一个没有人会分开它和小宝宝们的地方。
 
穆本来还是不相信,不相信史昂真的会这么对它,从前每天都抱着它睡觉任由它撒欢的主人,怎么会因为它一点点不乖,就突然变了个人一样呢。一晚,史昂回了家,穆又试探性地跑去,不过还没靠近,史昂便抬脚上楼,仿佛没看见它似的,正好鞋子撞着穆的身体,穆小猫吃痛地叫了一声,嗖地逃开了。
 
此后,穆更为抑郁。温室里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小猫,从没想过自己会失宠,可是如今的状况,史昂是真的不再关心它了,猫咪猜不透人类的感情,如果失去了依靠,总会学着自力更生。穆终于鼓起了勇气,选择了离家出走。它知道外界有它的同类,它要去寻找朋友,去一个没有人束缚,又不会给它期待的地方。穆这样未经世事的家养猫咪,不知猫在人类世界里生存的艰难,没有食物,四处面对争夺者,甚至是穷凶极恶的其他动物。
 
离家出走后,穆学其它野猫在垃圾桶里找残羹剩饭,但往往没有得逞,就被附近的野猫抢了先机。白日,在小镇里逛街,夜晚,找一个隐蔽的地方睡觉,还要避开街道上形形色色莽莽撞撞的人类,稍有不注意,就会被人类捉去。没有温暖的小窝,没有柔软的地毯,没有人送来装满牛奶的金边碟子,没有人替它洗澡。生活虽然天壤之别,可肚子里的小猫崽成了穆唯一的支柱,然而,肚子越来越沉,它得找一个地方生产才行。
 
有几只流浪猫觅食时发现了几近晕厥的穆,它软绵绵地倒在路边,看上去睡着了,然而怀有身孕的母猫,是不会让自己置于如此危险之下的,想必它是饿晕了。许多第一次怀孕的母猫,不知道怎么生孩子,所以手忙脚乱,于是这些流浪猫决定帮助它。穆醒来后,发现自己在一片野猫聚集的园子里,没有谁知道它是怎么被带来这里的,四周种满了紫色小花,浓郁的薄荷香味让人安心。懒洋洋的野猫们纷纷躺在附近,或睡觉,或嬉闹,穆路过它们的身边,每只猫都睁眼打量它,又眯上,它们对于从贵族人家逃出的纯种猫已经见怪不怪了。它在附近逛了一圈,一只热情的猫站出来打招呼。
 
“这是个好地方吧?”那只淡棕色的卷耳猫安抚着穆,“我叫艾欧利亚,我们发现你晕在路边,所以带你来这休息。这里每天都有人过来喂流浪猫的。”这里是一个农庄的后院,种满了香味馥郁的猫薄荷,穆似乎在哪听说过这个地方,绕过花园,它走得远了一些,穆惊讶地抬头,史昂的别墅竟然就近在咫尺,那栋老房子的墙壁上全是倾泻的枝蔓。要回去吗?穆询问自己;不,又如此回答。它不知道失踪的这几天,史昂先生四处寻找它。
 
有猫好奇穆的来历,轻轻戳着穆的身体,“它们的父亲是谁?”穆思考过这个问题,它不知道交配后的猫咪会怀孕,所以也没找到答案。薄荷园前的农庄主人,会定时来喂食流浪猫,是个憨厚的中年人,发现新来了怀孕的小母猫,他特别搭建了一个篮子。其他的猫围过来看了又看,对于这只被特别待遇的猫有些艳羡。 
 
“啊,这不是住在隔壁的贵族吗?”有猫咪认出了穆,说话酸酸的。穆摇头,友好地说:“我已经离开那了。”今后这里才是它的家。又有猫问:“听说加隆常常去那边玩,你认不认识它?”加隆跟它们说过,那栋别墅里的猫已经是它的囊中之物。加隆,真是个熟悉的名字,穆犹豫着点头,其他猫咪八卦得很,它们猜测着两只猫的关系,又叫着离开了。加隆不常逗留在这,薄荷园不过是它休憩的地方之一罢了。它好几日才回来一次,不过待它下一次出现时,有猫咪和它说起了前几天刚来的穆,那不是你之前提过的漂亮家伙吗?现在它离开别墅到我们这里来了。虽然难以置信,加隆还是第一时间去了穆待的地方,就在薄荷园里,它受到农庄主的优待,所以有小窝。纯白色的猫咪在篮子里侧躺着,睡得很安稳,看得出来它即将诞生小猫咪了,加隆有些不好意思地闯入,戳了戳穆把它弄醒。
 
“你怎么在这?”加隆很惊讶,好像穆不该出现在这里似的。一时道不清缘由,穆舔了舔爪子,准备继续睡觉,现在。“你…你有孩子了。”加隆的眼眸显出吃惊。“干嘛?”穆往里缩了缩。“是我的吗?”加隆不好意思地挠着自己,脸上也红了,“你有没有和其他猫在一起过?”穆很平静地叫了一声,“没有。”生活在人类的世界,面对人类的驯养,一般交配后的猫基本不会再见面,很多猫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它们也早已习惯。突然发现自己的孩子就在面前,加隆心里十分喜悦,短暂的一生里,这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幸福,“好好休息,我去给你找点吃的。”它舔了舔穆,往外而去。
 
加隆回来后,食物都堆在了一边。穆正闭着眼睛休息,可是见到加隆,又慢慢地张开望着他。加隆趴了过去,“我可以摸你吗?”加隆身上散发的信息素,一点也不讨厌。于是,穆挪出了一点位置。“好啊,但是你不可以骑上来。”它们安静地睡在一起,就像夫妇一样呢。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8)

© 豆豆甜品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