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甜品店

我爱吃小甜饼

另一只猫。


 
 
 
 
★接上文
★cp双子穆
 
 
 
 
 
 
 
 
该隐伯爵是当地的贵族,在这一带颇具声望,常常援助贫困区的居民。许多人都知道他养了两只黑色的孟买猫,它们在伯爵家里进进出出,非常显眼,名字叫撒加和加隆,是孪生兄弟。大概一年前,该隐伯爵,失去了其中一只,对于没有被人类完全驯化的猫,张贴寻猫启示也是没用的,伯爵放弃了寻找,不过他做了点亡羊补牢的事,他对撒加变得严厉许多,几乎是圈养在家里。对于该隐伯爵和史昂这些贵族名流来说,养猫是他们的一种乐趣,也是尊贵的体现,对猫的种类挑选十分严格,他们都同样不允许自己的猫太调皮。他们喜爱的只有乖顺的动物,或者说,是被自己驯服的动物,若有一点令他们不满意,大概就是失宠的开始。
 
史昂是当地的银行家,又是贵族出身,虽然是旁系,但他拥有的财力相当庞大,人脉也广阔。上流社会的名媛绅士形成了许多微妙的关系网。在这个圈子里,史昂和该隐是朋友。该隐伯爵也不止一次采访过史昂在郊区的古宅别墅,装饰十分奢华,该隐最近又一次来访,明锐的眼睛发现客厅里金丝笼空落落的。他询问史昂:“养的小猫呢?”每次来,总是见它在里面睡觉,十分乖巧,而今日则是很不寻常的。“失踪了半个月。不过,它会自动回来的。”史昂的嘴角露出一丝讽刺,家养的猫咪在野外生存艰难,过惯了奢侈日子,即使是野兽,也戒不掉,穆离不开主人,史昂有这样的自信。“一只猫待在家里久了会无聊,应该让它和别的猫接触。”该隐若有所思地说。“您清楚的,我不喜欢野猫。”史昂说,“据我所知,伯爵大人的宠物猫倒是个贵族少爷。”如果是干干净净的公猫,史昂不会反对穆和它们交配。“那只不听话的小黑豹子,若是史昂先生喜欢,我大可割爱赠你了。对了,希望下次见面,你的猫咪会回到你身边。”该隐伯爵又坐了一会才离开,还一直说,近期就把他的黑猫送过来让史昂养着玩,他知道史昂喜欢猫。
 
穆在睡梦中挠了挠鼻子,薄荷的香味让它身心舒畅,尾巴时不时扫动在身边的猫身上。穆忽然睁开眼睛,它望着加隆,竟然粘着它睡了一天,现在身上全是加隆的气味了,穆把它挠醒。“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穆问道。加隆一阵惊觉后爬了起来,“是,我忘了说了…?加隆,是我的名字。”其实世界上有许多野猫是无名的,它们游走在各个街头巷尾,互相知道身上的气味。但加隆不一样,它的名字是有人取给它的,所以一直记得。“我叫穆…”穆腼腆地笑了笑,加隆也只是应答,“我知道。”它怎么会知道呢?穆也没打算追问,它仰躺着,爪子抚在身上,“好饿…”
 
“我去给你找点吃的来。”用那群小流氓猫的话来说,穆现在是它的马子,加隆应该照顾它的。没一会,加隆叼着鱼肉回来了。附近哪里抓得到吃的它再熟悉不过,还一再跟穆强调要在生小猫之前把身体养好,它们度过了一段安静,美好的生活。产期也快了,农场主和他的妻子会接生小猫,发现穆的身体有了状况,就带着它去暖和的屋子里生baby,消毒,忙里忙外,有了一窝小猫崽,穆也累得睡了过去。快入冬的季节,穆的小窝就在农场主小屋的暖炉边。加隆偷偷溜了进去,想看看它的小喵刚出生后是什么样子…屋里非常暖和,飘着一股奶味。加隆撩开穆的一只爪子才看到,四只小喵非常小,都湿漉漉的安睡在穆的身边,被它的毛遮挡着。虽然刚出生,但加隆知道乳猫的特征,这里的四只宝宝是一只花色,一只纯白色,两只黑色。加隆在它们身上不断亲吻,把小猫弄醒了,出于本能,有一只往穆最柔软的腹部缩了过去,好像知道哪里有吃的,便缩成一小团,在穆的身上吸吮着,看的加隆一阵脸红。也许想起自己也还在襁褓里的时刻,加隆凑近穆,嗅着它身上恬静的气息。“你干什么哪,不要吓坏它们”穆也醒了,可身体虚弱,也不方便活动,加隆便凑在它脑袋边舔来舔去,“我只是想亲你,还有它们。”“它们很可爱吧?”小穆有些自豪的说,又垂着眼睛期待地问,“你会和我一起养育它们长大吗?”加隆一刻也没犹豫道:“当然,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它是小喵的父亲,其实一般不负责任也可以,只是小穆现在的样子太让它怜爱了,附近的猫都知道它和穆的关系,它没有理由撒手不管,并且要塑造一个优秀的宠爱妻子的形象才行。过了一周,小喵认得爸爸和妈妈,只是,不是很喜欢粘着爸爸。花色的那只幼崽是母猫,其他的三只都是公的,除了花色,都很活泼,喜欢乱窜。“它们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万一长大了怎么办…”穆穆这样思考,现在的日子真是太幸福了。
 
“又来拿蔬菜吗?”农场主问史昂家的女仆,他们聊起家常。“史昂先生恐怕又想养猫了,让我去准备一些猫粮。据说是有个贵族老爷要送他一只黑猫。”“说起来”农场主点头,“我这里有一只白色Angela生产了,一下生了四只可爱极了的。”“是吗?”那个女仆并不机敏,但她随意地参观了一下,一见穆在睡觉,便马上认出了它,果真是史昂先生丢了的那只全身白色的安哥拉猫,她就知道穆还活着,“原来小穆跑这里来了。”还生了这么多小猫,女仆有些惊喜,在穆失踪后,她总能看出史昂每日郁郁寡欢,这下回去报个喜,看看要不要把小穆带回去。此时的家里,史昂正派人给家里的新成员准备一间屋子,撒加的脖子上打着黑领结,客厅里堆了不少猫的用品,全用礼盒包在一起,该隐伯爵送出撒加之前叮嘱过,“撒加平时很安静,但是偶尔就像发了疯一样,是个很难搞定的家伙。”
 
可能史昂先生已经不喜欢穆了,但女仆还是唯唯诺诺地跟他说出穆的消息,史昂很平静地说,带回来喂在楼下吧,不过别让它上楼,不能进客厅。
 
过了一天,女仆来商量穆的事,农场主很乐意把猫交还给原本的主人,他还得到了小费打赏。他打开门,趁着穆在窝里睡得安心,他们把它装进了笼子。按照史昂的要求,女仆把小猫崽也全部带走了。
 
加隆在屋里上蹿下跳,翻来翻去,农场主被它的举动气的拿出了扫帚,把它赶出屋子。“想吃晚饭?不过这会没吃的!别给我乱跳!”加隆躲过了挨打,又拼命在四周找了很久,终于它自己确认了,事实是,穆一点踪迹也没有,消失了。加隆不相信穆会平白无故地离开,而且还带着四只幼猫,穆留下的气息就消失在门口,它会不会回到以前的家里去了?在那个看得见别墅二楼的地方,加隆始终见不到穆的出现。
 
穆被安置在厨房里,附近的味道很熟悉,只是它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里。以前的家…“小穆,来喝牛奶啦。”那个女仆它认识,穆惊恐地睁开眼睛。它护着身下的小喵,如今它最害怕的,还是和小猫分开。至少在它们长大之前,它不愿意小猫受到伤害,和它分离,一想及史昂曾经说出的残酷话语,穆还是没法信任这个家,还好女仆没有对它做什么,只是简单的喂食,入冬时节,门窗都被紧紧关上了。穆想溜出去寻找加隆,但小窝里的宝宝却不能跟着一起走。
 
“真漂亮啊。”女仆喜爱小穆,给穆穿上她自己缝制的小裙子和脚套,还剪了穆的指甲,怕它抓伤幼猫,其实她是不怎么会养猫的,她只看得出穆非常忧郁,回到了温暖的家里,穆应该是很开心才对啊。果然是因为失宠了吗?人类还是不懂猫的心里在想什么,她也是给予自己能给的关怀罢了。
 
家里很闷,没有其他的野猫过来搭话,之前和加隆承诺过会一起生活,现在这想起来也像是幻梦一场。等小猫会稳稳当当地走路了,穆就打算带它们离开这。只是,在回家里几天后,穆没有想到它会在家里发现加隆的影子。难道史昂把加隆也带来了吗?穆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加隆”的方向。史昂抱着加隆在客厅里看书报,穆又躲在墙背后偷偷地看着他们,不敢过去打招呼。那真的是加隆?穆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加隆应该嗅得到它身上的味道,不会置之不理的。史昂看完书,准备上楼,撒加也忠实地跟着,它的余光瞟到了角落里偷看的穆,却不理不睬,高傲得穆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加隆…”穆追在它身后喊了好久,在楼梯口,徘徊了一阵,门里始终没有人出来,更不会有加隆。女仆把小穆拎回厨房的小窝里,裙子耷拉在边上,它不敢动了。
 
“喵~”小幼猫们在厨房里走来走去,好像?很久没有见到爸比了。它们也很想念加隆爸爸,就用生涩的喵叫问穆它去了哪里,穆失落地隐瞒了真相,它可不想让孩子们知道加隆现在冷漠的样子。不过幼猫崽像是继承了加隆天生的调皮聪明似的,在这家里住了没多久,就立刻发现撒加的存在。也许爸爸妈妈吵架了吧,它们怎么从不说话?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每天都在一起,亲吻对方,加隆为了和穆独处,还会把幼猫拎走,但是亲热完了,加隆也会来逗孩子玩。“你们最近怎么总是溜出去?”穆问小猫们,于是小花喵老实的回答它,想去楼梯门口等着爸比下来。啊…穆也心疼了,它打算再去试试,它不相信加隆会变成现在这样。撒加当然认识穆,但出生高贵的它不想接触被女仆养在厨房里的猫,穆身上总是粘了好多面粉灰尘。而且,是一只生过小宝宝的母猫,也不知和什么样的公猫交配过,撒加更没有兴趣了。
 
撒加就在客厅里休息,旁边没有人。也许见到了机会,穆提着脚无声地靠近着,它在不远处闻了闻撒加的气息,一点也不像加隆啊,可是长得一模一样,又有什么办法呢,也许是换了生活后就没有野外的气息吧。撒加醒了,脸上的毛一齐颤了颤,便发现穆睁着圆大的眼睛在打量它,这让它很不舒服。撒加没想到,这只穿着小裙子的母猫会主动接近它,它别过头看也不看。“唔,根本不理我了,我是穆啊。”穆试图打招呼,撒加还是不回答。穆又友好地挠了一下它后背,尾巴转了转,期待撒加的回应。可是撒加骄傲得不看一眼,穆躺下来滚了一圈,吸引他的注意。“你的裙子真难看。”从没见过母猫这么穿,就像一个乡妇一样。“是厨娘送给我的”穆穆倒下来抓开裙子,取下来特别麻烦,身体不自觉地暴露了一圈,在撒加的眼里,这太不庄重了。“你在挑逗我?”撒加低声问它。“没有。”穆不懂地眨眼睛,“要去看看小猫吗?”撒加的头动了动,“什么?”“就是我们的小喵呀。”穆向厨房迈了几步,几只小喵就迫不及待地一齐溜了出来。它们还走的不太稳,但精神很好。小白喵扑腾了过去,却被撒加的爪子抗拒地打开了,小小的身躯上立刻浮现一条不和谐的划痕,小猫吃痛得呜咽了一声,连发音都不完整。其他的小喵立刻止住了小心翼翼的步伐,看见撒加的眼神冷冰,它们也不敢靠近,还这么凶。撒加只是不明白它们想干什么,小奶猫们又往穆的怀里缩了缩。穆眼睛颤抖了一阵,亲吻着小喵,“疼吗?”小白喵的眼睛湿润,看来是被伤到了皮肤,它还这么小,这样的伤口要恢复半个月了,穆还想问点什么,撒加却主动说道:“我不记得我认识你,这些小猫又是哪里来的?你不会想说,这是我的小孩吧。”穆知道它不是加隆,就算是加隆,这么刻意的欺骗,或者是失忆,它也是无可奈何的,使劲纠缠也没有意思,穆转了身,叼着小猫走了,“我们回去吧。”
 
不过那几只小黑猫还真的和自己有几分相似啊,撒加这么想,又好奇了,说不定是它哪天精神不好犯下的错误,现在报应来了,它这么冷漠无情的确不太好,撒加最终还是决定去厨房一探究竟。厨房里一股充斥着面粉黄油的味道,刚进去就打了个喷嚏,穆正在给小喵喂奶,一看到撒加出现,它就揽着小猫背对它。撒加嗤了一声,它可是放下颜面才来的,穆看上去好像不领情,它决定捉弄穆一番。“史昂先生要带我出席一个聚会,你要跟着一起去吗?”撒加仰着头问,这句话好像具有很大的诱惑力,穆也忍不住回头,“是吗,我能一起去?”撒加笑了,“今天晚上六点,你在门口等着我,我有话要跟你说。”
 
穆心动了,它已经多久没见过史昂了啊,它都快忘了史昂才是它最初的主人,最喜爱它的人。而且还是加隆邀请了它,该是回心转意了吧。午后的阳光渐渐落下,小猫们也熟睡了过去,穆欣慰地看着它们,然后拉上了被褥,接下来它要赴那个美好的约会。穆在别墅门口张望了一阵,黑色的轿车开了门,就如撒加所说一样,史昂穿着厚重奢华的风衣,他要去参加一个聚会,而撒加跟在他的身后,仰着头往前走,跳上了车里。穆追了几步,可是没有谁理会它。它再看向高高的车窗,撒加探出了头,示意它也跳上去。可是车门已经关上,汽车发动的声音,穆也听的很清楚。撒加冲它叫了几声,“怎么不上来,你不想去约会吗?车已经开了。”穆咬了咬牙,纵然往车身上跃去…咣地一声,它被卷进了车底。后腿被车轮碾压而过,在地上挫伤了一条血痕,穆差点晕厥了过去。“好像撞上什么东西了?”司机忽然问。车子驶远,撒加后怕地往回看了看,小穆趴在路中间。它的捉弄好像过分了,难不成小穆是真心喜欢它的,所以,才会奋不顾身地追上来?撒加又趴在窗上看了一阵,直到穆不再出现在视线,才端坐在车里,所幸史昂并没注意到它为什么往窗外看。
 
宴会上,撒加见到了几只其他贵族养的母猫。和它们的主人一样,身上喷洒着芬芳馥郁的香水味,睫毛长长的,毛色也光鲜亮丽,以往这样的场合,撒加一直都很享受,因为它知道会有很多母猫围上来勾搭它,今天却提不起劲,不管过来挑弄它的母猫有多迷人,撒加的脑海里还一直想着被撞伤的小穆,还有它染着面粉的小裙子。宴会没有持续多久,史昂以身体不适为由提早告辞了。不过当时也已经天黑,到了家里,别墅门口的公路上已经看不见穆的身影了。史昂的确有些头晕,径直去了二楼。撒加便往没有光线的厨房走去,穆在小窝里睡觉,腿上已经处理了伤口,绑上了绷带。它呼吸均匀,看上去像是没事,但裙子上染上的血痕映入眼帘后,撒加的心弦开始紧绷着。它还想靠近一些,突然被穆怀里的小喵抓了好几下。原来它被讨厌了。“这不是爸比,是很坏的猫(๑`^´๑)。”小白猫瞪着它,穆被弄醒了。“你的伤口还好?”撒加离得比较远。“还好。”穆的眼睛惺忪,睁不开,也不想理会它。撒加问道:“你想不想吃点什么?”“不想。”穆很坚决的无视了它。撒加又觉得搁不下面子了,恢复了漠然的态度。“不是你想勾搭上我的吗?怎么这会又装这么冷漠了。”一时回答不上来,穆继续睡自己的觉,撒加不喜欢被无视的感觉,何况是被这样一只身份亚于自己的母猫,撒加攀到了小窝的面前,前肢翻转了穆的身体,本就比穆强壮一截的身躯更是带来了无形的压力。“……”小喵们逃到了角落里,穆倒是不慌不忙地睨着它,“你想干什么?”它不觉得这个以往看待它一直用轻蔑眼神的“加隆”会做出什么事来。撒加压住它,意图已经很明显,反正穆已经受了伤,没有力量可以反抗它的,而且被脚垫套上的爪子抓在撒加身上,一点用也没有。当撒加亲吻下去时,穆就像发了疯一样大叫,在外忙碌的女仆马上被惊动了,安静的小穆不会无缘无故地大叫,今天还受了伤,她提着围裙就蹬蹬蹬地冲进了厨房,扫帚把撒加赶跑了。挣扎之中,穆的脸上又被撒加划了一道伤痕。女仆万万没想到,史昂先生养的黑猫会来欺负小穆,她看清楚以后才后悔,万一史昂先生追究了,她也别想干了。女仆给穆的伤口消了毒,让它接着好好睡觉,小喵也被她放回了窝里。没有得手的撒加不愿罢休,那天后就时常出入厨房去找穆,穆拖着受伤的后腿也逃不远,每次都被撒加骑在身上,只要它稍作反抗,就被抓伤了。还好穆的声音总是能把女仆吸引过来,撒加只能灰溜溜地跑掉。女仆犹豫了一段时间后,撒加还是纠缠在穆的左右,她终于对史昂先生说了自己的顾虑。史昂告诉她,这个家里没有别的猫了,一公一母都会发情,交配也是自然,所以她不必管。尽管看上去撒加有些胡作非为,可是女仆按史昂的吩咐,不去打扰动物的世界,她不插手之后,撒加也更自由地进出厨房。有时也会把穆拖到客厅里玩,弄得满身都是抓痕。在撒加的强制下,交配其实很难成功,直到试了很多次之后,才有了得手的感觉,它去跟小喵炫耀,它就是它们的父亲,尽管它们不相信。这些天,穆总觉得身上被撒加笼罩的感觉,尽管它换了新的小裙子穿上。撒加看着它的时候,眼神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可能是信息素影响的缘故它竟然觉得穆越来越可爱,每分每秒都想粘在厨房里,可惜那些小喵特别讨厌它。
 
有一天,女仆抱着小穆查看它的肚子,“好像又有小宝宝了。”她这么说。撒加也发现了此事,心里无比自豪,它叮嘱穆说不准再乱蹦乱跳反抗它,小心对身体不好。但是穆对他爱答不理,就算它们在一起了也没有任何满足的感觉,只有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穆正盘算着什么时候离开这个家里,小喵们已经长得有它一半大,应该能跟着离开吧。等这个冬天过去,穆就准备离开的。初春的阳光比冬季温暖的多,附近那些总是窝在角落里,房子里的野猫们也出来活动。
 
穆懒洋洋地趴在门口,身体胖了好多,完全不想动,撒加又想过来亲热,不过它们同时注意到,小花猫扑腾着跑到门口和一只黑猫亲昵起来,便停止了动作。“爸比呀,你怎么会在这里。”那是加隆,小花猫留住了它,它一点没有忘记加隆的样子。一场寒冬过去,加隆果然还是找到了这里。撒加愣在门口看了好一会,它比穆的眼神还要惊讶得多。穆奔向了门口,在铁栏前,又一次和加隆重逢了。它往回看撒加的模样,其实是有区别的……唔,加隆想办法钻了进来,一家人理所应当地黏到了一起,小猫们从来都不粘撒加的,这让它心里妒恨不已。“撒加?”加隆一眼就看见了,它先唤住了撒加的名字。它们兄弟分开了好多年,没想到会不期而遇,还好,它早就知道会有一天再见的,心里一点意外的感觉也没有,倒是撒加还回不过神,因为它终于明白为什么,穆会在一开始勾搭他。撒加挠开加隆,“这是我的夫人。”“不是啦!”穆把它打开了。加隆也不甘示弱地扑了上去,没想到撒加就在穆的身边,还把穆抢走了。眼看它们要扭打在一起,穆慌忙闭上了眼睛。
 
树荫下,阳光斑驳,史昂拿着一本古籍在阅读。午后的微风吹来,睡在他腿上的穆身体动了动。“怎么了?”史昂按住穆的额头,有些发汗。“我,做了个梦…”小穆揉了揉眼睛。史昂抱着他坐到了腿上,温柔地笑着,“难怪你听着故事就睡着了。还要听吗?”穆微微摇头。“那,梦到了什么呢?”史昂又压低声音问。“老师,我……可以不说吗?”盯着书页上猫咪的插图,穆有些莫名的脸红。明明已经忘记了梦境的内容。史昂揉乱他柔软的头发,“对了,今天圣域会来两个哥哥。”他们回到教皇宫殿,侍卫领来了两个少年,穆圆圆的大眼睛都看呆了,他们长得很像,几乎分辨不出谁是谁来。
 
“这是撒加,加隆。”史昂介绍着两个看上去十分高傲的少年,穆则躲到了他的身后,只露出一双眼睛偷看。
 
总觉得是在哪里见过他们,是……哪里呢?
 
 
 
Fin.

评论(10)
热度(11)

© 豆豆甜品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