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甜品店

我爱吃小甜饼

爱上小绵羊。#1

★cp撒穆,穆穆菊洁,有炮灰其他角色,请慎重阅读。
★ss未来科幻架空同人,ABO向含私设,中长篇he。
★剧情:欠债还钱,先婚后爱,狗血,无逼格,参考狗血电视剧情节,话说在前面,我文笔很差的,雷到谁了概不负责๛ก(ー̀ωー́ก)。
 
 

 

 
 
头顶的树叶沙沙作响,人工日光照射着明朗开阔的街道,树影斑驳,四周人来人往,有说有笑。马上年满20岁了,穆第一次一个人出门逛街,从小到大,他都被教条束缚着关在笼子里,念书也是在没有alpha的学校,外出都一定要有人陪同。这回好不容易趁史昂不在家溜了出来,也没有监视者,周围的空气都变清新了。他已经给自己作了保证,只玩一个小时就回去!绝不会遇到任何危险的。
 
逛了一会,穆在街头广场的休息椅上坐下,虽然在这座城市生活了这么多年,可是穆连哪里有贩卖机都不太清楚,便利店里人很多,穆不喜欢热闹的地方,待会就回家吧。突然,一片阴影围绕了他。
 
“哟,一个人?”两个陌生的男人坐在穆的左右,“迷路了吗?要不要我们带你去逛逛?”
 
“对不起,我没时间…”穆回答他们,身体不自觉紧缩,周围陌生的信息素糅合在一起,像一块巨大的乌云,压的他喘不过气来,是两个alpha,其实他们没有恶意,只是穆反感得起身想逃掉。
 
“喂!你真没礼貌,我们只是想帮你而已,看你脸色不太好。”
 
的确,在日光下逛街,又没有喝水,穆脸色有些涩红,可是这是正常的啊。起身的一瞬间,穆的步伐又被两个人给挡住,他们似乎不让他走,其中一个的手还揽上了穆的肩膀。
 
这是很常见的街头搭讪,只要有一个单独出门的omega,即使什么也不做,总是会吸引一些人的靠近,阿尔马已经是非常文明的城市,而落后的一些地区,发生过太多诱骗、强暴的事件。
 
穆退后了一步,他们反而上前,害得他左右都不得动弹,正想说点什么,穆又止住了声音,那两人被一个男人拉开,一瞬间,肩上的压力消失了。
 
蓝色的眼眸,挺拔的轮廓映入眼帘,穆不自觉地低下头,没有多看。这个人的信息素格外强势,只是瞪了那两个搭讪的男人,就让他们倍感压力,匆匆地道歉,转头就走。
 
“怎么了,你需要帮忙吗?如果迷路了我可以帮你找警察。”那双湛蓝的眼睛随意地看着他,但穆就是觉得被盯着一样,脸色发烫。
 
“不用,我的朋友就在前面等我。”
 
其实哪有朋友啊,只是不习惯和alpha接近罢了,可是这人好歹帮他解围,穆犹豫着停了一步,带着怯涩的笑容,小声地跟他说,“谢谢你。”

穆越走越远,藤紫色的长发,细腻如白玉的肌肤,被耳侧的通讯器拍下,留下一张紫色的身影,浮现在眼前。
 
“喂,拍个屁啊。”加隆连忙转过身,按下耳侧那个海豚按钮。
 
通讯器里安装了人工智能的匹配系统,可以根据使用者输入的个人资料和喜好,锁定让他产生荷尔蒙的人,加隆第一次遇到这情况,所以慌了。没想到这东西真的能锁定自己喜欢的类型,也许这就是吸引他过来帮忙解围的原因吧。
 
拍照是方便在社区网站查找对方的资料,这个系统是五年前神圣帝国的几家通讯公司联合推出的,也不断推出稳定版…现在零售店的广告词还是“别错过一见钟情”之类的话。但是同样类型的软件有很多,说能找到真爱都是幌子。
 
就在关闭之前,一行简单的投影弹了出来,查找信息已经出来了,下方一片空白…
 
无搜索结果…
 
也就是说,那个藤色长发的少年,他没有注册过神圣帝国的社区网站。
 
加隆心里竟有点微弱的失望,也是,一般没有本国居住证注册都比较麻烦。可能他不是神圣帝国的人,的确不太像。也许…是移民。
 
“爱情降临街头,不敢接近?测试信息素匹配度——5秒,锁定他——10秒,搜索帝国社区资料——20秒,发现他,发现她,别错过一见钟情~”
 
一瞬间的事有这么准确吗?
加隆揉乱了自己的头发。他现在一点没空谈恋爱,还在考虑欠钱的事怎么解决。
 
半个月前。
被一帮朋友约去白羊座,白羊座是全国最大的娱乐场之一,浮空建设在塞夏湾,消费非常奢侈。加隆从小就贪玩,只是从前一直都是小赌小输,没想到那一天被挑衅,他又夸下海口,就玩脱了。这件事发生半个月,还不敢跟他哥说。
 
当时白羊座的最大股东的史昂先生就在那里观战,他是阿尔马一家金融公司的老板,也是白羊座的董事会一员,但只要混迹在灯红酒绿的社区,谁都清楚史昂是什么身份,所谓的金融公司,不过是放高利贷,他在自家娱乐场里已经是霸主了,长期实行钓鱼行动,只要有赌徒愿意上钩,不仅输光家产,之后便是还贷的地狱,加隆很愚蠢地中了计,就是这么回事。他一直相信可以从身无分文赌到一夜暴富,当然也可以从一掷千金到落魄街头…
 
小海豚的蓝光亮了起来,加隆下意识地挂断了它。过了几秒,又响起来。还附带了语音短信。
 
“如果你不接电话,你知道我会怎样的?”
 
这段时间,史昂先生每天都要打个电话过来催债,足以把人逼到发疯。
 
加隆左右看了看,回避到一边街角接听,他对着通讯器不耐烦地道:“我说过了,给我一段时间筹钱,现在家里存款被我哥冻结了。”
 
史昂在电话的另一边笑笑:“那还麻烦你哥解冻一下。利息我会少算5%的。”
 
“我哥不可能解冻的,那是他以后结婚要用的钱,你要我现在就还清吗?”加隆的眉心皱在一起。
 
“不然呢?欠条上清楚写了,一周内还清,现在已经两周了,我给够宽限了。加隆先生,您不是说过狄帕斯家族有的是钱…吗?”史昂问他,加隆心虚得无法回答。
 
他们家族的确是贵族,但经济状态是怎样,他心中有数。这些年父母去世,由于不信任两个儿子,加隆爱好赌博,撒加又任由弟弟为所欲为,帮他收拾烂摊子,所以父母的大部分遗产都在生前捐献给了政府。这几年加隆自己的钱也差不多花尽了,这次数目太大,撒加是不会借钱的,而且,他也没那么多钱借,他自己的开销也和加隆相差无几。
 
史昂的声音变了变,慵懒转为严厉,“这笔钱我本来要用来投资生意,但没想到加隆先生会突然借去,现在你让我要受到更大的损失了,怎么办?起诉你吗?还是,起诉你们家族?”问到最后,史昂已经压低声音。
 
电话的一端,只听得见加隆紊乱的呼吸。
 
“那样的话,你家就破产了,你还有个哥哥,也会被连累。我记得你哥在军队是一表人才…万一被起诉赌博欠债,恐怕会被开除军籍。”史昂也不想恶整这两兄弟,可是他心里自然有别的打算。
 
加隆握紧拳,“拜托你别扯上我哥,这钱再给我一点时间。”
 
“我打听过了,你以前在海界波塞冬学院留学,朋友应该很多的,只要你开口借钱,怎么会没人借?给你三天时间,够了吗?”
 
“三天?”加隆重复吼出这个数字,“你是在开玩笑么?”
 
要他借钱来还钱,那不依然是负债累累么,而且加隆个性太高傲,他拉不下脸面去借钱,身边都是些知道他赌博本性的朋友,借他钱简直是无底洞。
 
“如果你实在没钱,我也可以有别的办法。”史昂突然轻松地安慰他。
 
加隆眼睛一亮,“什么办法?”
 
“用你们家族的房子抵债,或者,我们联系法院试试。”
 
“不,不可能。”加隆觉得又被耍了,史昂无论提什么要求,都是在折磨他,那栋古宅是他们家族世代的荣耀,不可能交给一个放高利贷的商人。加隆怒吼他,“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看你,干嘛这么激动,我在电话这边耳朵都被你震聋了。还有一个办法,这个办法你肯定会同意的。”史昂这回是说真的,加隆屏住呼吸。
 
“娶我的儿子吧,他是个omega。”
 
“我拒绝。”爆炸的消息在耳旁轰开,加隆咬牙切齿道,“别和我开玩笑了,史昂先生。”
 
那个老狐狸把他的家世性别全部调查得一清二楚,还想成为自己的岳父,那岂不是相当于监视?简直比还钱还痛苦。
 
“我不是说笑。如果你答应这个条件,还钱的事我就可以无限宽限,而且只要你还清,婚姻就可以结束了。”
 
想也知道史昂在打什么主意。
眼下和冥帝国矛盾加大,战争随时爆发。而神圣帝国,只有贵族才拥有医疗保险和任意出境权,而且也只有本国人民战争时期才能被安全区保护。史昂不是神圣帝国的国民,而是一个外来者,只有把他儿子嫁入一个神圣帝国的贵族,才有可能得到那些特权。一旦婚姻登记,史昂就可以利用各种办法去办理那些证件,真是太便宜他了。
 
要随便和一个不认识的人结合,而且是史昂这个老奸巨猾的高利贷商人的儿子,以加隆的性格,肯定是宁死不从。
 
“我还从没听说过有omega会花钱买丈夫的,还是说,你们家的那位实在年纪大了嫁不出去。”加隆轻蔑地一笑。
 
“那你想错了,他今年才成年,就是下个月。”史昂在电话那端也笑出了声,摸了摸鼻子,“这样吧,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我给你想了这么多出路,你到底要选哪一个呢?” 
 
神圣帝国,首府阿尔马。
市中心一座高级住宅的双层公寓里,传出唰唰清理房间的声音,厨房里的各个设施滴滴地响着,没一会,新鲜的面包出炉,果酱整齐地挤在小碟子里,冒着热气的牛奶,全部送到了移动餐桌上。
 
“穆大人,吃早饭啦!”kiki推着餐桌窜入了客厅里,就是它刚才操作着一切。kiki外形是一只小绵羊玩偶的家用机器人,有1m高,拥有丰富的感情,可以通报各种消息,识别操作各类电器,可以和人类聊天,可以缩小成手机大小,可以制造投影屏幕,有安全防护系统,是最适合儿童的家用机器人…
 
“穆大人~吃饭啦。”小绵羊的头微微地抬起。
 
沙发上坐着的藤色长发,眼眸碧绿的少年,就是它的主人小穆,十多年前,在各种各样的家用店里,小穆把它带回了家,当时只比它高一点点,小穆输入了自己的资料,还给它取了kiki这个名字。虽然现在更多人的身边,都喜欢携带更方便的通讯器,穆都没有舍得把小绵羊扔掉。
 
穆望着屏幕没有转头,脸上带着笑意,“等会吃吧,kiki,我在看电视呢。”
 
电视里放送着今天早晨发生的新闻,很少接触外界的穆,对报道军队,国家的新闻,那些专业术语几乎一窍不通,消息也只是在耳旁一晃而过…可是他看的,分明不是新闻…
 
小绵羊跟着他的目光,捕捉着电视里的画面。冥帝国派出了一支特殊军队来神圣帝国谈判,但对外宣称是学习,接下来两国之间的矛盾究竟会化解还是激增,是全民关注的问题,受访者是来自名门的撒加·狄帕斯少校。高大,英俊,优秀,屏幕上有他的名字。
 
穆认出了他就是那天在街头偶遇的那个男人,只是没想到他是贵族,而且还是军人。
 
“穆大人喜欢电视里的哥哥吧!”小绵羊拍了几张撒加的照片,电视屏幕却关掉了。
 
“别乱拍。”
 
穆坐到了桌边用餐,他不想承认,小绵羊会抓拍人物,都是因为自己信息素明显扩散…
 
半年前,史昂以穆即将成年为由,给小绵羊植入了一个择偶系统,这个可以根据每个人的信息素的变化以及喜好记录令他们喜欢的人,信息生活的时代,很多人已经无心谈恋爱了,这样节省了很多时间,只不过这个系统给小绵羊带来了很大的负担。
 
穆马上就要成年了,神圣帝国,大部分omega都是在这个年纪选择一个配偶结合的。当然也有过了几年之后才结婚的omega,但是史昂先生就是操之过急,担心战争随时爆发,婚姻大事会被耽误,所以每天都计划着早一点给小穆找个优秀的对象。
 
晚饭时,史昂调出了小绵羊今天的新照片。撒加的身影频繁出现了几次。
 
“小穆,你有喜欢的类型了?”史昂意味深长地摸着下巴。
 
“没有啊…”穆回答,可是眼睛心虚地眨了好几下。
 
“童叔和我今天还在讨论你以后的事,你自己也要考虑考虑,我会充分尊重你的选择的。”
 
“好。”
 
“那你喜欢的是这样的?”史昂打开小绵羊的投影,是撒加的照片,果真让穆吃惊了一下。
 
“还好吧。”穆脸上的表情转瞬即逝了,嘀咕着,“反正他应该是个不错的人…”
 
而且在街头帮了他。
 
史昂抿唇笑了会,“上次和你说起的艾厄洛斯如何,他也是个alpha军人。”
 
和撒加少校同一军衔,同一部队,家世也算小有名气。他弟弟和穆念过同一所中学。
 
“我不知道。”穆看过照片,可是有点淡忘他的脸了。
 
“明天我约了他出来吃饭,让你见见他。”
 
穆乖巧地说:“好。”
 
他们约在一家地中海风情的餐厅里,四面装潢都是海蓝与白色,挂着帆船与海鸥装饰,房间里用栅栏隔出了花台,这里没有包间,空气也更自然清新。
 
“和我们一起坐吧,亚尔迪,一会一起吃饭。”穆对着身形豪壮的男子说。亚尔迪也没客气,坐在了穆的身边。
 
亚尔迪是史昂家的司机,也是童虎的司机,虽然长得很强壮老练,其实和穆是同龄。原本是个赌徒,欠了钱还不起才被迫当司机的,直到还清了款还依然是,并且跟在史昂身边学了不少招数,亚尔迪和穆相处起来像是朋友一样。
 
等了一会,艾厄洛斯还没来。
 
穆左顾右盼,站起了身:“我先去趟洗手间。”
 
史昂不放心地向后一看,还好洗手间就在旁边。穆往史昂的背上一拍,“我很快就出来的,不用担心我。”
 
此时此刻,一辆款式保守的轿车正在街头等着红绿灯。
 
“撒加,感谢你今天愿意送我过来。”艾厄洛斯坐在副驾驶上,车内镜里反射出他的笑容。
 
撒加冷淡地回应道,“没事。”
 
没想到艾厄洛斯会和那个高利贷商人的儿子相亲,即使车拿去修了也坚持要来,撒加有些意外。
 
“不过你能不能开快点儿,我怕耽误了,史昂先生要求很严格,我不想迟到。”
 
“看来你很重视这次约会。”撒加嘴角动了动,是不敢相信艾厄洛斯会喜欢一个放高利贷的人的儿子。
 
“不,我只知道他不是个好惹的人物。”艾厄洛斯笑着,“不过他儿子穆,倒是挺优秀的,长相清秀,性格可爱,念书时就拿了很多奖项,我弟弟跟我提过。”
 
艾厄洛斯又滔滔不绝地说了许多穆的优点,撒加半信半疑,其实他一点没兴趣,只是怕艾厄洛斯被他们父子给坑了。
 
车终于停在餐厅门口,艾厄洛斯礼貌道谢,下车,奔了进去。看他急躁的样子,就像是下属赴约他的上司,撒加偷瞄艾厄洛斯,在靠窗的那桌入座了。
 
撒加认得出史昂,是那个一直面带笑意的男人,旁边那个就是史昂的儿子?——艾厄洛斯赞不绝口的相亲对象。可是,明明一张粗犷的脸,为什么会在艾厄洛斯口中变成长相清秀?而且…………性格可爱?撒加怀疑他是眼睛出了问题,要不就是故意抬举史昂先生,肯定是。撒加感到无药可救地摇头,车很快离开,不过他全然不知自己的车被史昂的余光看在眼中。
 
“Dady,你在看什么…”穆从洗手间回来了,史昂回过神,他就看看那个开车送大艾来的人是谁。
 
穆这才发现桌上多了一个人,只是他没有任何感觉,就疏离地坐到了对面,也是史昂的身边。
 
 
(未完待续.)

评论(8)
热度(13)

© 豆豆甜品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