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甜品店

我爱吃小甜饼

爱上小绵羊。#2


 
 
 
史昂一家是从忒伊亚星球上移居到地球的。忒伊亚星球是三百年前人类开发的人造卫星,和月球在同一航线上,是地球的二十分之一大小,但没有海洋,只有自然形成的湖泊,可以提供近10亿人口的居住地。
 
人类开发它就是为了制造一个新的地球,这个实验做了近三百年才完成,距今已经有六百年,一共三十多个国家参与,忒伊亚移居的人民也逐渐在那边自力更生,独立成了许多部落和国家,有他们独特的文明,并且延续了下去。 
 
但是战火永远不会熄灭,地球上帝国列强之间斗争,必定会染指忒伊亚星球和地球之间的经济锁链。
 
忒伊亚星球上姆大陆的帕米尔国是穆的家乡,十五年前,帕米尔国遭到连同神圣帝国在内的五个国家的入侵,为的是争夺领土,穆在那时的战役里失去了所有的亲人,被史昂收养,又逃难到神圣帝国定居。
 
帕米尔国最终成为了冥帝国的附属,如今只有冥帝国的国民才能自由进出帕米尔,而神圣帝国作为战败方,签订了一系列互不侵犯领土的条约,其中就包括一条,只有贵族才能申请出境。
 
穆每一年都在生日愿望上写下,想回家乡看看。
 
Armer市中心。
一处古老的欧风住宅。
 
“加隆少爷已经15天没回家了。”铁门上的通讯器机械地发音。
 
撒加哦了一声,通讯器也跟着叹气,好像已经习惯了。不回家不是正好么,一回家无非是出了事要借钱,好不容易加隆让他省心了几天,阿布罗狄却在学校总是出事,不是车撞坏了就是和学院老师产生纠纷,自从阿布罗狄去了那间艺术学校,平时消费就增长了几倍。
 
阿布罗狄是撒加的情人,原本是个职业模特,经常被邀请出演一些接近情色的电影,因为外形美丽,他扮演的都是omega角色,不过本人是个beta。他已经和撒加交往了两年,自从两人相识以来,一切都是撒加为他消费,最近还花钱让他去艺术学校进修,两人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准备等阿布念完书就结婚的。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加隆会在这时候捅出个大篓子。
 
当晚,加隆在阿布罗狄和迪斯的照看下跌跌撞撞地回了家。看上去是几天没睡觉又酗酒,一进屋就倒在了沙发上。
 
撒加本来不在意,可是惊动还在学校的阿布罗狄也送他回家,撒加不禁问:“他怎么了?”
 
迪斯是他们家的外人,在撒加询问的眼神下退出了客厅,他不想插手这个大麻烦。
 
撒加注视着阿布罗狄,终于让阿布忍不住了,他崩溃地坐下,“加隆说欠了别人三百万…那天在赌场玩过头了。”
 
因为不知怎么办,就和阿布罗狄说了此事。
 
撒加怔忡了好一会,才缓缓问:“欠谁的钱了?”
 
“就是那个白羊座的老板,史昂先生,他放高利贷的事已经出了名了,很多人都跟他借钱的。”阿布罗狄低着头解释。
 
撒加知道这人,白羊座是神圣帝国税收入最大赌场,他今天还送艾厄洛斯去和史昂的儿子见面,这世界太小了。加隆怎么会栽在他的手里…
 
阿布罗狄站了起来,贴到撒加的身边,“如果三天不还,史昂很可能会起诉狄帕斯家族的,到时候你丢了军队的工作怎么办,撒加…你快想想办法啊。”
 
撒加一言不发,脑内一片混乱。他们都很清楚,这个家族根本不可能一下子还清三百万。
 
阿布罗狄又睁大眼睛说:“对了,我们去借钱吧。你在军队的朋友呢?他们也没有钱吗?”
 
“我能跟谁借钱?”情急之下,撒加急躁地吼道。
 
他们兄弟一个样,没有那个脸面去跟朋友借钱,还是还赌债,万一他被举报赌博怎么办,家丑不能外扬,他已经在拼命想办法。
 
“可是如果不还钱,就要拿房子去抵债了…”阿布罗狄说得小声,但他更担心的是撒加会破产,那样他也没一点好处。
 
撒加就像听天书一般听着阿布转述的条件,不论是哪个条件,他都是没法执行的。直到阿布犹豫着,把最后一个条件说出来。
 
“史昂先生说了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娶他儿子,可是加隆不会同意。”
 
“他儿子?”今天看见的面孔浮现在眼前,撒加又是一轮震惊,“还真有脸提出这些条件,让他别做梦了,这件事明天再谈。”
 
阿布罗狄也被这弄得心烦意乱,眼泪都在眼角打转,就怕狄帕斯家族遭遇了什么意外,他以后就无依无靠了。
 
“我们不会有事吧?”阿布跟着撒加上了楼。撒加半抱着他安慰道:
 
“别想太多了,这件事不该让你操心的,你去房间里休息,你在艺术学院没事吧?”
 
“我倒是没事啦,明天一早就回去。”
 
“那我去军队前送你。”
 
阿布罗狄回咯他的房间,在狄帕斯家族的大宅里,有他单独的一间房,因为撒加很早前就把他当成自己家的人了。
 
只有睡着的时候才是风平浪静的。第二天,撒加装作无事发生的模样,跟艾厄洛斯打招呼。
 
“对了,你和那位史昂先生的儿子约会得怎么样?”撒加试探地问。
 
“还好,一切顺利。”艾厄洛斯大笑着回答。
 
撒加莫名松了口气,如果艾厄洛斯和那少爷的婚事没跑,加隆也不必和那种人结婚,接下来就是筹钱去还的事了,可问题就在于,他就算把自己所有的存款拿出来都不够。
 
“不过,他似乎对我不感冒。”艾厄洛斯摸下巴思考,那个穆很礼貌,可是信息素都控制着,看来是坐怀不乱,没动一点心。
 
“是啊,像你这么瘦弱的,他会感兴趣么?”愣了愣,撒加不禁说。他没有任何讽刺的意思,只是想象艾厄洛斯和那个壮汉站在一起的画面,他就不敢往下想。
 
“什么?撒加,我太瘦弱了?”艾厄洛斯有点不敢相信他会这么评价自己,能进这个军队混到这个位子的人,在神圣帝国通常都是能力优秀又身体强壮的alpha。他在小穆面前,应该是很有男子气概了。
 
“呃,没什么。”撒加擦身而过,逃掉了这话题。
 
在办公室处理军务的下午,门口传来修罗的声音。“撒加少校,有人找你。”
 
像往常一样来到会客室,穿着正统西装,面带微笑的男人正在等他。
 
“你是怎么进来的!?”外面的系统很森严,撒加看见史昂的时候,在门边愣得像石头一样。
 
“我跟你们军队的人说了,如果不让我进来和你谈,我就收回之前对那批军火的赞助。”
 
什么?居然还有这等事,撒加这才想起前段时间是有一个大老板秘密在军队投资,原来又是史昂。
 
“你弟弟的通讯器和导航全部关闭了,他消失了。”史昂抬了抬眉骨,那眉印也跟着上挑。所以他现在找来了撒加这里,“我们谈谈吧,撒加少校。”
 
会客室的门一关,就没有人能听得到他们的谈话,撒加便放声道:“我弟弟不可能娶你儿子,房子更不可能抵债给你,我会尽快筹钱,在最短时间还清。”
 
史昂撇撇嘴:“欠条在这里。三天时间,你知道的。这是你弟弟签的,这里有他的瞳孔认证。”
 
他放出一份投影,上面密密麻麻的款项让人眼花缭乱,撒加只看到最后的一条,如果违约,将提起上诉。
 
“三天不可能筹到那么多钱,你这是在逼我。”撒加的额头上滴下冷汗。
 
“那房子呢?”史昂耸耸肩,“对了,他为什么不同意娶我儿子?他很可爱的,你要不要看看他的生活照?”
 
“抱歉不用了,我看过他的样子。”撒加不耐烦的地说,一边打开通讯器拨给加隆,又开启了位置追踪,可是竟然没有任何回应,加隆已经渺无音讯。
 
加隆在回家休息一晚上以后,就收拾行李逃出了Armer。先去另一个城市避一避,赚够了钱立刻回来,有老哥在,史昂是不会捉他的。
 
临走前,他准备把通讯器扔了,打开那张藤色长发的少年照片,又抱憾地关上。好不容易遇上的一见钟情,又要因为家事而告吹,等他回来,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找到人家。加隆把他的小海豚通讯器丢在了家里,关闭了一切网络。
 
史昂紧紧盯着撒加,撒加也紧忙说道:“给我点时间,我联系我弟弟来和你谈。”
 
“别找一个躲起来的懦夫了,既然他不想答应我的条件,你答应也是一样的。”史昂微微一笑,“你们家的不动产本来就在你手里,我打听过了,你还没有结婚吧,既然这样,你替你弟弟答应这婚事如何?这样我会延长你的还款期限。”
 
撒加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他想开口,都不知道该不该喘气了,这些提议实在荒谬,自己也实在倒霉。
 
“还不起钱就接受我的条件,让你弟弟来也一样。或者,抵押房产,或者面临我的起诉,你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的,我有一百种方式让你不得安宁。”史良辰关掉了投影,又是意味深长的一笑。
 
撒加平静了几分,“史昂先生,我不可能答应你,我已经有婚约者了。”
 
“这样不行,那样不行,我说过我不想等你们慢慢筹钱。”史昂在他的通讯器上按了几个数字,便接通了一人的视屏电话,开启了立体投影。阿布罗狄的脸出现在面前,撒加两眼突然睁大。
 
“你说的婚约者是他么?”史昂漫不经心问。
 
“阿布罗狄…!”
 
两人对视了一瞬,阿布罗狄又移开了视线。
 
“撒加,史昂先生把条件都告诉我了。”阿布从未露出这么焦虑的神情。
 
“什么条件…”撒加不明白史昂是怎么查出阿布罗狄来的。
 
史昂打断他们,“我知道你有个爱人,我这不是正在和你们协商么?你娶我的儿子,是因为你们欠了我钱,而你还不起,又不是要你和他交配。只要你还清了钱,这婚姻马上可以取消。只不过在婚姻期间,我会给小穆办理入境手续,他想去忒伊亚旅游。还有医疗保险,社区福利,战争时期安全区居民证,你很清楚我想要的。”
 
“你儿子同意这件事吗?”撒加问。
 
“不需要他同意,他的事向来是我在处理。而且能去忒伊亚旅游,他会很开心的。”
 
紧皱的眉心松懈了一些,撒加开始放平了心态,“你的意思是,你只需要你刚才提出的那些条件,而不会变本加厉?”
 
“嗯,婚姻会持续到你还清钱为止,而且我不会再催促你。”
 
换言之,他想要的那些福利,也会一直持续到还清欠款,甚至之后也能一直持续。
 
“我们会签订一份很公平的协议的。”史昂握着双手,保持微笑,“我向来支持人道主义。”
 
撒加果真犹豫了,但是他不能背叛自己的爱人,所以他还一直有所顾虑。即使阿布罗狄很任性,他们之间始终有过承诺和婚约,撒加是个正人君子,只要阿布拒绝,撒加即使破产也不会妥协。
 
气氛僵持了几秒,撒加看着视屏上阿布担心的样子,竟然没有一点对史昂的条件反抗,他迟疑地问:“阿布罗狄,难道你也同意?同意我和别人结婚。”
 
阿布点了点头,像是在沉重的打击中勉强振作似的。
 
“撒加,只要你不标记他就好了。你们只是名义上的婚姻,又不是真的相爱。”阿布说,“而且,还清钱以后就可以离婚,你不是说,等我在学院进修结束了才和我结婚吗,这期间我们慢慢攒钱还给他…我不想看你为难…我不想看见他起诉狄帕斯家族。”
 
史昂观察着阿布罗狄的表情,装得那么悲伤,可眉头却一动不动,他知道阿布罗狄是为什么这么懂事,能找一个贵族alpha不容易,撒加若是一夜破产再丢了军职,房子被抵押,这个依靠他的情人恐怕是没法过好日子了。看他的打扮,必定是在奢侈品和化妆品上都花了功夫的。
 
如果用一场名义上的婚姻避免这一切,他还可以继续享受现在的生活。
 
“对不起,是我无能为力改变这局面。”撒加跟阿布道歉,他也不敢直视阿布,现在妥协的样子实在很丢脸。
 
“还需要再考虑一会吗,撒加少校?你要是现在就同意的话,那就签订了,婚姻协议上的内容都在这里。”
 
撒加又看了阿布一眼,阿布却给了他一个很坚定的眼神。
 
“让我看看协议内容。”撒加走近一步,郑重地坐在了史昂对面。
 
协议不长,一页都被投影打在墙上。史昂悉数念了出来。
 
第一,和穆的婚姻期间,更改他的居民证,成为神圣帝国的正式居民,并且进入狄帕斯家族。享受狄帕斯家族在国内拥有一切特权。
第二,在婚姻期间,不能以丈夫名义侵犯穆的任何权益,对外必须尊重他,不能隐瞒婚姻关系,不得让穆名誉受损。
第三,在婚姻期间,不能有任何伤害穆的行为,必须让他安全,健康,快乐,在发情期提供应有的照顾,提前送医等等。
第四,若在婚姻期间穆发生危及健康和生命的意外,将逐一追究狄帕斯家族责任。
第五,在狄帕斯家族还清包括利息在内的三百万帝国币之后,随时办理离婚手续。
在婚姻期间,若违反协定,刻意破坏协议文件,将立刻追究三百万欠款。
 
撒加大致浏览了一下,只怕这协定里有什么玄机,但他看不出来,只能一言不发。
 
“怎么样,撒加少校,你的婚约者也看见了,这并不过分吧。”
 
视屏通话中的阿布点头了,撒加眼神黯了黯。
 
“你没有其他要求了吗?”
 
史昂站起来拍了拍他,“没有了。”
 
史昂操作着浮空的那一片编码,锁定了撒加的信息素和瞳孔,协议完成。一切都存进了通讯器里,阿布罗狄的通话也被挂断了。
 
“登记结婚的事,我很快就会来找你谈的。”史昂走到门边,“如果违约…”
 
“我知道。”撒加抢过他的话,不仅是金钱问题,还会身败名裂,“不过史昂先生,希望你记住,这只是名义上的结合,你要的条件都可以给你,你儿子不能管束我的私生活。”
 
“呵呵…”史昂向门边走去,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就像做梦一样,竟然真的签了什么婚姻协议。史昂的身影一消失,撒加便瘫坐在沙发上。
 
“穆大人,你要结婚啦。”
 
小绵羊接到了史昂的消息,软趴趴地呆在穆的脚边。
 
“不会吧,是Dady说的吗?”
 
小绵羊说:“和这个人。”
 
眼前展现出撒加的资料,还有他在军队的标准照。
 
“是他……”穆不由自主地喃喃。
 
同时,收到了史昂的电话。
 
“Dady,这是怎么回事啊。”
 
“撒加·狄帕斯少校,他已经跟我说要申请和你结婚,我看你在看电视时也很中意他的样子,当然就答应了。”史昂轻声地说,“你可以去忒伊亚旅游,不愿意吗?”
 
穆有些诧异,可是也很惊喜,从小就知道omega都是,总有一天会被家长包办婚姻,能选到一个他觉得不错的,已经很幸福了。
 
“对了,他干嘛突然要和我结婚?他又不认识我。”
 
“你怎么知道他不认识你,他看了你的照片,就一见钟情,所以跟我说要申请娶你。小穆,你都这么大了,应该明白性别之间的吸引才对。”
 
“真的吗?…他喜欢我?”
 
“真的。”史昂勾起嘴角笑着,“放心吧,我不会把你交给一个不靠谱的人。”

 

 

 

(未完待续.)

评论(8)
热度(10)

© 豆豆甜品店 | Powered by LOFTER